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影視 > 蠱惑道心:妖孽王爺,別過來!>

更新時間:2019-03-20 09:36:56

好看小說蠱惑道心:妖孽王爺,別過來!精彩章節推薦 免費閱讀全文 連載中

蠱惑道心:妖孽王爺,別過來!

影視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

作者:原來是妍
分類:影視

顧明雯羞的來拿脖子都紅了,“清玄,你胡說什么?”盡管她心里無比的想,“能待在叔父身邊,知道他的心意,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哪還敢奢望別的!” 她真的不在乎嗎?不會吧!

精彩章節試讀:

顧明雯羞的來拿脖子都紅了,“清玄,你胡說什么?”盡管她心里無比的想,“能待在叔父身邊,知道他的心意,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哪還敢奢望別的!”

她真的不在乎嗎?不會吧!沒有女人愿意如此委屈,“顧相還真是有福氣!”

顧明雯偷偷抬頭看了眼清玄,“他說過一次!”她的聲音極小,比蚊子大不了多少,“娶我!”

清玄為顧明雯感到高興,“真好!”顧陵城絕對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他承諾了顧明雯,就一定會辦到。

翌日,隊伍再次上路,途中都順遂無比,如此走著,離金京也是越來越近!天街小雨潤如酥,春雨至,和著柔柔的風,洗綠了柳樹的枝條,洗凈了房上的黛瓦。

玉色的衣裙的女子撐傘走在如煙如霧的雨中,亭中,他回首,“想你了,所以跑來了!”

女子收傘,進入亭中,嫣然一笑,“嘴巴又甜了!吃蜜了?”

“你想知道的話,可以過來嘗嘗!”他笑著,“你就是我的蜜,看到你,心里比吃了蜜還甜!”

“越說越來勁兒了!”話是這么說,但是甜言蜜語總會讓人無比受用,“你這都跟誰學的?”

“我也甚是不解!”他伸手摸著她的臉蛋兒,“對著你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說出來了!”

“貧嘴!”她看見他肩上被雨打濕了一些,“下雨不知道躲躲嗎?”

“為了早些見到你!”宋玉墨捏捏清玄的腮,“總是怕你半路再跑掉!”

“別掐我的臉!”清玄打掉那只總喜歡往自己臉上湊的手。

“那你掐我的吧!禮尚往來嘛!”有時候逗她實在好玩兒,她脾氣總是很急,一逗她肯定上鉤!

“那是什么?”清玄看到亭中石桌上有個盒子,“來送禮給我?”

“寶貝!”宋玉墨有些神秘的拿起盒子,“不過你喜歡的話就送給你!”

清玄接過盒子打開來,“赤兒!”她拿出那條用紅珊瑚雕刻成的蛇,有著蛇冠和散發著幽藍光芒的黑色眼睛。“你找人做的?”

“你喜歡?”他問她。

“恩,很像,連大小和顏色都一樣!”那雙眼睛是用藍寶石做的,又是一件無價之寶,清玄簡直愛不釋手。

“清玄,你看了這條蛇,怎么就不看我了?”宋玉墨湊過來問道,“好歹我是活生生的啊!”

“哦!”清玄看看在旁抱怨的禍害,舉起珊瑚蛇,“謝謝了,我收下了!”

“不行!”宋玉墨忙道,“你只收下它?你要財色兼收才行!”他指著自己,表示他就是其中的色!

“好!”清玄爽快道,“一并收下吧!你以后留在本仙姑身邊跑腿吧!”

宋玉墨搭上清玄的肩膀,“我覺得跑腿有點大材小用,我還是留在你身邊貼身伺候吧?”

“你滾一邊去!”清玄推了他一把,“想得美!”

“走,去那邊看看!”他笑著,指著不遠處的小湖。

一把傘下,兩個身影并排站在雨霧縹緲的湖畔,煙柳水汽,春花嬌艷,無懼細雨的燕兒成雙 飛過,正如一副美麗的畫卷。

“按理說我不該來見你的!”宋玉墨單手撐傘,“所以我是偷著來的。”

“你一會兒要走嗎?”清玄望著雨滴在湖面上的圈圈漣漪,“還下著雨呢!”

“去到金京,你可能會受到一些禮節和規矩的束縛!”這是他最擔心的,她應該很討厭那些吧?“答應我,忍耐下好嗎?”

他說的是不是顧太后?她的確不喜歡自己,真的會為難自己嗎?“我答應你!”總是他在為自己做什么,自己也該做點兒什么的。

他轉過身,看著她,“我在金京等你!”

清玄點頭,她看清了他的眼睛,以前總覺得他的眼神惡心,原來是喜歡,是疼,是寵,是愛!

珊瑚赤兒,被清玄擺在了馬車里,閑來無事總會賞玩一番。桃花盛放,隊伍想行走在云霞之中。終于快到金京了,她的心里也多少有了些緊張。

據說這次璃王大婚,不少的王爺都回了金京,只是從別人的嘴里聽到宋玉昶沒有回來。可能是渝州離得太遠了吧!他也不知道怎么樣了?宋云靈回去了嗎?

隊伍回到金京,清玄和魏國使臣被安排進了驛館。自從進了金京以后,清玄又被逼著帶上了繁重的假發髻和頭飾,對她來說簡直苦不堪言,總覺得自己那細細的脖頸會被壓斷!

來到金京,禍害再沒出現過,只是清玄被叫進宮兩次。一次是皇后為慶和公主的洗塵宴,不可避免的,席間又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當初那些參加璃王選妃的美人們無不驚訝萬分,魏國的慶和公主就是當初程家小姐的表妹!

另一次是顧太后,說是與慶和公主說說話,這次相對來說,比皇后的那次更有挑戰性,因為顧太后不喜歡清玄。

“想不到慶和公主還是程家的表小姐!”顧太后看似平常的說道,“一路辛苦了!”她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小兒子千方百計的要娶魏國洛云川的女兒。

“慶和當時不懂事,因為一點兒原因就跑了出來!”清玄低頭做乖巧狀,想著顧太后也不會為難一個說軟話的人吧?“現在想想真是不應該,對爹娘心中實在愧疚的很!”

顧太后看著一身盛裝的清玄,美的逼人,心中不由生出四個字——紅顏禍水!“公主也是個懂事兒的,知道父母之恩,難得!”

這是告訴自己她是禍害的娘,是至親!“應該的!”心道,這裝乖巧實在要命!

“其實今日讓公主過來還有一事!”顧太后道,“皇家大婚規矩有些多,但是也是為了謹慎些,以免日后出現紕漏!”

清玄有些猜不透,規矩不是找宮里的姑姑教嗎?難道要在顧太后的陽霞宮學?那簡直是生不如死啊!“慶和明白。”

顧太后看著清玄,“慶和公主就是懂事!”說著側身對身旁的女官說了幾句,女官點頭,向清玄走過去。

“慶和公主,請您跟下官來!”女官客氣道。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北京快3一定牛遗漏号 澳客北单比分 大唐麻将app下载 快乐十分 2012年欧洲杯足球直播 湖南快乐10分 山西十一选五购彩 广西快乐双彩 重庆快乐十分杀1码 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