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影視 > 異世棄奴:許你江山如畫>

更新時間:2019-03-20 09:51:01

異世棄奴:許你江山如畫全文完整版 異世棄奴:許你江山如畫在線閱讀推薦 連載中

異世棄奴:許你江山如畫

影視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邊音兒分類:影視

羽姬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但還算鎮靜。她在城頭上大聲喊道:“管小玉!我知道你的白鳳擁有很強的治愈功能,也猜想到它會讓你的兵將們很快恢復過來。不過,還是死了一些人!”

精彩章節試讀:

羽姬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但還算鎮靜。她在城頭上大聲喊道:“管小玉!我知道你的白鳳擁有很強的治愈功能,也猜想到它會讓你的兵將們很快恢復過來。不過,還是死了一些人!”

管小玉沒有去看,但她知道確實還是死掉了一些士兵。

羽姬的瘴氣比當初流朱的更重也更毒,作用發揮的也更快。那些染上瘴氣較早、程度較重的士兵,已是變成一具具枯黑的尸體。

“有戰爭就會有死亡!我不能完全阻止死亡,但可以盡量減少死亡!”管小玉大聲回答道,“還有,就算你再強,我也有辦法讓你一敗涂地!”

羽姬哈哈冷笑起來:“管小玉,你說的很好聽!但是你要想一想,剛才你為了防御我的攻擊,用了何種程度的力量?可你一沒有擋住我殺了你的戰士,二不能完全阻止我!你要知道,我用的力量還到我全部力量的五分之一!這不是很能說明問題嗎?”

管小玉道:“能說明什么問題?你對我了解多少?好了,這種問題也不是在口頭上分勝負的。如果你想證明你自己,就下城來和我一戰!”

羽姬笑了一下,道:“可惜我不是來和你較量誰更厲害的!至少現在不會。我想和你談談。”

“就用這種方式?”管小玉語聲如刀。

羽姬道:“請你原諒我剛才的做法,那也是逼不得已。如果不那樣的話,你恐怕是不會停下來攻城,和我談談的!”

管小玉道:“那你就說說,你想做什么吧!”

管小玉暗自驚訝,卻也猜到了她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在夜摩國時候,也有人給她進獻一些什么魔界秘藥,說是能保持容顏,更好地迷惑男人。不過管小玉一來對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二來也不希望因為這些東西讓自己徹底墮落為最沒尊嚴的惡魔,所以每一次都給拒絕掉了。

現在看起來,清瑤怕是用了那些魔界秘藥了。如果真是這樣,她恐怕也不能避免墮落成魔的命運了。

可嘆啊!一個鳳族的名門之女,竟然為了虛幻不經的欲望墮落成最底層的魔!

管小玉心里暗暗感嘆,輕輕搖了搖頭。

“清瑤,你有什么事情要說?”她大聲問道。

清瑤稍一猶豫,道:“鳳王,如果您還把我看做是您的故人,那就請您撤兵!”

“為什么?”管小玉問道。

“鳳族一向以和平慈憐為信條,可您卻興重兵來此城下,置城中百姓生命于不顧,一心要報私仇。這難道不是違反鳳族信條的嗎?”

“……”

管小玉被她氣笑了。

報私仇?說的就像她不是鳳族的人一樣!

違反鳳族信條?說的好像她有多么高尚一樣!

“清瑤,我有沒有違反鳳族信條你心里很清楚。而你是不是鳳族的人,我倒不清楚了!”管小玉一指羽姬,說道,“你是不是用了魔藥?是不是為了討好她而來這兒做說客?”

清瑤臉色變得蒼白,卻強作鎮定地問:“那和我今天要和你說的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你用了那種魔藥,現在還是鳳族的人嗎?你連鳳族人都不算,還有什么資格來評價我做的一切?你應該清楚那個女人的來歷和心地,卻心甘情愿為她當說客,你有什么臉面來指責我?”管小玉粉臉微紅,看得出她是有些動怒了。

“清瑤,你知不知道,即使在魔界,也有不同層次的魔族。高級的魔族,不在于他的階層有多高,而在于他擁有獨立的性情,不會被欲念所控制!而現在的你,就是最低級的魔族,被虛幻的欲念所控制,被你依賴的人所控制,已經失去了本心,失去了本性,失去了最后的尊嚴!清瑤,現在的你還有什么?”

“——”

“不可能,不可能!你這是危言聳聽!”清瑤緊握雙拳,大聲喊著。

管小玉冷笑道:“我不是危言聳聽!清瑤,你曾經是我的伴讀,是我最好的伙伴,是我鳳族最優秀的女子之一。可是現在你在做什么?現在的你只想茍活!清瑤,說句實話,如果現在你死了,我會為你全軍舉哀。你死了比活著要榮耀得多!”

“管小玉!你!——”

清瑤只覺在場所有人都盯著她,就像在看一個怪物,一個卑劣的叛徒,一條丑陋的毛蟲一樣盯著她。她眼前閃閃爍爍恍恍惚惚,開始看不清前面的景物,后來眼前便是一黑!

“呃!——”她悶哼一聲,站不住腳。

就在她需要人扶的時候,卻有人在她身后推了她一把。動作很輕,也很隱蔽,但卻恰好讓她站立不住,倒下城墻!

清瑤的身體墜落城頭,衣裙在空中漫飛。

清瑤不知道,現在所有人都驚訝地望著她,沒有人想到她會掉下去,會在管小玉說完這些話之后掉下去。

除了羽姬。

她也一樣顯得很驚訝,但眼底卻掠過一絲陰冷的笑。她第一個喊出來:“清瑤姐姐!”然后伸出了手。

她當然抓不住清瑤,清瑤的裙裾就在她手指之間經過,而她卻松松地捏著手指,讓它在指間滑過。

“清瑤姐姐!你何必尋短見!鳳王不過是說一些氣話,你怎么就真的聽了她的污蔑,墜城而死!清瑤姐姐——”

她伏在城頭向下喊著,但此時清瑤卻依然落在城墻腳下,血濺桃花。

“管小玉!”羽姬忽地立直身子指著管小玉大罵:“你絕情如此,道貌岸然!她是你之前的陪讀,是你幼年時候最好的朋友,今天你卻逼她自盡!你看起來清高孤傲,你那清高是用別人的血染成的!你這虛偽的女人,看我怎么為清瑤報仇!”話音未落,她便飛身落下城來,想管小玉發動了攻擊。

這一場變故來得太突然,管小玉完全沒有一點準備。她想到了羽姬有陰謀,卻沒有想到這陰謀竟是清瑤的生命!

清瑤雖然已經和她有好久沒有見面,感情也因為那件事情變淡了許多,但她在自己面前死去,還是讓管小玉唏噓悲傷。

只是,她的死真的和自己有關系嗎?

她不肯承認!

“喝!”

“哈!”

管小玉心中疑惑煩亂,卻還要認認真真地接下羽姬的每一招。漸漸地,管小玉感到驚訝了。一段時間不見,羽姬的功力竟然也精進到一個很高的層次了!

但是讓她更奇怪的是,羽姬雖然攻勢凌厲,但竟然沒有使用那詭異狠毒的蝕魂掌。

忽然,羽姬身子一歪,管小玉正好一掌擊在她的胸膛上。

“嗯!——”羽姬一聲痛呼,回頭落荒而逃。

城頭上,維真見狀不敢怠慢,忙令守門官打開城門。可等羽姬飛奔進去,那城門卻遲疑著沒有關上。

“王,我們沖進去!”鷹族里有人大叫著。鳳軍里也有人這樣大聲叫道。

“且慢!”管小玉卻制止了他們。

“怎么了,鳳王?”揚羽問道。

管小玉沒有回答,只是猶豫地望著城門。

揚羽問道:“你懷疑有埋伏?”

管小玉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么他們不關城門?”

“這?——”揚羽摸著下巴,也猶疑起來。

就在這時,城上嗖嗖地射下箭來。不少將士身中箭矢,紛紛倒了下去。

“哼!笨蛋!中了羽姬娘娘的計了!”維真在城上大叫,取過一張弓箭,對著一個白袍將“嗖”地射了出去。白袍將應聲而倒。

“沖!把叛軍殺退!”維真大吼道。

守城的天軍喊殺一聲,沖出城門,和鳳軍鷹軍短兵相接。

一霎時,喊殺聲和兵器相撞的聲音震天價響。管小玉和揚羽也和他們打起仗來,心中那點疑慮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沖得極淡。

天軍殺得很是拼命,但依舊不是鳳軍和鷹軍的對手。堅持了一陣子之后,便潰敗下去,退回城中。這一次,即便管小玉還有一絲猶疑,卻也再沒有擋住大勢所趨,只好振臂一揮領著鳳、鷹大軍沖進至善城中。

和天軍的戰斗并不很激烈,因為有守城的天軍本來就不很多,在之前的戰斗里還死傷了不少。因此,城中的天軍已經不足以抵抗鳳鷹大軍了。所以,鳳鷹大軍在城門快速結束戰斗后,便向城內進發。

一邊走,管小玉一邊問揚羽道:“鷹王,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為什么看不見羽姬了?”

揚羽也點頭道:“不錯。從進城之后,就沒有再見過她的身影,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又在想什么計謀來陷害我們?”

管小玉未及回答,就已經被道路上出現的奇怪一幕吸引住了。

不少至善城的居民紛紛走上街頭,眼含怒氣,手執棍棒等可以當做兵器的東西,一個個站在街道上排列開,擋住了鳳鷹軍的去路。

“這是……”揚羽一臉茫然,隨即臉色大變:“他們想以命相搏,阻止我們占領至善城!”

管小玉的臉色也凝重起來。

在以往的戰爭中,他們并非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情況。但是那時候很好解決,因為對戰的是魔族,是完全被當做敵人的人。而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天界居民,和他們一個族類的人。

況且,他們還幾乎手無寸鐵!

“鳳王,我們怎么辦?”揚羽問道。

但管小玉也不知道該怎樣才好。

“……您說呢?”

揚羽掃視了一遍那些人,沉吟著說道:“能和他們談談,就和他們談談吧!”

管小玉長吁一聲,道:“恐怕談也談不攏。不過,似乎也沒什么別的方法了!”

她剛剛上前一步,便被一群人圍了起來。他們怒沖沖望著管小玉,卻誰也不說話。

管小玉環顧眾人,道:“各位!我是鳳王。今天因為某些原因,借路于此,打擾了各位的生活,實在抱歉了!看各位的樣子,恐怕對我鳳鷹軍有所誤會。所以,請大家聽我申明幾點:一,我們鳳鷹軍不會傷害到任何一個人的生命!第二,鳳鷹軍不會搶掠任何一家的財物!第三,鳳鷹軍不會毀滅任何一處房屋!這是我對大家的承諾,如果不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我愿折箭為誓!”

這些人見到羽姬,一個個就像見到了主心骨一樣,臉上露出自信之色。

“眾位百姓,她說得很好聽,但是你們千萬不要聽她的話!要知道,她最好的朋友也被她用計逼死了!對知交故友尚且可以如此絕情,對咱們這些本來就沒什么交情的人,她還會留什么情面?”

“對!”

“羽姬娘娘說得對!把他們趕出去!趕出去!”

看著羽姬一臉正義的樣子和她眼中若隱若現的得意,管小玉不由怒火中燒。

“羽姬,這是怎么回事?”管小玉大聲問道。

可還未等她得到回答,只見那些至善城百姓拿起棍棒就沖了過來。

轉眼間,棍棒如雨般向管小玉襲來。

管小玉不敢還手,只能不住地躲。她早已想明白羽姬的打算。

羽姬知道這座城無論如何是保不住了。但是,它還有利用的價值,那就是可以將管小玉推向車凌鈞曾走過的那條路上。

之前,管小玉一直是以被欺辱被逼迫的樣子展示在眾人面前,所以才有鷹王揚羽的最終加入。除此以外,管小玉還一直被大家看做是個正直善良的人,能不動武就不動武;能少傷人就少傷人。雖說“兵者兇器”,她卻盡量避免用這“兇器”來傷害過多的人。

但是現在,羽姬卻給她設了一個她打不破的局。

讓至善城的百姓來反擊,讓那些手無寸鐵只想守護家園的人來反擊!

如果管小玉選擇對抗,那么結果就是至善城被屠,而管小玉會成為罪人,和車凌鈞一樣的罪人。那樣,即使她最終得到勝利,也會成為全天界的敵人,成為一個新的禁忌,即使死后也要背上千萬年的罵名。

如果她選擇退讓,那么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會化作烏有,除了兵敗被殺之外,什么也剩不下。

無論她怎樣做,都只有失敗一條路,只是方式不一樣——一種是名譽和人格的失敗,另一種則是現實的失敗。

管小玉在眾人的攻擊下騰轉閃挪,終于忍耐不住,將衣袖一揮。

一道白色靈氣閃過,將眾人擊飛出去,摔到遠處。那是她用來治愈的靈氣,此刻用來將眾人驅趕走,倒也不錯。

“羽姬,你覺得你很得意嗎?”管小玉站在羽姬對面,死死地盯著她,渾身紅色的靈氣一點點逸起,將衣角裙裾掀動起來,一頭長發也跟著飛揚。此刻的她雙眼寒冷憤怒,面若冰霜,看上去就像一個陰沉的女戰神。

羽姬面無懼色,腳下也升騰起暗綠色的靈氣。靈氣攪動地上的塵土,旋成綠色的塵霾在她腳下涌動。

管小玉眸光一緊,雙掌結印,向外一推,形成一個結界。她懸浮在結界中央,對羽姬道:“現在,不管你用什么鬼蜮伎倆,都無所謂了!你只乖乖受死就是了!”

羽姬迅速瞟了瞟結界,笑了起來:“你還怕我的蝕魂掌將那些人都殺了是不是?管小玉,想不到你還真有同情心!他們對你那樣,你還在乎他們的生死!可是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一場危機嗎?實話說,管小玉,我很清楚不是你的對手。但我選擇和你決一死戰,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管小玉道:“不過是你逃不過去罷了!還有什么原因?”

羽姬道:“逃不過去?哼!我壓根沒想逃!清瑤已經做了引子,不過她只是第一步。我還是引子,是將你領到不歸路的第二個引子!”

她忽然雙掌擊出,暗綠的靈氣流就像一道魅影一樣襲向管小玉。管小玉忙閃身躲過,一招“白鳳護法”將自己護住。

“把我領到不歸路?”她疑惑地望著羽姬。

“沒錯!你看看結界外就知道了!”

管小玉向結界外望去。

那些至善城的百姓并沒有因為自己的離開而變得平靜,相反,他們已經和鳳鷹軍發生了極為劇烈的沖突。

棍棒和兵器交加,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絕于耳。有棍棒器械的時候,用棍棒器械打;失去了,便直接肉搏。

踢打、推搡、摔跤、沖刺……種種人用種種方法互相斗毆,開始時候鳳鷹軍士兵還遵從鷹王揚羽的命令,盡力忍讓,避免傷及百姓。可后來,一個鷹族士兵被踩死在人群中之后,士兵們終于忍耐不住了。

“媽的!至善城住民怎么了?老子曾經屠過三座城!”有人大喊著,拽出腰間的兵器。

“住手!”揚羽高聲喊叫著,但在一片混亂中,他的喊聲顯得那么單薄無力。

“現在……”管小玉皺起眉來。她想再撤掉結界重新回到至善城中,卻已是沒有可能了。

因為此時的羽姬,已經施展出了她的蝕魂瘴氣。

“管小玉,你就是想退也退不得了!”她獰笑著揮動雙掌,手掌已經變得像干枯的鬼爪一樣。

“你看看他們,能夠避免被屠殺的命運嗎?”

就在羽姬說話之間,至善城中已經血染地面。

鳳鷹軍里的士兵們已經不聽上頭將官的命令,都和那些百姓動起了刀槍。

一旦動起真刀真槍,那些百姓怎么會是這群士兵的對手?很快,他們一個個倒了下去。血染地面變成了流血遍地,又變成血流成河。

“你們!——”管小玉焦急地大聲叫,但她的聲音卻被阻擋在結界里。

“叫也沒有用!”羽姬哈哈大笑,鬼爪瘋狂地舞動,蝕魂瘴氣瞬間濃了不下數十倍。

這時,管小玉才真正體會到羽姬功夫的可怕。

她的白鳳本是擁有治愈能力的,后來又被她煉出了保護能力。雖然使用不多,但每次使用都很有效果。可是此刻這保護能力遇見羽姬的蝕魂掌,卻不堪一擊,很快便超過了可以承受的極限。

“唔嗯……”管小玉覺得喉頭一陣發緊,感覺無法呼吸。她掩住口鼻,那蝕魂瘴氣卻像無孔不入的幽靈一般,從她另外五竅中鉆進去。

“這樣不行!”她想著,“必須要破掉……”

“光耀——九天!”

在她開始覺得頭暈目眩的時候,她凝聚起靈力,揮動燭天劍。因為燭天劍是至陽圣寶,不僅可以驅除黑暗,還有驅除邪祟瘴毒的能力。

一道無尚光明的光芒從燭天劍上釋放出來,穿透了厚厚的瘴氣。很快,管小玉便覺得好多了,她冷冷地望著羽姬,再次將劍對準了她。

羽姬微微一驚,但隨即笑了起來:“沒用的!就像用燈光照亮濃霧一樣,隨著燈光的熄滅,很快,霧氣又將歸攏,而且還會越來越濃!”

“在此以前……”管小玉徐徐說道,聲音堅定不容置疑。

一顆明亮的光球在燭天劍尖凝成,管小玉手腕一翻,光球發射出去。羽姬卻出乎她的意料,雙掌并舉,其中噴發的靈氣化作一只干枯的骷髏頭,沖著光球張開了大口。

“呲——”

骷髏和光球相碰,一陣短暫的相爭,光球竟消失在骷髏那森森的大口中。

“哈哈哈哈——”羽姬獰笑著,舞動鬼爪,那瘴氣變得更濃了!

“用你的靈氣養我的蝕魂瘴氣,反過來殺了你!”羽姬瘋狂地笑著,喊道:“實在太讓人痛快了!”

管小玉覺得更難受了。她覺得體內那股充沛的靈氣,如今成了讓她痛苦難耐的根源,因為它們一股股圓圓不絕從她體內流出,不光牽得她心魂不寧,還化成羽姬的奪命瘴氣來讓自己窒息。

“管小玉,舒服嗎?”羽姬哈哈笑著,不斷加強功力,“你看這結界,如果你死了,也就破除了吧!沒有了結界,這些人就會全部死掉!管小玉,到時候你就是最大的禍首!洗也洗不清!”

“羽姬!你!……”管小玉感覺已經支持不住,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慢慢皺縮,就像一個垂暮的老婦!

結界發出震耳的嗡嗡聲,那是出現殘破的前兆。

管小玉著急起來。如果這結界破除,那么羽姬的瘴氣將會全部逸出,至善城中所有的人都會被吸干靈氣,變成干枯焦黑的干尸……

“不行……”她想。而此時,她的意識已經變淡了。

“不行——”只有這一個想法還盤踞在她殘存的意識中,頑強地掙扎,努力和羽姬對抗。

“不行!”

“不行!!”

這個簡單的想法已經成了支持管小玉唯一的支柱,支撐著她站在那兒,支撐著她體內形成了一面堅固的障壁。就是這面障壁,竟然阻擋住了那片不斷向她侵襲而來的蝕魂瘴氣!

“啊!——竟然沒有作用了!”羽姬瘋狂地大叫。

此時的她已經失去了艷麗的容顏,渾身毛發皆張,雙眼深陷,牙齒暴出,活脫脫就是一只骷髏魔。

“怎么可以這樣!管小玉,我要你死,要你失去你所擁有的一切——”

“哇啊——”忽然,一聲嬰兒的啼哭沖進管小玉的耳中。她失神的眼睛似乎看見了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嬰兒,揮著白藕一樣的小胳膊和小腿兒,哭得小臉通紅。但忽然,一雙手將它提起來,向下一扔……

“孩子!”

被深埋在心底的那道傷痕此時又被揭開了,失子之痛和失子之恨忽然涌上心頭。

“孩子!如果不給你報仇——”

管小玉的眼睛重新放出光芒,身體也不再僵硬。

“如果不給你報仇,我還怎么再去做母親?”

障壁沒有消失,而管小玉體內的靈氣再次源源不斷地翻騰起來。這些靈氣翻騰著,交融著,在她體內越聚越多,終于再度爆發!

一道火紅的光芒刺破了暗綠色的瘴氣,像一柄鋒利的劍撕裂了污濁,將羽姬的瘴氣徹底撕個粉碎。

羽姬被這強大的力量震得向后飛去,飛了好遠才落到地上。她抬頭望著被光芒籠罩的管小玉,不由驚恐萬分:“靈……靈光!你竟然有了靈光!”

天界之人,先天有靈體,修煉后有靈氣,靈氣可以化作力量,便是靈力。靈氣和靈力按照程度的不同,又有強弱多少之分,靈氣越多,靈力越強,那這人的能力便越強大。但僅僅在擁有靈氣的階段上,還不是最強的,最強的便是擁有靈光。

車天之所以雖不是一個好靈君,卻也沒有輕易被造了反,其原因之一便是他擁有靈光。雖然層級不是最高的,但也足以讓一般神王望而卻步。因為,擁有神光的人,即便是最普通的,也要頂的上是個戰神那種級別的高手。

而由靈氣轉為靈光,是相當艱難的。即使在非想天修煉,煉成了太陽之芒,也很難讓靈氣脫胎換骨成為靈光。

可是現在,管小玉在受到重創的情況下,竟然得到了超越,將靈氣提升到了靈光之境!

一旦到達這個境界,羽姬便無能為力了。

羽姬惶恐不安地盯著管小玉,隨時準備逃走。

“你逃不掉……”管小玉周身披著火紅的光芒,手中握著一團灼熱如火的靈光團,一步步向她走去。

“為了沒出生的我的孩子……為了被你設計害死的我的朋友和親人……羽姬,你該死了!”

“轟!”管小玉掌中那團靈光閃著“噼啪”的電光,飛快地向羽姬襲去。羽姬見狀想馬上閃到一邊,但卻發現因為剛才摔得太重,腿被摔斷了。

“哇啊——”

“噼——轟!”

慘叫聲和光團爆裂的聲音響在一起,瞬間的震耳之后,一切煙消云散。

管小玉此時仿佛剛剛在一個迷夢中醒來一樣,看看結界里殘存的瘴氣,再度展開了白鳳。

白鳳周身閃著毫光在結界里展開雙翼,高鳴一聲。這一聲長鳴,喚起天宇中的清氣,喚出璀璨的陽光,驅散了那片淡淡的暗綠色的迷霧。

結界收起,管小玉緩緩在空中降落到至善城的地面。

雖然羽姬已死,但管小玉臉上卻毫無笑意。

因為至善城中,尸橫遍地。

還有一些百姓幸存下來,但他們卻滿臉慘淡,怨怒地望著鳳影軍,望著剛落下來的管小玉。

“鳳王。”鷹王揚羽帶著說不出的表情走到她面前。

雖然不知道在結界里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戰斗,但揚羽知道此時的管小玉已不是原先那個管小玉了。她又發生了變化。

“我是盡力阻止來著,可是……”他搖搖頭,嘆息一聲。

管小玉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景象,道:“我知道。我在結界里看見了。我不會責怪任何人。這里……交給合適的人去善后吧。我要去羽靈宮,看車天回來了沒有。”

“萬羽靈君?他不再羽靈宮?”揚羽很是驚訝地問道。

管小玉點點頭。

“羽姬說他不在。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但是他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再回來!”

她剛向前走了幾步,忽聽天空中發出“隆隆”的悶雷般的聲音。

眾人都不由向天上望去。

一直晴朗無云的天空上忽然出現了一片烏云,翻騰著洶涌著,就像盛夏里忽然而至的雨云般,轉眼間布滿了整片天空。

管小玉凝視那片陰云一陣子,忽然開口道:“九重天……”

揚羽也面色凝重,望著陰云道:“以前只是聽說過,沒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

忽然,他們腳下的大地又劇烈地晃動起來,從未震動過的地面裂開了巨大的口子。一些人毫無準備,就落進這深深的地縫當中。

隨著地縫裂開,周天也閃出了若有若無的金光。金光一明一滅,忽隱忽現,而許多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瞬間覺得頭昏腦脹,站立不穩。

“結界開了!”

管小玉想到車凌鈞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到時候,結界就會開的!”

“揚羽,是不是我們太拖累你了?”管小玉苦笑道,“本來想讓你離這件事遠一點,沒想到卻讓你越陷越深。”

揚羽一陣沉默,隨后道:“只要身處天界,就沒有辦法逃避開吧!你看,九重天也震怒了,天界周遭的結界也破開了,這一次恐怕天魔兩界都不得安穩了!”

在他們周圍,已是混亂成了一片。

不再分至善城百姓和鳳鷹軍,所有人都一樣地慌亂,慌亂到瘋狂。嘶號、哭泣、吵嚷、擁擠、甚至盲目地殺戮——末世的絕望變成狂躁,在往昔寧靜的至善城中彌漫著。

管小玉靜靜地望著這一切,只是無語。

“車凌鈞會不會跟著一起來?”揚羽忽然說道。他和管小玉一樣,心里很清楚這是無可避免的災難,不管如何盡力,都不能幫助身邊這些人渡過難關。

“不知道。”

管小玉本應該說“會的”,但是不知為何,她卻說了“不知道”。可能在她心里,真的預見到了不可知的場景。

崩塌的場景愈演愈烈。腳下的大地剛剛略顯平靜,空中卻又刮起了狂暴的罡風。

這些罡風從天際裂縫中而來,因為空間的錯裂又化成凌亂的氣流。這些氣流卷起它所遇到的任何東西,卷得屋塌柱倒,樹木拔起,人也亂飛。

除此之外,還有一團團灰色氣團和火球也落了下來。它們開始又稀又小,后來就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大。被擊中的人或者當即喪命,或者身上著著火到處亂跑亂竄,將火焰引到更多人身上。于是,至善城又成了一片燃燒的火海,緊接著變成一片著著火的廢墟。

“天塌了……”管小玉和揚羽盡力躲避著。

一個巨大的氣流團轟然在天空墜落,砸向揚羽。

管小玉手疾眼快,將揚羽往自己身邊一帶,將將避開這個氣團。而另一個身上著火的人卻不幸正跑到那氣團之下,被卷進其中,絞得粉身碎骨。

隨著天空的劇烈變動,天魔二界之間的結界也毀壞地更厲害了。原先忽隱忽現的金光,現在變得閃爍地更為明顯,而且金光每強烈地閃爍一次,便緊接著完全熄滅。而這意味著,那里的結界已被完全損壞,再也不能抵御魔界的大軍了。

終于,爆發了一片強烈的金光之后,一團黑氣在烏云彌漫的天際中突出而至。

黑衣黑甲,氣勢宏大卻行進毫無聲息——不是夜摩軍又是哪支軍隊?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慌亂失措的人們暫時停了下來,關注這新的軍隊。管小玉向那方向望去,卻看見了蒼虓。

“撐持結界!”蒼虓大聲給夜摩軍中的結界師下令。

天空之所以會“塌”,正是由于他們沖破天魔二界的結界導致的。現在,夜摩軍已幾乎全部進入天界,這個混亂的場面也該得到控制了。

一百多名結界師同時念動咒語,向被沖破的結界處施展出修復能力,將崩塌的地方重新撐持起來。漸漸的,除了滿布的陰云和一聲比一聲響的驚雷之外,天空再無別的動靜。

“蒼虓,只有你領兵來了?”管小玉來到蒼虓面前,問道。

蒼虓跪下施禮,垂眼避開她略略黯然的眼神。

“梟王隨后就到。他有些別的事情沒有處理完。”

“哦。”管小玉點點頭,不再說什么。

她不再提及此事,不是因為她不放在心上,而是因為心底的落寞,其實很難說清。

她向蒼虓介紹道:“這是鷹王揚羽。”介紹完忽然笑了一下,道:“你們之前其實就認識,是不是?”

蒼虓點點頭:“是啊。六百年前我們就認識了,那時候是敵人,現在卻是盟友。”

揚羽也微微一笑,道:“沒有馬上見到梟王,我也有點失望呢。他到底在做什么?”

“消除后顧之憂。”蒼虓道,“不讓那些魑魅魍魎一起進入天界。否則,局面會更難收拾。”

管小玉望著發著青光的新結界,問道:“聾婆婆呢?她還好嗎?”

蒼虓道:“見過,她很快也會趕到。夜摩軍是最先來的,隨后朱雀王也會帶著她的軍隊以及一些屬國軍隊一起來。這是個好機會,我們可以攪動天地,重新制定秩序。”

“哦,這樣嗎?這是……梟王的意思嗎?”管小玉眉梢微顫,問道。

蒼虓略一沉吟,道:“這……大概……是吧!梟王一直想要復仇,雖然他后來沒有再提起過,但應該——不會變吧!”

管小玉瞥了蒼虓一眼,點點頭沒有說話。

天上陰云翻滾,驚雷陣陣,大地雖然停止晃動,罡風亂氣也隨著結界重建而平息下來,但周圍的景況,卻慘不忍睹。

燒焦的、坍塌的房屋到處都是,倒下的人更是數不勝數。雖然還有一些幸存者,但他們也衣衫不整,目光驚惶,猶陷在剛才的巨變中沒有平靜下來。

管小玉目光掃過這一切,垂下眼簾,低聲道:“蒼虓,你想辦法安置一下活著的人,我和鷹王要去羽靈宮看看。”

“嗯。可是,屬下覺得您該帶幾個人過去。畢竟還是不安全。”蒼虓擔心地建議道。

管小玉看看揚羽,點頭道:“也好。你看誰去合適?”

蒼虓看看身后諸將,叫道:“夙沙、無然、染墨、千涼幾位將軍跟隨王妃和鷹王一起去吧。保護好他們的安全,如果有急變要及時送回消息!”

管小玉的視線掠過被叫到的幾人臉上。當她聽見“千涼”兩字,又看見那張熟悉的面孔時,她的目光霍地跳了一下。

“千涼……”她叫道。

千涼走上前單膝跪倒,道:“王妃受驚了!見到王妃安好,末將也可稍稍心安了。”

管小玉將他攙起來,打量他一番,徐徐說道:“我殺了你妹妹,你——該恨我的。”

千涼一驚,馬上再次跪倒,道:“末將不敢!末將雖然身為魔族,但還是識大體的。千羽她那樣是咎由自取。況且如果不是她從中作亂,也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王妃這樣說,實在讓千涼不知所措!”

管小玉微微一笑,道:“千涼將軍請起。雖然千羽罪大惡極,但你們畢竟是兄妹,是手足情深的骨肉。我這樣說不是懷疑你什么,只是感覺,無論如何,手足間都有憐惜之情。可是現在——”她環顧四周,又搖了搖頭。

千涼也隨著她環顧四周。他已經知道了管小玉的意思。即使妹妹死了,也該有尸骨存留,做個紀念。可是如今周圍損毀如此嚴重,還有什么尸骨可以存留下來?

千涼終于感覺到那一絲寒徹心扉的憂傷。

他和千羽分道揚鑣的時候,并不覺怎樣傷感。那大約是因為,雖然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但至少知道另一個還活著,想起來的時候即使只有恨意存在,但至少恨而有方。可如今,就是恨,又能去恨誰呢?除了一縷青煙一樣的回憶,什么都沒有了。

“王妃,我不會怪您。”

千涼雖然這樣說,但聲音卻低低的,不像方才那樣干脆利落了。

管小玉凝視他片刻,道:“走吧,一起去羽靈宮看看。”

羽靈宮現在也是一片廢墟。宮墻倒塌,池苑損毀,內侍宮女也是死的死傷的傷逃亡的逃亡。

穿過崩塌的正殿,管小玉和鷹王帶著幾個魔將一路搜遍了整個羽靈宮,依然沒有見到車天的影子。

“他會在什么地方?”管小玉自問道,心中的疑慮伴著隱隱的不安。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江西快三 广西体彩十一选5 体彩p5 球探网指数 吉林快三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报 福建十一选五 新浪体育nba直播表 陕西十一选五 极速11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