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影視 > 穿越時空:廢柴守護者>

更新時間:2019-03-20 10:21:57

穿越時空:廢柴守護者在線免費看 最新小說穿越時空:廢柴守護者閱讀推薦 連載中

穿越時空:廢柴守護者

影視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繆梓童分類:影視

侯爺府 鳳茗風卷殘云般的吃著早午飯,肚子餓到了極致,完全顧不得什么形象問題了,再說了,本來也就沒有什么形象。 黎兮看著兩頰塞得鼓鼓的某人,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樣

精彩章節試讀:

侯爺府

鳳茗風卷殘云般的吃著早午飯,肚子餓到了極致,完全顧不得什么形象問題了,再說了,本來也就沒有什么形象。

黎兮看著兩頰塞得鼓鼓的某人,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樣的吃相他竟然也覺得十分可愛!他的心果然是偏得!不過,確實很好看!黎兮感嘆著,時不時的伸手給鳳茗夾菜。

半晌,鳳茗放下碗筷,打了一個嗝,滿足的摸了摸肚子,笑意盈盈。

“還要再吃一點兒嗎?”黎兮興致正濃,見鳳茗不吃了,忍不住揚眉,輕笑。

“不吃了,我都長了一圈了。”鳳茗說著,伸手在腰上比了比,驚訝的張大了嘴,還真的長了一圈!

黎兮忍不住笑了兩聲,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這段時間確實長了不少肉。

“你不去軍營嗎?”

“嗯,馬上就去。”黎兮說著,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看著鳳茗,“還有很多事等著為夫處理呢。”

“那你回來干嘛?”鳳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丫的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做呀!特意跑回來叫她起床,吃飯?

咦!想想都覺得惡心!怎么突然之間這么的溫柔了!

看著鳳茗那一臉嫌棄的模樣,黎兮忍不住輕笑兩聲,搖頭,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那我先走了。”

“等等,我送你吧!”鳳茗眼眸一亮,起身,隨便巴拉了兩下頭發,挽著黎兮的手跟著走了出去。

“好。”黎兮微怔,隨即點頭,這女人今天怎么這么乖呢?

鳳茗原本是打算送黎兮到府門口的,結果送著送著就送到了軍營。

鳳茗在軍營待了一個多時辰就回府了,在院子里睡了一會兒,和老侯爺說了會話,去賬房跟黎麒學了一會兒管理中饋,就躺在院子里的軟榻上無聊了。

反倒是一旁的李林和錦屏兩人,竟然就這么當著鳳茗這個“單身狗”的面開始進行瘋狂的虐狗模式,看的鳳茗直咬牙。

鳳茗索性眼不見為凈,冷哼一聲,起身打算去軍營,剛出院門口,就看到寒月走了過來。

“世子妃。”

“寒月呀,你怎么來了?是不是你家爺想本妃了?”鳳茗說著,一臉嬌羞狀,扭了扭身子。

寒月抽了抽嘴角,抹了把虛汗,“世子妃,是趙家后山來了一個嬤嬤,在外求見您。”

聞言,鳳茗皺眉,“嬤嬤?后山?毅兒可來了?”

“趙少爺并沒有來,只是來了一輛馬車,趙少爺的母親在馬車上。”寒月說著,神色莫測,“可要讓她們進來?”

鳳茗皺緊了眉頭,趙毅的母親怎么會來找自己?幾天前不是見過了嗎?

“去看看吧。”

“是!”

鳳茗和寒月緩步走到府門口,就看到一個嬤嬤神色不安的站在那里。

“嬤嬤……”

聽到鳳茗的聲音,嬤嬤嚇了一跳。

“老奴見過世子妃。”

鳳茗看著,眼神微瞇,點頭,“起來吧,你家夫人呢?”

“在……在外面的馬車上……”那嬤嬤說著,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她可是身子不好了?”看此,鳳茗皺眉,聲音中帶上了一絲擔憂。

“世子妃,夫人她……她……”嬤嬤欲言又止,很是猶豫,甚至還帶著一絲掙扎。

鳳茗看著,眼眸一沉,或許不是不好了,而是出了什么事兒了!毅兒在軍營,嬤嬤進不去,所以才會來找自己,如此一來,肯定是出事了!

“帶本妃去看看。”

“世子妃……世……”嬤嬤見此,心里一驚,急忙攔住鳳茗的腳步,神色堅定,“世子妃,我們沒有什么事,前幾天夫人不是答應要給世子妃一個荷包的嗎?我們是來送荷包的,世子妃還是回去吧!”

“老奴和夫人就告辭了!”嬤嬤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個荷包,塞到鳳茗手里,疾步走了出去。

鳳茗眼眸微閃,低頭,看著手中的荷包,再看了眼嬤嬤那踉蹌的腳步,垂眸,少頃,抬腳跟了過去。

看到嬤嬤踉蹌著走到了一輛馬車旁,神色慌亂的說著什么,臉色越來越蒼白。

看來,是真的出事了!

“世子妃,有些不對!”寒月看著皺眉,眼里盈滿了戒備。

“嗯,很不對。”鳳茗點頭,神色不定,眼里溢出冷色。

剛剛她看到的那是什么?好像是一把劍……誰在里面?為什么要挾持毅兒的母親?

“世子妃,屬下送你回去。”寒月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閃而過的亮光,眼眸緊縮,轉眸,緊聲道。

鳳茗眼眸微瞇,剛要轉身回去,就聽到嬤嬤一聲壓抑的驚恐聲傳來。

“不要!不要傷害我家夫人!求你!求求你了!”

嬤嬤說完,里面的人好像說了什么,但是聲音太低,距離有點兒遠,鳳茗無法聽清楚,轉頭,看著寒月低聲道。

“寒月,你可聽得到那人說的是什么?”

“屬下隱隱聽到是個女人的聲音,不過,并不是趙夫人的聲音。”寒月皺眉,“世子妃,我們回去吧。”

鳳茗皺眉,看了眼不遠處的馬車,垂眸,片刻,抬腳往馬車的方向而去。

“世子妃……”寒月心里一緊,想要阻止卻已然來不及了,鳳茗已經走到馬車旁掀開了車簾。

當看到里面的人,鳳茗驚訝的挑眉,竟然是她!

馬車里的女人看到鳳茗,眼眸亮了一下,眼底盈滿了深沉的陰戾,臉上卻滿是笑容,看著鳳茗那驚訝的模樣,收回手中的長劍,笑意盈盈的看著鳳茗。

“鳳小姐,哦……不,應該叫你世子妃了,好久不見!”

“洪二小姐,好久不見。”鳳茗看著馬車上的女人,輕笑,自己從未想過來人竟然會是她!

洪無暇看著鳳茗那燦爛的笑臉,瞇了瞇眼,沒想到,臉上的那道傷疤竟然這么快就好了?想想也是,她身邊可是有著三大鎧甲護衛,這一點兒小小的傷疤,怎么可能難得到他們?

“三年多不見,世子妃好像更加漂亮了。”洪無暇笑意盈盈的看著鳳茗,眼里的厲聲毫不掩飾。

“洪二小姐也是,比三年前越發的漂亮了。”鳳茗點頭,臉上帶笑,看來在白娜娜身邊的三年,洪無暇變得可不是一丁半點兒呀!白娜娜這是打算對自己出手了嗎?

鳳茗的話,讓洪無暇笑了起來,笑的那叫花枝亂顫,還帶著一絲癲狂,直到眼淚都笑出來了,她才緩緩停止了大笑,拿出手帕,按了按眼角溢出的眼淚,輕笑。

“我可不敢跟世子妃相比,更不敢相提并論。世子妃如今可是世子爺明媒正娶的堂堂世子妃,還是當今的守護者,而我呢?只不過是白娜娜身邊的一條狗罷了!哪能跟世子妃你比?”

洪無暇說著,又開始笑了起來,眼里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陰森和憤恨。“不過,我運氣好,老天開眼,讓我見到了趙少爺的母親。”

聞言,鳳茗蹙眉,寒月眼里的防備之色更加的濃烈了,緊緊地護在鳳茗身邊,低聲道:“世子妃,屬下護送你回去。”

鳳茗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嬤嬤恐懼中帶著緊張的看著鳳茗,急聲道:“世……世子妃……她……她把夫人給帶走了!”

聞言,鳳茗微微蹙眉,抬眸,靜靜地看著洪無暇,半晌,才緩緩開口,“洪二小姐從白娜娜身邊出來,就是為了見趙少爺的母親嗎?”

“本來我是想見大姐姐的,可發現要見大姐姐一面實在是太難了,不巧,世子妃今日外出,原來想來,是見不到世子妃也見不到大姐姐了。有幸,讓我遇見了趙少爺的母親,想著趙少爺和世子妃的交情,或許能夠通融一下,讓我見見大姐姐。”

“不過,這趙少爺母親的模樣還真是嚇了我一跳!身體看起來十分的奔波勞累,還要給世子妃你送荷包,讓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就想先請這位夫人到一個地方好好坐坐,在那里先等著我們兩個,等下我們坐下來好好聚聚,你說,好不好呀?世子妃?”

這分明就是挾持了趙夫人,特意來威脅世子妃的!寒月聽了,冷冷的看著洪無暇,心里尋思著,要不要去讓人請太子妃?這是她們姐妹倆的事,憑什么要牽扯到世子妃?

“哦,忘了告訴世子妃一句話了。”洪無暇見鳳茗久久沒有說話,一拍腦袋,恍然大悟的模樣,笑道:“白小姐在我來之前,給了我一件法寶,這件法寶可以讓我周圍三里地里,凡事會法術的人,全部喪失法力。”

“在我身邊呆多久,就有多久不能使用法術。”洪無暇笑的春風滿面,好不得意。

寒月聽了,心底一沉,神色緊繃的厲害,卻還是忍不住往上空看了又看,遲遲不見動靜。想來,這洪無暇說的是真的沒錯了!

鳳茗挑眉,抬頭看了眼寂靜的天空,偶爾有幾只小鳥從上飛過,催動靈術,卻毫無反應,垂眸。洪無暇此次必定是有備而來,白娜娜必然排了不少的人在周圍,那法寶……

看來,就是‘伏法綾’了,因為冥躍即將歸來,白娜娜,你急了嗎?想著,鳳茗嘲諷的一笑,抬眸,淡淡道。

“洪二小姐,白娜娜的動靜是否太大了一些?就不怕琉璃仙界的人知道嗎?”

“世子妃多慮了,白小姐做事自然自有主張,琉璃仙界可不會把白小姐怎么樣。世子妃莫不是忘了,白使者可是琉璃仙界的第四長老?”

“我們還是快走吧,趙夫人的身體不好,可別讓她等太久了。”

寒月深知此行的厲害,看鳳茗的臉色就已知曉,定然是使不出法術,無力為天。不著痕跡的對著暗處的金甲侍衛打了個手勢,嚴肅的看著鳳茗,沉聲道。

“世子妃,不能去,屬下送你離開!”

“世子妃,來的時候,夫人跟老奴說過了,讓您哪里都不要去,就……”一旁的嬤嬤哽咽著傳達趙夫人的話,“就當夫人已然去世了,夫人說,她本就是將死之人了,讓世子妃千萬不要冒險,以免上了小人的當!”

“其實,在被他們挾持后,夫人曾經咬舌自盡,可惜……被他們給阻止了,夫人還說,若是她死了,還請世子妃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好少爺……”嬤嬤說著,再也忍不住開始哭泣出聲。

鳳茗聽了,微微瞇了瞇眼,神色莫測。

“看來,這三年多,世子妃是深得民心呀!就連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外室,都處處為世子妃著想!嘖嘖……”洪無暇眼里滿是譏諷,輕笑道:“不過嘛,我既然答應了白小姐,一定不會讓她失望的,就算世子妃你不高興,也還是勉為其難的跟我去一趟吧!”

“畢竟,為了今天這個日子,白小姐可是準備了好長時間的,你總不能讓我失信她人吧?”

寒月聽了,二話不說,腰間的長劍順勢而出,直指洪無暇人頭的方向,蓄勢待發。

“世子妃,您還是回去吧!就當老奴從來都沒有來過!”嬤嬤忍不住失聲痛哭,她怎么著也不能夠讓世子妃跟著這幫人去了,世子妃可是這大地的守護者,若是有個什么閃失,她就算死一千次,一萬次,那也不能彌補她的過失啊!

鳳茗聽了,還沒有開口說話,洪無暇就率先開口,很是好說話的模樣,“如果世子妃不去,我自然也不會勉強的。”

“只是,這趙夫人會如何,可就很難說了。雖然她是個將死之人,可,是自然的死去,還是像那個曾氏一樣,被很多個男人給玩死了,那可就……”洪無暇說著,冷笑一聲,很是不屑談一個商家外室。

“你……你不是人……”嬤嬤聽了,臉色慘白,怒不可遏的指著洪無暇。

“哈哈哈哈……這位嬤嬤說的不錯,我不是人!在洪欣嫁給軒轅風已成定局的時候,我就已經變得不人不鬼了!”洪無暇聽了嬤嬤的話,并沒有動怒,反而仰頭大笑出聲。

“你以為,我跟在白娜娜身邊過的很好嗎?充其量我不過就是和白娜娜的一只狗,一只寵物!高興的時候,白娜娜對我好一點兒,不高興的時候,我就是成百上千個男人的玩物!”

“你知道嗎?我是人,在那里隨便一個奴婢都可以將我置之死地,隨便一個男人,只要想要了,就可以隨時來找我!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若是當初你不幫洪欣拆穿我,你若是跟以往一樣,什么都不管不顧,只需要好好的看戲就可以了!我今天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多管閑事,都是因為你的錯!”

“只要今天我除了你,白娜娜就會讓人殺了洪欣,到那個時候,我就是太子妃了!哈哈哈……所以,鳳茗,你今天必須死!你就……”

“你找死!”寒月不等洪無暇把話說完,身影一動,長劍抵在洪無暇的咽喉,神色冷厲,眼里滿滿的都是殺氣。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即时篮球比分网 多乐彩 澳州棒球比分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河北20选5 体球探网即时比分 新浪即时赔率 内蒙古快3 小米盒子新浪体育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