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歷史 > 女奴為后:一夜新娘>

更新時間:2019-03-21 14:31:26

女奴為后:一夜新娘免費全本小說 免費女奴為后:一夜新娘無彈窗閱讀 連載中

女奴為后:一夜新娘

歷史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菱芊芊分類:歷史

他甚至幻想,那個時候,就是長林島,或者落霞島,一輩子也不再走出來了——這讓他充滿了希望和喜悅,仿佛真正的成功,這一輩子,真正的一次勝利,真正的一次得到——得到!

精彩章節試讀:

他甚至幻想,那個時候,就是長林島,或者落霞島,一輩子也不再走出來了——這讓他充滿了希望和喜悅,仿佛真正的成功,這一輩子,真正的一次勝利,真正的一次得到——得到!

他一直跟著,從來都不離不棄,只是希望,她真正一次的死心,真正地跟著自己,知道自己的重要,然后,永永遠遠,再也不要和飛將軍見面。

他那么接近,他剛要從樹上跳下去。

可惜。

飛將軍,他的腿那么長,時間拿捏得那么準——秦大王懷疑,他始終派人跟著。像他這樣的人,從來是不打無準備之戰的。

尤其,當看到云五一身大紅喜服的時候,這所有的一切希望都徹底滅絕了。就如一盞燈,油盡燈枯,再也發不出半點的光亮。

縱然曾經點燃的一絲希望,也瞬間破碎了。

甚至沒有感覺到傷心。

只是想,自己又栽在這小子手里了。從小到大,就如當年在海島上,他偷偷帶了她逃跑。而她,總是跑向他。

這一次,又是如此的輪回。

飛將軍的結婚請柬,是先送給自己的,之前,花溶完全不知道。是飛將軍讓劉武送給自己的,不止如此,飛將軍仿佛怕自己忘了,又請了魯提轄送給自己。

劉武說:大王,飛將軍叮囑,你別告訴夫人。

魯提轄也說:老秦,你可千萬別告訴阿妹。

所有的故人都在提醒自己:決不能讓花溶知道飛將軍成親——因為,她是他的妻兒啊!

所有人的潛臺詞都是:老秦,你要看好她,別讓她——又跑了。

他是一個男人。他再是愛,再是癡狂,也是一個男人。為的,無非是要真正地——真正地希望那個女人愛自己,心甘情愿地選擇自己。難道,這也有錯么?

殊不知,就是這一念之差,就掉入了一個陷阱。那是一個陷阱——是飛將軍事先挖好的陷阱,以退為進。在做了種種的高姿態之后,他以退為進了。

秦大王竟然忘了提防——已經是現在的飛將軍,并非昔日的岳鵬舉。那是已經修煉成精的了。人不能兩次犯同一個錯誤。可是,這一次的錯誤,卻是自己選擇的!

縱然她是他的妻子,他是他的兒子……自己還是想要的,全部都要的。憑什么他們該一家三口美滿結局,自己就成了多余人?難道自己和她們母子,不也是一家三口?不,甚至是一家四口,還有文龍。可是,這有什么辦法呢?

慘淡的月光下,一張晃動的紙條,明明滅滅,如潑墨一般投射在心底,那一行字,幾乎如刺在心頭——休妻書!一輩子沒有寫過情書,寫下的第一封,竟然是休妻。如果可以,他突發奇想,其實是想寫“丫頭,你真好看”的。

他伸出手,憤怒地想撿起來,撕個粉碎。可是,手觸摸的,是堅硬的土地——這是一片被踐踏得那么堅硬的人行道。道上空空如也。

那一張紙,早就被人撿走了。是花溶還是陸文龍?或者飛將軍?是誰,把它當成了徹徹底底的證據?

卑鄙無恥飛將軍,他竟然到此時,證據都要拿得確鑿,從來不肯不清不白,一如他自己的人生。

秦大王的手,抓住的是一把空氣。仿佛如自己的一場賭氣——人生的一場豪賭。妄圖以此,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絕路就是絕路。

置之死地而后死!

飛將軍已經把路走絕了,別人就再也沒有生路了。就如自己,就如趙德基……他在憤怒里,竟然并不憤恨——縱然一朝權傾天下,誰還會像那個男子,帶著一生的傷痛,千山萬水孑然一身,還在尋找著自己唯一的妻子,唯一的兒子?

他是個男人啊,一個位高權重,出生入死的男人——已經用了自己的半生在等待了。

秦大王就連怨恨都無法怨恨。

樹下,周五從暗處出來,仰著頭,聲音里充滿了無限的遺憾,些微的安慰:“大王,回去吧,島上美女多的是。”

秦大王嗖地一聲跳下來,那氣勢如一頭猛虎一般,但是,月色下,這猛虎已經蒼老而蹣跚了,連昔日盛怒的氣焰和囂張都消失了。他還穿著自己最喜歡的一件衣服——她親手縫制的第一件單衫、她親手繡制的第一件頭巾。

渾然地,她完全已經成了自己的生活,就如血肉,完全是不能分割的。

此時,只能聽到自己身子里骨骼碎裂的聲音,渾身竟然如此無力,竟也學著花溶的樣子,必須靠在大樹上,要樹干才能支撐自己的軀體。

周五沒有再叫他,只是默默垂手立在一邊。

月亮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然后又縮短,在中間,如小小的一個黑點。誰的人生其實不是一個黑點?愛恨情仇,恩怨糾葛,到頭來,就如這月色之下的一個暗影而已。

暗夜的風,帶了一絲寒意。

月亮也快走到盡頭了。

耳邊都是呼呼的風聲,這激烈的奔馬,那么陌生的懷抱——某一刻,花溶不知道自己是清醒還是睡夢,前面是小虎頭拼命掙扎的身影,像一條蟲子一般劇烈地蠕動,然后,很快被制服。而她自己,也被一雙手抱著——那雙手那么長,抱著自己,抱著小虎頭,仿佛他本身無窮無盡的能量,力拔山兮氣蓋世。

夜露深濃,飛將軍一伸手除下了自己的大紅衣服,當頭罩住了她們母子。徹底防止小虎頭摔倒。

耳邊只有模模糊糊的聲音,“十七姐,十七姐,十七姐……”

仿佛隔了一萬年,才從湖風明月里傳來。耳畔乍聽,滿臉是淚。

是他冰冷的臉貼上來,貼在她的臉上,兩個人都那么冰冷,唯有他的聲音是灼熱的:“十七姐……十七姐……”

他只會這一句,此外,什么都不會了,也無法說什么了。唯有淚水是滾燙的,就如他曾經喝醉的那一夜,她聽過的他的微弱的聲音:“十七姐,不要走……”就如他生死一瞬間的時候,他吐出的情不自禁的那一句“十七姐……”

她的呼吸一窒,意識就模糊了。長時間的水米不進,心力交瘁,幾乎將她整個人都擊潰了,模模糊糊里,但聽得前面孩子呼呼的鼾聲,孩子也累了,這么深夜了,早已疲倦不堪地在馬背上睡著了。很快,她也睡著了。

這是城西的一棟院子,簡樸,干凈,內里布置得十分雅致。

花溶醒來的時候,燭光搖曳,兒子就躺在自己身邊,還是呼呼的,睡得十分香甜。陸文龍就站在旁邊,無論飛將軍怎么喊他坐,他就是不坐,只倔強地閉著嘴巴一聲不吭。他雙眼里都是血絲了,昔日的少年,幾乎一夜之間就飽經風霜了。

花溶開口,第一眼,竟然并非尋找飛將軍,而是角落里的他——某些時候,這個孩子給予自己的精神支撐,比其他任何人,都更重要。

那是一種比愛情,比夫妻之情,更讓她曾經淚如雨下的情意。

“文龍……”

“文龍,你看,你媽媽豈不是好好的?”

陸文龍的眼睛一亮,但是,并不回答他。

“十七姐……”是一個熟悉的聲音,此時,已經徹底消失了他的淡漠,消失了他的偽裝,消失了他昔日的嚴肅,變得那么熱切,帶著無法掩飾的深情厚意,“十七姐,你餓了么?我給你們準備了夜宵,你和文龍都吃一點……”

她仿佛這才看到床前坐著的人,那么熟悉的眼神——他端著一碗粥點,那也是她最喜歡的一種粥點——在鄂龍鎮的時候,在東林寺的時候,在自己受傷的時候,在自己懷孕的時候,無數次,都是他親自給自己熬這樣的粥。

味道,顏色,一如往常,就如他刻骨的銘記。

甚至他伸出的手,那么滄桑,燭光下,全是粗粗細細的疤痕,凝聚了那么久遠的年代,如一條條長在他身子里的蜈蚣,跟他的憂患,結成了生命中形影不離的同伴。

她扭過頭,食不下咽。

有輕輕的敲門聲,然后,一個紅色的人影進來,一躬身:“云五見過夫人。”

云五身上,還穿著那一身大紅的喜服。飛將軍的旁邊,也是同色系的喜服,是他之前覆蓋小虎頭才脫下來的。兩件喜服,在燈光下,觸目驚心地令人心碎。花溶竟然不敢再看,想起昔日的李巧娘。那一場婚禮,她以為是他納妾,卻是高林娶妻。故人已去,只剩殘留的回憶。

這一次,他娶的,更變成了一個男人——他怕誤了別的女子終身,就算是做戲,也不會真正傷害到任何人。就如早早被他趕走的崔三娘。他終究是那樣,他從未改變。

花溶側了臉,淚如雨下。

“啟稟飛將軍,趙德基的五萬偷襲兵馬已經全部被劉武消滅……飛將軍好一番神機妙算,果然,敵人便是趁著這番大喜事,以為將士們大醉了,守備空虛,所以大舉反攻……經過這一戰,算是真正將臨安城里隱藏的敵人,奸細,清除了十之八九了。趙德基也南下逃亡了……”

趙德基的逃亡,正是海邊的方向。

云五回報,飛將軍聽著,兩個人大男人站在一起,一身的喜裝,那么詭異。

陸文龍這才如夢初醒一般,指著云五:“飛將軍,你們……云五叔叔……”

云五忽然醒悟過來,哈哈大笑一聲就脫掉了自己身上的喜服:“哈,今天可把屬下累壞了,穿著那個鞋子走路,真是受罪……冒充新娘子,可是頭一遭啊,哈,人家是大姑娘上轎,我這是大男人上轎……飛將軍,夫人,屬下告退,先去換了這身衣裝,不然,也太不人不鬼了……”

他告退,想起什么,又去角落拉了陸文龍:“文龍,走走走,去陪叔叔喝點酒,還有你劉武叔叔也在……”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比分网球探足球即时比分 大本赢时时彩票 福建22选5 球探网足球指数 重庆时时彩 007即时比分 足彩进球彩 163足球指数 pk10牛牛 2014年世界杯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