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武俠 >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

更新時間:2019-03-22 09:55:05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在線閱讀免費 無廣告無彈窗完本推薦 連載中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

武俠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

作者:愛范兒
分類:武俠

她不解的看著黏火獸,黏火獸張口,黏黏火就跑了出來,站在黏火獸的腦袋上,“咯咯咯”的笑著,不停的扭啊扭,表達自己的歡喜之色晨。 她扭頭看向白落,希望白落能夠幫忙翻譯一

精彩章節試讀:

她不解的看著黏火獸,黏火獸張口,黏黏火就跑了出來,站在黏火獸的腦袋上,“咯咯咯”的笑著,不停的扭啊扭,表達自己的歡喜之色晨。

她扭頭看向白落,希望白落能夠幫忙翻譯一下。

白落失笑,極度無語,“它是認主人了,恭喜你月依依,你收服了黏黏火,連帶著黏火獸一起,都會是你最忠實的獸寵!”

月依依啞口無言,指著黏火獸,“這么大,這么猙獰,這么狂暴的獸寵?”

怕是這獸寵一出妖界,就要立刻嚇的人魂飛魄散副。

她可不敢帶著這樣的獸寵,招搖過市。

黏黏火見黏火獸被嫌棄,委屈的嚶嚶抹淚,黏火獸咆哮一聲,仰天嘶鳴,接著搖身一變,一個雪球般輕盈藍的毛茸茸的可愛球狀物,就出現在了原地。

黏黏火歡快的笑著,站在黏火獸的頭上,蹦蹦跳跳,還不時的鼓掌,“主人,我們現在能跟著你了嗎?”

月依依難以置信的看著黏黏火,回頭又看了看白落,白落點頭,“黏火獸的晉級,會帶動著黏黏火一起晉級,所以,這可能是現存世上,唯一會說人話的異火了!”

月依依上前,仔仔細細的打量黏火獸和黏黏火,她伸手,黏黏火就躍進了她的掌心,隨著黏黏火的跳動,那一團輕盈藍的光球,在她的手中,若隱若現。

伏在一邊的黏火獸,則是仰頭咆哮一聲,似乎不滿黏黏火跟月依依的親近。

月依依微微一笑,將黏黏火灑回了黏火獸的身體,她回頭看著白落,“黏黏火是你擒獲的,應該由你處置!”

白落詫異的看著她,她淡漠的道,“不是要幫傾城修補魂魄嗎?帶著黏黏火去吧!”

黏黏火一聽,月依依要將它送人,立刻不高興的上前,滾到月依依的身前,左右打滾的耍賴。

白落伸手,想要擒住黏黏火,黏黏火就骨碌碌一滾,滾到了黏火獸的身邊,用自己的身體撞向了黏火獸額頭上那兩個隱形的觸角。

黏火獸頭一偏,避開了黏黏火,從毛茸茸的身體中,探出一直爪子,摁住了黏黏火。

黏黏火頓時動彈不得,委屈的嚶嚶哭著,用那突出的一塊類似爪子一樣的東西,刨著地上的泥土。

月依依看不明白,“黏黏火這是怎么了?”

“它以為,你不要它,所以想要撞在黏火獸的觸角上自殺身亡!”白落笑著道。

黏黏火聽了白落的解釋,眼睛通紅的一扭頭,哼哼兩聲,氣呼呼的噴出淡藍色的火焰。

“黏黏火,還能死?”月依依笑著上前,看著這個可愛的小東西,蹲下身子伸出手,“過來,讓我看看你!”

黏火獸松開了爪子,黏黏火卻別扭的不理月依依,月依依低聲道,“雖然你認了我做主人,但是凡事都有個先來后到,若不是師叔肯放了你,你現在也不能安好的呆在這里,所以想要跟著我的話,就去隨著師叔一起,完成了他交待給你的任務,也算是,報恩!”

月依依聲音溫和,緩慢,不帶著一絲的強求味道,但是口氣也不容反駁。

黏黏火回頭,扭動著圓滾滾的身體,看了月依依一眼,再次別扭的哼哼兩聲。

“好了,別鬧脾氣了,你起碼要先知道,師叔讓你做的事情是什么!”月依依拿起了黏黏火,走向白落。

白落不以為然,“它既然認了你做主人,就隨它去吧,傾城的魂魄已經殘缺多年,不急在這一時修補!”

月依依搖頭,將黏黏火放在白落的手心,“如果異火這么容易找到,師叔你就不會等這么多年,現在才去幫傾城修補魂魄!”

白落眉頭一皺,“你真的愿意,用黏黏火換傾城的一縷殘魄?”

月依依點頭,“黏黏火原本就該歸你所有,不管它的結局是什么,都是它的造化!”

白落簡直不敢相信,這真的是以前那個做事不留余地,咄咄逼人的月依依。

他盯著黏黏火半響,“既然有黏火獸幫忙,或許,不用犧牲黏黏火!”

月依依一言不發,白落就盯著地上的黏火獸,黏火獸仰著鼻子,朝著黏黏火噴氣,意思是只要黏黏火愿意幫忙,它自然是隨著黏黏火的。

黏黏火在白落的手心打滾,月依依神色淡漠,黏黏火見月依依不管自己,更加的撒潑。

白落伸出手指,戳了戳黏黏火,“不放心你的主人,我就將我的異火交給她,暫時由她保管,可好?”

黏黏火停止了滾動,眨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白落,白落伸手,指尖就出現了一股銀色的光芒,那光芒灼人無比,宛如太陽遺留在他指尖的移動光斑。

光芒過后,他的中指和食指指尖,出現了一個跳躍的光團,光團形狀多變,最后定格成為了一個打著呵欠的娃娃臉。

明顯,這個娃娃臉比黏黏火要成熟一些,他眨巴眼睛,慵懶的躺在白落的指尖,打了一個呵欠道,“白落,叫老子出來做什么?再敢讓老子做出什么……”

“啪”娃娃臉的頭上重重的挨了一下,白落面無表情,“這些天,你跟著月依依,她有什么需要,你就聽從她的吩咐!”

娃娃臉不肯,剛想反抗,就被白落又是一陣暴打。

“靠,當初你跟老子一樣,都只是女媧煉石補天的工具而已,現在憑什么你人五人六,老子要叫你一聲主人?”娃娃臉憤怒的大吼。

白落,“因為你打不過我!”

月依依第一次看見白落的異火,上前仔細打量,“好強大的念力!”

這異火是當初女媧煉石補天時候的源火,簡直是火的祖宗。

它受萬人敬仰,自然在它的周身,都浮動著一股強大的念力。

也正是這股念力,支撐著它度過了千萬年宇宙洪荒,最后遇見了白落。

源源火鄙夷的看了月依依一眼,“靠,人類!”

它最鄙視的就是人類,特別是人類女人。

現在白落竟然讓它聽一個人類女人的話。

白落壓根不理會它的意愿,將源源火交給了月依依,又將控火的法咒打入了月依依的苦海之中。

源源火大叫,“白落,你這個死性不改的東西,那個人類女人,將你害的還不夠慘嗎?現在又來一個,你真是……”

“吧啦吧啦……”源源火的嘴巴一張一合,只是一個聲音都發不出,它被白落封住了嘴巴。

白落面無表情,“用的時候,直接念咒,若是它不聽話,你可以念揪心咒罰它!”

“叔叔,不要這樣對源源火……”黏黏火竟然蹦到白落的手心,搖晃著白落的手指,幫源源火開始求情。

白落臉色一黑,叔叔?

月依依覺得好笑,掂量著縮在自己手心的源源火,抿唇道,“放心好了,我不會隨意的指使你做任何事情,也不會念揪心咒罰你!”

源源火依舊是嘴巴快速的張合,圓圓的大眼睛瞪著白落,應該是在咒罵白落。

白落面無表情,只當看不懂它唇形的意思。

黏黏火將自己跟源源火的命運一比較,頓時覺得自己幸運多了。

起碼月依依沒有在它的身上,施加什么咒語控制它,也沒有封住它的嘴巴不讓它說話。

它乖巧的伏在白落的手心,眼睛卻看著月依依,“主人,等我辦完了叔叔的差事,再回來找您!”

月依依點頭,白落就一收黏黏火,帶著黏火獸一起,瞬間消失。

白落離開,源源火終于消停了下來。

它懨懨的窩在月依依的手心,月依依勾唇淺笑,“我現在,要找個安靜的地方煉體了,你若是覺得悶,就自己去玩吧,記得回來!”

說完,她手心一松,就將源源火放開。

源源火可不敢離開月依依,這世上覬覦它的人太多,萬一真的被哪個不長眼的賊人擄走,它又不如黏黏火一般,有神獸守候。

到時候它可就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

月依依見源源火不斷沒有溜走,反而更加黏膩的躲進了她的掌心,她只有用了一道法咒,將源源火藏了起來。

源源火在她的手心,不斷躁動,她蹙眉,“怎么了?”

這句話,自然是問這個不安分的源源火。

源源火嘰里咕嚕,在月依依手心翻騰,大概的意思是,先解開它嘴巴的禁術。

月依依微笑,“師叔的禁書,我這煉體階段的小修士,可無法解開!”

源源火鬧騰的更加厲害,鉚足勁兒,朝著月依依的指尖鉆去。

月依依覺得指尖玄氣大漲,她一彈指尖,源源火的禁術解開了。

“這該死的白落,用得上的時候,就不管白日黑夜,一天十二個時辰的對我壓榨,用不上我的時候,就將我封禁了藏在墟鼎,跟他的私有物一樣!”源源火開始抱怨。

月依依不語,她對源源火跟白落之間的關系,不感興趣。

源源火卻是個話嘮,“人類女人,你跟白落上、床了嗎?他怎么對你這么大方,連我都舍不得給你使喚……”

月依依依舊不語,御劍飛行。

源源火繼續,“哎,你這女人,長的勉勉強強,可是話就太少了一點,連傾城都不如!”

月依依回過神來,“你見過傾城?”

源源火點頭,甚為得意,“傾城的殘魄,之所以能夠不散,就是因為我煉融了她的魂體!”

“什么意思?”月依依不解。

源源火唉聲嘆氣,“白落擔心,人家的魂魄會轉世投胎,不認識他,就讓我將她的魂魄和身體煉的融合。這樣,傾城的魂魄除了她這一世的身體,別的身體都適應不了,也就是說,她永遠無法轉世投胎!”

月依依心里黯然,對白落的行為更加不解。

他究竟,是害怕寂寞,還是太愛傾城呢?

她不愿意多想,源源火就已經再次開口,“你都不奇怪,為什么白落自身就有異火,卻非要拿那個稚嫩的黏黏火幫忙嗎?”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有屬性,魂魄也有屬性,傾城只有拿五種不同的異火修補魂魄,才能有魂魄完整的可能!”月依依淡漠的道。

源源火輕笑,“你倒是個聰明的丫頭,咦,不對,白落不是古往今來第一癡情大妖嗎?你們兩個怎么滾到一起去的?還是,白落真的被傾城給拋棄了?”

月依依睨了源源火一眼,“你想我再次封上你的嘴巴嗎?”

源源火趕緊捂嘴,“……”

跟白落一樣,臭屁,又不可愛的丫頭。

月依依在一處火山的活口停下,她看著巖石底下,翻滾的巖漿,秀眉微蹙。

源源火探出個腦袋,“你來這里干嘛?”

月依依不語,盤膝而坐,然后開始煉體階段的修行。

源源火見月依依,竟然用這種普通的地火淬煉身體,極度的鄙夷。

有它這個異火的老祖宗在,她竟然舍近求遠?想想它就覺得,極度不爽。

很快,它就發現它錯了。

地火雖然普通,煉體的時間雖長,但是爆發起來,絕對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道。

一連七天,月依依都沒有晉級,她入定淬煉,將身體的綠蘿仙金,和肌骨再一次的融合。

最后源源火看的實在不耐,就飛進了月依依的身體中,燃燒成熊熊大火,幫助月依依。

月依依詫異的睜眸,“不是不想幫我的嗎?”

源源火冷哼,“只是不想聽你差遣!”

月依依微微一笑,再次閉眸入定。

沒有異火相助,她也可以憑著地火淬煉,有了異火相助,她更是如虎添翼。

白色的熊熊大火中,月依依的身體,一次次被焚毀重鑄,她在源源火的淬煉下,很快晉級。

源源火毫不保留的發揮著自己的光與熱,開始的時候,它只是想給這個女人一點顏色看看,后來,它已經變得欣賞這個女人。

它用了自己所有的熱,幾乎是瞬間,就將月依依烤化,可是這個女人,不慌不忙,連一點魂魄離體的意思都沒有,在它的熊熊大火中,蛻變、重生。

終于到了,煉體階段已經無法晉級的時候,月依依睜開了眼睛。

她渾身肌骨,通透無暇,纖濃有度的身體,比例完美,那白的如陽春白雪

般的肌膚,在陽光下,散發著瑩潤的光澤。

緩慢站起身,她覺得自己身輕如燕,風一吹,她就能隨著清風飄然遠去。

白衣翩然的站在那里,微風下,她裙裾翩躚,絕美的容貌,成就了這天地間筆墨難以描繪的一筆。

陽光下,塵土微揚,可是那肉眼無法看見的浮塵,竟然都避過她的身體,仿佛有自己的知覺般,不敢褻瀆了她的純潔和秀美。

她面無表情的站著,昔日的冷厲和殺伐,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這是一個全新的月依依,一個已經脫胎換骨的月依依。

她蓮步輕移,聘聘婷婷,不經意間,已經以仙子的姿態,傾倒了眾生百態。

源源火百無聊奈的跟在她的身邊,直到她走到了一個湖邊,逆風而立。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任选9场 吉林11选5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 体球网即使比分 北京赛车pk10|网站 比分直播网球 免费下载台湾麻将 大赢家即时比分 pk10|官网 007足球比分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