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科幻 > 陽間陰事>

更新時間:2019-03-22 13:11:34

完整版小說陽間陰事在線閱讀 無彈窗免費版 連載中

陽間陰事

科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不是李白分類:科幻

離開了安鄉殯儀館,紀荀就忙不迭的給孟琰打了個電話,直到聽見他平穩的聲音后,她才放下心里。 “你忙完了嗎?”紀荀的聲音不自覺的放柔。 “嗯,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精彩章節試讀:

離開了安鄉殯儀館,紀荀就忙不迭的給孟琰打了個電話,直到聽見他平穩的聲音后,她才放下心里。

“你忙完了嗎?”紀荀的聲音不自覺的放柔。

“嗯,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簡單的一句話,把紀荀的心里填的滿滿的,暖暖的,她看了看不遠處的簡陋小屋,說:“我準備去看看老板和老板娘,已經到了,你要來嗎?”

“等我。”

說完,孟琰就掛斷了電話,紀荀把手機放在胸口,心里覺得甜絲絲的。

“你為什么這幅表情?”

身后突然傳來陰沉的聲音,嚇得紀荀差點把手機丟向擋風玻璃,她拍了拍狂跳的心臟,看向車子后座,結果發現居然…居然是tm于子言!這貨可真成了神出鬼沒了!

“你怎么在這?”紀荀心里喜憂參半。

可于子言并沒有被紀荀扯開話題,他手一揚就把紀荀的手機抓在了手里,幽幽道:

“我覺得你這樣不是很好。”

“額…”紀荀滿頭黑線,她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似乎會越描越黑,于子言自從成了什么狗屁秦廣王,就更不好對付了。

“你到底為什么會在這里?那個勒鬼令呢?你帶著呢吧!”說起這個紀荀還心有余悸,要不是那小玩意的問題,于子言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這次上來是公辦。”于子言翻了翻紀荀的手機,然后臉色陰沉的丟進了紀荀懷里,冷笑道:

“還真是巧了,你也是好事將近啊!”

“不是你想的那樣啊!”紀荀瘋狂的抓頭發,她該怎么解釋呢?從頭說起?那也太長了吧,講到明天也講不完,而且孟琰就要來了,他不能看見于子言啊!

“這樣吧,等我下次去地府的時候給你解釋,好不好?”紀荀只能想到這個辦法了。

“什么時候?”于子言窮追不舍。

“額…這個嘛……”

紀荀真是要抓狂了,她上哪知道去啊!那種事情又沒什么規律,最起碼她還沒找到規律。

“既然另有所愛,為何還要…與我糾纏不休?”于子言暗自傷感,那小模樣看的紀荀心都要碎了,可還不等她說什么,于子言就化成一團黑氣消失了。

“啊!蒼天啊!這都是什么事啊,你把那個舊版的于子言還給我!”紀荀發瘋似得捶打著方向盤,好一陣抓耳撓腮。

不多時,孟琰就來了,紀荀收拾好心情下了車,和孟琰一同走進了那簡陋的小屋,她無意中撇了眼周圍,就看到了一臉哀怨的于子言,她趕忙松開了挎著孟琰手臂的手。

“怎么了?”孟琰疑惑,順著紀荀的目光看去。

“沒什么,沒什么!”紀荀匆忙擋住了孟琰的視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他向屋中拽去,心想她沒做錯什么啊!怎么就有種被捉奸了的感覺!

一進屋,飯菜的香味就撲鼻而來了,紀荀的饞蟲瞬間被勾起,完全把尾隨著‘走’進來的于子言拋在了腦后。

“啊!都是我最喜歡吃的菜啊!”說著,紀荀就忍不住伸出了爪子。

結果只聽‘啪’的一聲,紀荀手背就被隨之而來的筷子打了一下。

“你這丫頭,平時也就算了,都是要結婚的人了還這樣,讓小琰笑話!”

“沒事的,阿姨。”

這一句話,是異口同聲的,是于子言和孟琰異口同聲的,她這才發現這兩人名字的最后一個字發音相同,也難怪于子言會自作多情。

眼看著于子言已經現出了身形,紀荀嚇得出了一身白毛汗,拽著孟琰就進了里屋,反正只要孟琰不看見于子言就行!

“咦?于先生也來了啊!”老板驚喜的照顧著于子言,可能是因為不想讓這個男人進去打擾紀荀和孟琰吧,所以老板并沒有讓于子言進里屋的意思。

“額,你好!”于子言看了看里屋的門,臉色更加陰沉了。

他沒有之前的記憶,但很多行為還是被影響了,他知道這兩位老人對紀荀很重要,同樣的,他也知道孟琰是情敵!

而紀荀現在哪有時間想什么敵不敵的啊,她把孟琰抓進里屋后,就開始打腹稿,然后一本正經的說:

“我要跟你說個秘密。”

孟琰點點頭,還有些心不在焉,他覺得他剛才好像聽到了于子言的聲音。

“其實…于子言沒死!”

“嗯,嗯?”孟琰的心跳突然慢了半拍,詫異的看向紀荀。

“真的,但更多的我就不能說了,我只能告訴你他失去了之前的記憶,不認識我們了。”紀荀把一切都歸在了‘天機不可泄露’上,其實她說的也不全是假話,于子言確實沒‘死’嘛,不就在外面活蹦亂跳著呢嘛!

似乎是因為沒有見到于子言的尸體,所以孟琰很快就相信了,紀荀總算松了口氣,不過她無法理解孟琰瞬間變好的心情,于子言沒死他難道不該有危機感嗎?啊?干嘛笑的跟個白癡似得!

直到后來紀荀才回過味來,如果在于子言沒死的情況下她依舊選擇嫁給孟琰,那在孟琰看來就有了別樣的意義,而且紀荀沒有絲毫猶豫,這也是孟琰不擔心紀荀反悔的原因。

吃飯的時候,孟琰和于子言‘相談甚歡’,并滿臉笑意的拒絕于子言來參加他和紀荀的婚禮,沒錯,是拒絕,然后紀荀就悲劇了,整個飯局都坐立不安,生怕于子言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于子言畢竟是于子言,就算沒有了之前的記憶,就算脾性有了稍微的改變,但他依舊是于子言,所以…他們出去切磋比試去了。

終于清凈下來,紀荀長舒一口氣,幫忙去洗澡了。

突然,她想起了老板和老板娘丟失的那個孩子,于是就心生一計,想著或許孟琰能幫忙找一下,畢竟他們的人監視別人都是連洗澡也…咳!這點找人的小事肯定不在話下!

其實紀荀早就想這么做了,只是一直都在忙東忙西的,沒時間。

“哦,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唉,當時家里實在太窮,小晴沒留下照片,這倒是…對了!小晴的心口處有一塊蝴蝶形的小胎記,大概…有指甲蓋那么大!”

“心口…胎記……”

紀荀的聲音開始顫抖,失神間手里的碗一滑,直接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怎么了?小荀你這是……”

“我…我只是,我的…”紀荀突然頓住了,轉身離開了廚房。

她跑到里屋關上門,對著鏡子粗魯的把毛衣脫掉,她看著自己心口處的那塊蝴蝶形胎記,眼中的淚水蜂蛹而下。

老天果然還是那么會捉弄人,她竟然在這個節骨眼知道了真相,原來…原來她的親生父母就是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原來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原來她早已經與家人相聚,而他們也并不是拋棄了她,不要她了。

只是,她就要死了,最多也不過能再活半年而已,這樣相遇之后的永別,是最讓人絕望的,她不想讓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已近殘年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她緩緩蹲下身,緊緊的抱著自己,她開心,也痛苦,兩種矛盾的情緒交織在一起,讓她痛不欲生……

她還記得當時與他們初見時的情形,那時她只以為是二老心善,卻不料這就是血緣的奇妙!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qq竞彩比分直播 手机篮球比分器 开元棋牌必输贴吧 天津快乐十分 安徽麻将打法 世界杯竞彩比分分析 001足球比分比什么 2012中超即时比分 快乐双彩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