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科幻 > 冥婚驚情:鬼夫,別撩了!>

更新時間:2019-03-22 14:18:06

冥婚驚情:鬼夫,別撩了!免費閱讀目錄 冥婚驚情:鬼夫,別撩了!小說全章節 連載中

冥婚驚情:鬼夫,別撩了!

科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張小蒜分類:科幻

民政局前,陰陽少卿將一紙婚書而下的結婚證遄進衣包中。 還沒等陰陽少卿將結婚證捂熱,頭頂之上便傳來一聲清冷寡斷的聲響。 “我還有事,你自己回去。” 陰陽少卿抬起一雙寡淡

精彩章節試讀:

民政局前,陰陽少卿將一紙婚書而下的結婚證遄進衣包中。

還沒等陰陽少卿將結婚證捂熱,頭頂之上便傳來一聲清冷寡斷的聲響。

“我還有事,你自己回去。”

陰陽少卿抬起一雙寡淡嗜血紅眸,看著身著深沉黑色西裝的諸葛青云。

筆直挺拔的身軀,邪肆冰峻的容顏,精細到無可挑剔。

強大的氣場,生人勿近的臣服感,舉手間的優雅貴氣,讓他成為無數妹妹的夢中情人。

可惜很不巧,他被姑奶奶看上了。

陰陽少卿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早去早回!”

諸葛青云懵了一秒,轉身神情淡漠的走上一輛黑色價值不菲的豪華轎車內。

一陣清風吹過,陰陽少卿回了神,走出民政局門口,伸出手搭了一輛出租車離開。

…………

去自己要工作的地方,陰陽少卿付過錢,走進派出所內 。

“你好!你要找誰?”年輕的男警察看到東張西望好似在找什么東西的陰陽少卿,有禮的詢問。

陰陽少卿秀眉微皺:“你們高隊在那?他不是說在派出所等我嗎?”

…………

而,此刻。MG集團總裁辦公室內,壓抑的氣氛無處不在。落地窗前映著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

強大的氣場,生人勿近的臣服感,舉手間的優雅貴氣,為他馬首是瞻。

深不見底的深幽有著幾縷復雜的情緒。

“砰砰砰!”突然響起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清冷如冰窖剛化的冰水,緩緩響起。

特助小心翼翼的身質走了進來,手拿一份機密文件。

“總裁你讓我查的人我已經查到,跟安家說出的消息一樣。”

“在四年前安怡兒就因為一場突發病死了,最主要的就是死于異常。”

特助說完遄著忐忑不安的眼神抬頭看向站在窗前那一抹孤寂的身影。

“太太其實不是安家的女兒……”

“回家!”諸葛青云冷不丁的打斷特助的話。邪肆冷峻的俊顏依舊看不清此刻他內心的情緒。

特助一臉吃癟,屁顛屁顛的跟在了總裁大人身后離開。

不過內心卻一陣歡呼“終于終于不用加班了!加了一個月的班,終于可以出去花天酒地一回了!”

特助完全忽視了沉著臉目光犀利猶如冰刃噬骨的諸葛青云。

“你跟出來干什么?”諸葛青云面無表情一盆涼水澆了特助一個透心涼,“這個月工作不達標,沒工資!”

說完頭也不轉的走去地下室,留下風中凌亂一臉不可置信看著總裁大人離開時那絕情的背影。

特助內心直崩潰“不要啊!總裁大人!”

…………

夕陽西下,昏暈的光線灑落金色的琉璃瓦,呈現著一片夢幻的朦朧感。

而,此刻,站在別墅前的陰陽少卿拖著行李箱,走進離開將近一年的別墅。陰陽少卿掏出米白色風衣口袋中的手機,纖細玉指撥出一段數字。

聞聲,聽著手機響了幾聲,對面便傳來一聲幽冷又明顯不耐煩的聲音。

“喂!”

陰陽少卿勾唇一笑,眉眼間盡顯風情:“老公~我……”

聞言,手機里便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對方很不客氣的將電話掐掉了。

陰陽少卿秀眉緊蹙,一臉不悅。再次撥打出“老公”電話。

而,對方直接關機,不在接聽陰陽少卿的電話。

陰陽少卿一臉陰沉,壓抑著一聲戾氣沖進別墅里。

就算是沒有感情的夫妻,你接一個電話就會死嗎?陸少池?

再說了新婚當晚明顯是他先跑的,然后自己再跑出去一年的。

太氣人了!

陰陽少卿走進別墅里時,一身端莊規矩的李媽走了出去。

看到陰陽少卿時明顯一愣,仔細打量過去,雙手擺放在小腹前,90度彎腰,歉意的往后退了一步,語氣十分恭敬:“太太,好!”

陰陽少卿點了點頭。沒想到這李媽眼神挺好的,居然知道自己是誰,而不是直接把自己轟出別墅。

其實自己早就做好睡大街的準備,又不是沒睡過。

一旁的傭人上前接過陰陽少卿手中的行李箱。

“放到我書房去。里面沒衣服。”陰陽少卿開口提醒。

傭人點了點頭,提著陰陽少卿的行李箱走上二樓。

陰陽少卿望眼一看,別墅是歐式裝修。奢侈中透著低調,豪華中卻有裝著設計者的小心翼翼。

很少有這么懂人心的設計,自己到很想看看是誰設計的。

“太太可曾用過晚餐?”一旁的李媽忍不住的開口詢問。

“老公會回來吃晚飯嗎?”陰陽少卿嗜血紅眸中流露出一股意味深長的笑意,“聽說最近他跟當紅歌星高婉,走的很近是不是?”

李媽一臉為難:“太太,這個……我們不好問少爺他的……”

陰陽少卿挑眉一笑,玉指撥撩身后一頂青絲,嫵媚至極。

邪肆陰笑,辨不清正惡。

“也對,我跟他不過就是契約結婚。我保他命,他放過安家,哼!”

陰陽少卿一擺手,“不用了。晚上我要去處理點事情。如果老公回來了,你就讓他早點休息,我什么時候回來也不清楚。”

說完陰陽少卿轉身走上二樓去。

隨便找了一個房間,換下風塵仆仆歸來的衣裳。

“嘩啦啦”的流水停住,幾分鐘后一襲刺繡黑裙如黑夜間鬼魅登場的陰陽少卿,走出浴室。

氫過水霧的臉蛋,此刻白里透紅添抹上一絲嫵媚。

望著不改變的容顏,陰陽少卿將手機放在梳妝臺上,便起身離開。

下了樓,陰陽少卿跟李媽打了一聲招呼便在黑夜間離開別墅。

…………

十幾分鐘過后……

“師傅,你怎么現在才來?我都站在著快成塑雕了。”齊秦一臉不滿的訴苦。

陰陽少卿淡淡的瞥了一眼齊秦:“怎么?等這么一會都等不了?”

“師父,我不是那個意思!今天警察局來了一個人,跟你有關系!”齊秦偷瞥過了陰陽少卿一眼,然后走在前面帶路。

陰陽少卿前腳剛踏進警察局,一道熟悉的身影便闖進她眼前。

眉頭一皺,便問:“你,怎么在這里?”

“你能在這里?我就不能嗎?”諸葛青云神情冷漠的瞥過陰陽少卿一眼。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手机彩票网 7m体育即时比分.url 重庆快乐10分 体球网即时比分钟 qq分分彩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急速赛车 甘肃快三平台首页 Ti电竞比分网 即时赔率球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