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言情 > 億萬閃婚:總裁太腹黑>

更新時間:2019-03-22 14:30:23

億萬閃婚:總裁太腹黑無彈窗免費閱讀 億萬閃婚:總裁太腹黑全文在線閱讀 連載中

億萬閃婚:總裁太腹黑

言情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

作者:Smlie清嘉
分類:言情

自從魏流云和自己撕破關系后,陳若欣就更加毫無顧去孩子的這段時間里,魏流云已經做出了決定—忌了,變本加厲地騷擾傅涼柏。每天陳若欣都會跑到傅涼柏的辦公室給他送午飯,傅

精彩章節試讀:

自從魏流云和自己撕破關系后,陳若欣就更加毫無顧去孩子的這段時間里,魏流云已經做出了決定—忌了,變本加厲地騷擾傅涼柏。每天陳若欣都會跑到傅涼柏的辦公室給他送午飯,傅涼柏并不領情,每次都讓助理把陳若欣送來的飯直接給扔到垃圾桶里去,可陳若欣就是不死心,她相信自己的堅持終有一天會打動傅涼柏的心。

今天,陳若欣照舊拿著煲好的湯來到傅涼柏的公司,踩著高蹺來到二樓,喬治看到了就攔住陳若欣,冷漠地說:“陳若欣小姐請回吧,總裁不想看到你。”

陳若欣趾高氣昂地說:“讓開,我要去見傅涼柏,我要親自見他,你讓開。”喬治不耐煩地說:“總裁在開會,你還是請回吧。”

陳若欣依然不放棄:“我把湯送給他我就離開。”可喬治一點都不讓步,他攔著陳若欣,試圖把她趕到樓下去,兩人就站在在樓梯口推拉著。

這時,傅涼柏剛好開完會議,從會議室走了出來。陳若欣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扯開嗓子喊著:“傅涼柏,傅涼柏,我來給你送湯了。”

說著還向他揮了揮手中的飯盒,傅涼柏冷漠地看了一眼并不理睬她,就繼續往前走。喬治得到了默許,拉著陳若欣往樓下推。

哪只陳若欣腳下一踩空,雙腳一崴,“啊”的一聲便從樓上往下滾,喬治伸手拉也沒拉住,竟一時嚇呆住了。傅涼柏聽到慘叫聲,回頭一看,陳若欣躺在地上,頭部血流不止,他趕緊下樓看了看摔得慘叫著的陳若欣。

陳若欣看見傅涼柏,連忙伸手拉住了他,傅涼柏看了臺階上不知所措的喬治喊道:“快去取車啊,還愣著干什么!”

喬治這才回過神,匆匆忙忙往地下車庫取車。陳若欣雙手環抱著傅涼柏,傅涼柏只得抱著哀嚎的陳若欣坐車往醫院趕去。

來到醫院,傅涼柏和喬治守在搶救室外,喬治坐立不安,他在搶救室外來來回回地走動著,傅涼柏實在看不下去了,說道:“你能不能給我坐下,走來走去地弄得我頭都快暈了。”

喬治哪還有心思坐著等,緊張的都結巴,哆哆嗦嗦地問道:“總裁,你說她會不會有事吧,我,我怕啊。”

傅涼柏看著若坐針氈、唉聲嘆氣的喬治,安慰道:“你也別太擔心,有什么事我幫你頂著,還有這件事不要讓流云知道,免得她擔心。”喬治摸了摸鼻子,點點頭。

不久,就有一個女醫生從搶救室跑了出來,喬治急忙跑上前問道:“醫生,她,她沒事吧。”女醫生答道:“病人留了大量的血,醫院的血庫供血不足,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

傅涼柏說:“我來吧,我是o型血。”女醫生點了點頭:“好,那你跟我進來。”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終于告一段落。陳若欣并沒有什么大礙,幸好沒有傷到致命的地方,只是頭部有輕微的腦震蕩,在醫院修養幾天就可以回家了。

傅涼柏安頓好陳若欣,本來想去產房看看魏流云的,喬治卻阻止他:“總裁,你剛抽完血,臉色有點難看,我怕夫人看了會擔心,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后邊的事我來弄就好了。”

“那好,你看好那女人,別讓她到處鬧事,我先回去了。”說完,傅涼柏就走了。

晚上,傅涼柏忙完公司的事回到家中,手機就響了,是魏流云打過來的:“流云,怎么了?”

魏流云撒嬌道:“你今天怎么沒來看我啊?”

“今天處理公司的事,忙到很晚才回來,我想你應該已經睡下了就沒去打攪你。”魏流云聽完有些心疼,想著傅涼柏一個人加班到這么晚,實在是不忍心,她恨不得馬上飛到他身邊陪著他。

魏流云一個人躺在產房睡不著,就纏著傅涼柏給她講故事。傅涼柏也很是配合,像哄小孩子一樣給她講了很久的故事,傅涼柏平時看起來就高冷,連跟人講起話來都讓人覺得冷漠,但他跟魏流云講起故事,語氣是多么的寵溺,聲音低低的極富有磁性,講起故事來像是催眠曲一樣,他講著講著,直到魏流云說困了想睡覺,才掛電話。

不管魏流云平時多強勢,在傅涼柏看來就是一個小孩子,需要他哄著寵著,他也甘之如飴。

凌晨兩點多的時候,傅涼柏的手機突然響了,傅涼柏本來以為是魏流云,拿起手機一看不是,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就直接掐斷,繼續睡覺。

可沒過一會,那手機又想起來了,傅涼柏看了看手機號,不耐煩地接了:“誰啊?大晚上的還不讓人睡覺。”

電話另一端響起一個女子的哭泣聲:“傅涼柏,是我。”傅涼柏被她弄的一頭霧水:“你到底是誰,不說我掛了。”

“你別掛,我是陳若欣。”“你大晚上的不睡覺到底要干嘛啊!不說我掛了。”傅涼柏正打算掐掉電話。“傅涼柏,你別掛,掛了你會后悔一輩子的,我現在在南興大橋這里,你來看看我好嗎?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傅涼柏聽完直接掛了沒理會她,他躺在床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種種,回想起她電話的“最后一次”,覺得不對勁,她不會是想尋死吧。傅涼柏隱隱覺得這女人簡直是瘋了,他趕緊披上外套開車去到南興大橋。

白天嘈雜熱鬧的南興大橋到了夜晚回歸平靜,橋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陳若欣一人站在那里,雙手撐在橋欄桿上,看著底下死寂的江水,在微風的吹拂下偶爾激起淡淡的漣漪,此時她的內心卻是波濤洶涌,她并不是那樣就會輕易就認輸的人。

她是閱人無數,許多男人都曾瘋狂地追求過她,紛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就不信自己的魅力征服不了他。

伴隨著“滴滴”的汽笛聲,一道燈光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并不確定傅涼柏會來,但她現在敢肯定一定是他,她算準了時間踩著腳下的欄桿想要往下跳,傅涼柏趕緊跑過來,雙手用力猛地一拉,將陳若欣從橋上拽了下來,陳若欣撲倒在傅涼柏懷里,兩個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傅涼柏伸手把她推開,怒吼道:“陳若欣,你瘋了啊,瘋了也別拉我做墊背。”陳若欣爬起來抱著雙膝,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傅涼柏,你是不是還是關心我,喜歡我的,一定是這樣,不讓你不會來找我的。”

傅涼柏嘆了口氣:“我來不是因為我喜歡你,你要是想死別打電話給我,免得你投河自盡后我還成了犯罪嫌疑人。”陳若欣抽泣地說:“是不是因為魏流云,她有什么好的,她有我漂亮,有我能干嗎,是不是只要沒有她,你就會喜歡我,是不是?”

說完,伸手拉著傅涼柏的袖子,傅涼柏甩開她的手,冷冷地道:“流云哪哪都好,在我眼里她就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就算沒有她,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的,你放手吧。”

“放手,你說的容易,我現在已經深深愛上你了,你讓我怎么放手。”傅涼柏聽完一愣,他也不知道怎么勸說她,兩人就僵持在那里。

陳若欣哭了一會終于停了下來,她像是想通了似的,吸了吸鼻子,對傅涼柏說:“既然如此我就不再糾纏你了,你走吧。”

傅涼柏看著這樣的她,有些擔心,怕她等等又想做什么傻事,就拉著她,往車邊走:“走,我送你回醫院。”陳若欣由于是從醫院跑出來的,只穿了單薄的病服直哆嗦,傅涼柏便脫下外套扔給了她。

傅涼柏把陳若欣送回醫院,自己也被折騰的睡意全無,便悄悄地來到魏流云的產房,他躡手躡腳地開門進去,看著魏流云睡夢中還帶著甜甜的微笑,心中舒坦了許多。

他小心翼翼地從旁邊搬來一張凳子,坐在她的身邊,看著熟睡的魏流云,臉上浮現幸福的淡淡的笑容,他輕手輕腳地幫著她掖了掖被子,握著她的小手靠在床沿,不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魏流云早早地醒來看著床沿靠著熟睡的傅涼柏,有些驚訝,但也沒有吵醒他,窗外的陽光灑在傅涼柏俊俏的臉上,看起來更加的溫和,沒有平時那凌厲的感覺,頭發也在陽光的普照下,金燦燦的格外好看,只是看著他緊緊皺著的眉頭,魏流云有些心疼,她慢慢地抽出傅涼柏緊握著的小手,輕輕地揉按著他的眉心。

傅涼柏似乎有所感覺,眼睫毛微微動了動,看著他這副可愛的模樣,魏流云忍俊不禁,她玩心大起,揪了揪自己的一縷秀發,逗逗他的眉眼,看他還沒反應,就拿著頭發在他鼻子邊搓來搓去的,傅涼柏在也忍不住了,搖了搖頭,伸手抓住她那雙還企圖來挑釁的手。

魏流云笑嘻嘻地說:“你醒啦。”

傅涼柏淡淡一笑,看著她:“我早就醒了,只是想看看某人還要看我多久。”

魏流云嬌嗔道:“討厭,對了你什么時候來的,我怎么都沒察覺。”

傅涼柏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說:“你睡得跟豬一樣哪會知道,今天我沒什么事,全程陪你,怎么樣?”魏流云聽了開心極了,這幾天自己老是悶在醫院頭上都快長蘑菇了,忍不住在傅涼柏臉上小啄幾口,傅涼柏抱著她心里暖暖的,也有心要戲謔她:“你別這樣……我可是好久沒有和你那個了。”

魏流云也是玩心大起:“相公,你道是別忍啊,你要是敢就來,我只好以后告訴我們的寶寶,他有個壞爸爸。”說完,還故意在傅涼柏的胸口上畫圈圈,挑逗地撫摸著。

傅涼柏實在忍不住,美人在懷,還老是撥弄他。魏流云還擠眉弄眼,陰陽怪氣地對他說:“相公,舒服嗎?嗯。”魏流云還沒說完,雙手就被傅涼柏鉗制住了,傅涼柏堵住了她的嘴,來了個法式長吻,直到魏流云受不了推開了他,傅涼柏一臉得意,看她以后還敢不敢。

魏流云被傅涼柏看著,羞的捂住了臉。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杠杆炒股网站ˉ杨方配资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 期货配资流程步骤 股票融资对股价影响 asg游戏理财平台 000977浪潮信息股吧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巨丰投资股票推荐 炒股暴富不外乎三种人 2019沪指年线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