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武俠 > 劍行漸遠>

更新時間:2019-03-22 14:51:58

完整版免費小說劍行漸遠 無廣告無彈窗全目錄 連載中

劍行漸遠

武俠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阮軒軒分類:武俠

144 骨王 “嗷——” 霍凡的左臂變得充血通紅,滲人的嘶吼傳遍這片血色荒野,如同擇人而噬的野獸般讓人膽寒,青色的碧青劍上都被映上些許血芒。 此時的霍凡和尋常完全不一樣,沒

精彩章節試讀:

144 骨王

“嗷——”

霍凡的左臂變得充血通紅,滲人的嘶吼傳遍這片血色荒野,如同擇人而噬的野獸般讓人膽寒,青色的碧青劍上都被映上些許血芒。

此時的霍凡和尋常完全不一樣,沒有章法的劍芒狠戾揮砍,招招取人要害。

看著瘋狂的霍凡,邪琬琰的嘴角卻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交給你了,反叛王。”

“哼!”嘴角流露些許高傲與冷厲,那被稱為反叛王的邪徒,邪骨道,“一個失去理智的犬獸罷了。”

雙拳緊握,邪骨全身上下的皮膚有規律地撕裂而開,一段段骨節在他微蹙的鋒眉下破開皮膚在全身上下鋪開,血肉與白骨的重新組合,讓得邪骨變得更加可怖,在他的身體表面形成一層凌厲骨甲,清晰可見的血液在他骨甲的縫隙間,失去規律地流淌著。

皚皚骨甲是最堅韌的武器,舉手投足間展露的殺戮氣息能夠瞬間讓這片天地凝滯,骨甲縫隙間流淌這的血肉,憑空添了幾分妖異和猙獰,暴戾的氣場卷起層層血沙。

沒錯,這就是骨王邪骨的天資【骨王】,讓他體內的骨頭重新構筑在體表形成比所有寶器都要堅硬的骨甲,在這片血海,包括刀皇在內,從未有人,破開過他引以為傲的骨甲!

但卻也因為骨甲是由他體內的骨骼重新構筑而成,每一次硬撼,碰撞和搏殺,都會讓邪骨體會到常人難以忍受的剜骨之痛。

這是邪骨在血海內獲得的天資,恐怕只有登上那兒,才能破解這個天資的負面作用罷,骨王若有所思地眺望大地盡頭,倒立在天上的金字塔。

輕蔑的瞥過霍凡凌亂的劍痕,竟然是好不避諱地伸手向霍凡掏去,道道耀眼的劍痕斬在骨甲之上,“叮——”,火花和凌亂的聲音過后,骨甲上竟然沒有留下絲毫痕跡!

“噗嗤——”骨手穿過凌亂的劍芒,準確地掐住霍凡的脖子,在強大的天資【骨王】前,霍凡沒有絲毫抵抗的余地,沒有元氣的支撐下,來自脖頸處恐怖的力量和窒息感讓得他左手顫抖,卻絲毫不肯放下碧青劍,帶著血絲的星瞳絲毫不退半步,狠狠地和骨王面具下的瞳孔對視著。

在這一刻霍凡看到,骨王的眼睛和任何其他人都不一樣,黑色的眼白里,藏著一顆紅的深邃的血瞳!

熟悉的壓迫感,強大力量前的無助,無論是天雷劫,仙界修行者,還是面前的骨王,霍凡都被不曾想過退縮。

霍凡星瞳中的血絲竟然以不可思議的幅度蔓延著,被掐住喉嚨上方的嘴角漸漸掀起一抹猙獰的笑容,仿佛來自地獄的惡鬼。

骨王不明白——“哪怕在這個時候,這個家伙還能笑得出來嗎?”

霍凡的瞳孔違反常理般地瞪大,扭曲,血絲延展到他全身上下的脈絡,左臂抓緊碧青,碧青劍隨著一道血痕爆射進骨王的白色鎧甲。

“啊——”

“啊——”

兩聲完全不同的嘶吼撼動著整片血色沙漠。

一個是殺意凝聚到極致的爆發,如狂潮般兇狠的宣泄,從地獄里甦醒的魔鬼。

另一個則是痛苦到極點的撕心裂肺,骨王面容如同一團被搓扁的面團,扭曲變形,四肢也是不受控制地抖動著。

于此同時的“咔嚓——”聲似乎就顯得微不足道了,骨王那個在血海中從未被人打碎過的天賦鎧甲,出現了一道道猙獰裂紋。

【骨王】既是強勁的鎧甲,亦是骨王本人體內的骨肉形成,骨甲的破裂,就是剜骨之痛!

血絲浸染了霍凡星空般澄澈的眸子,此刻的霍凡變得詭譎邪異。

“《舍身劍》!”邪琬琰眉目中隱隱有血絲浮現,無邊的殺意隨著強大的靈魂境界透體而出,眉頭緊緊皺起,“你竟然是天門的人!”

沒錯,霍凡的《舍身劍》在一次次非常的壓迫下,他對于《舍身劍》的劍意,領悟得更多了。

“是完整的《舍身劍》,傳承天門的登堂入室的《舍身劍》!”骨王雙眼即刻充血,強忍剜骨之痛,攜著凌厲骨甲一拳砸在霍凡臉上。

攜帶著幾粒帶血的牙齒,霍凡倒飛而出。

《舍身劍》,《十荒骷骨爪》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哪怕是修煉有成的《舍身劍》,也沒有完全穿透骨王的骨甲。

那樣看,哪怕擁有先天的實力,也不一定對付得了骨王。

就在這兒倒下,淪為血食,永遠地見不到小夕。對于一個平凡的人來說,似乎這是最好的宿命。

余光瞥過夜無寒。

夜無寒,一個學遍文書儒法只知治國的書生,一個體弱多病被自己的未婚妻背叛的男人,一個握了半輩子劍而無有劍客名號的大皇子。

刀皇,仙界包括七大門派之內第一刀客,其名號絲毫不遜于三千年前燕絕塵,哪怕舍了一身修為,他的戰力也是整片血海少有人敵的。

他們之間的結果,似乎顯而易見。

可是哪怕如此,那夜無寒還是一次又一次站起,然后被刀皇一刀揮倒在地上。

他明明知道的,他是不可能打敗刀皇的,可他為什么還是沒有放棄?

這個執念,這般毅力,霍凡突然對于自己這個碧青劍客的名頭感到羞恥了。

明明和小夕約定過了,明明以一個劍客標榜自己,憑什么有在這時倒下的理由!

在骨王和邪琬琰驚恐的目光下,緩緩站起,持劍的左手一拳擺正自己脫臼的下巴,擇人而噬的眼睛反而讓得骨王和邪琬琰感到絲絲不安。

他們看不見的是,血海的空氣中絲絲血霧彌漫在霍凡周身,慢慢浸染霍凡毛孔,滲入霍凡體內。

直到霍凡的雙眼被血絲彌漫,指爪尖的有著絲絲鋒刃在蔓延,帶血獠牙在霍凡拿被打碎的齒尖長出。

“叮——”碧青劍被棄入骨堆里,深邃的黑暗彌漫左掌融為一體,如同萬古不化的黑石乾坤石。

“【天門】的《舍身劍》之后又是【邪門】的《十荒骷骨爪》!這家伙是什么怪物!”骨王的嘴角不禁抽搐道。

如果說《舍身劍》是七大門派之次【天門】的絕學的話,那么《十荒骷骨爪》就是七大門派之首【邪門】的【邪徒】每個人都必修武學。

《舍身劍》的強弱完全與一個人的決絕劍意,堅毅執念,和后天悟性有關,與修為無關,是最能鑒定一個人是否有劍客天資的武學。

而《十荒骷骨爪》則完全取決于宿主體內的天資有關,使用者的血脈深處隱藏著的天資本相越強大,他使用的《十荒骷骨爪》所表現出來的武技品階也就越高。

而看霍凡使用的《十荒骷骨爪》已經無限接近于只有真仙才能創造的【神通】,這種本相和天資。

這種級別的《十荒骷骨爪》,別說見過,骨王在整片血海都沒有聽說過,恐怕,這已經接近于【邪門】的【神之子】所展示《十荒骷骨爪》的境界了吧,可是因為某些原因,這一代的神之子除了【邪門】的【圣女】是既定了的外,其他的根本還沒誕生!

“別發呆了,他已經魔化了,管他是邪門還是天門,先抗下這一掌再說!”邪琬琰喝道,手掌的黑暗已經凝聚成型,但仍遜霍凡幾籌,她需要骨王的幫助,不然——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死在【神通】級別《十荒骷骨爪》下!

【神通】階別的武學很快改變了天象,黑云遍野,遮住了血色金字塔和那輪血日,半片血海,被恐怖的陰影覆蓋。

邪琬琰咬咬牙,將手中花骨朵中的一片花瓣含入口中。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18选7 足彩 竞彩比分如何投注 皇冠走地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 国职业棒球比分 河南22选5 ewin棋牌游戏大厅 河北11选5 麻将游戏平台代理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