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玄幻 > 神魔逆尊>

更新時間:2019-03-22 15:09:46

神魔逆尊小說免費閱讀 神魔逆尊最新推薦章節 連載中

神魔逆尊

玄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洛陽朝西分類:玄幻

“如此甚好!我涅鳳宗的弟子又可大行天下了!”江素希很是高興。 “敢問江姑娘,升任宗主之后,都有些什么打算?”楊明喜出望外,沒想到江素希會主動和凌云派靠近,不過看看一

精彩章節試讀:

“如此甚好!我涅鳳宗的弟子又可大行天下了!”江素希很是高興。

“敢問江姑娘,升任宗主之后,都有些什么打算?”楊明喜出望外,沒想到江素希會主動和凌云派靠近,不過看看一邊的石陽也有所明白。

“涅鳳宗救濟世人,若能專心行此事,自是最好不過,卻不知貴宗能否給我等永久的保護?”江素希說道此處笑了,看了看石陽,一副耐人尋味的表情。

原來涅鳳苑已經決定和無上教徹底聯手了,一切都是因為石陽。

楊明感覺有些尷尬。

石陽卻肅然思索了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東方姐姐,有我們在,便沒人敢動涅鳳宗一人,不過我認為姐姐還是得有自己的實力,如此你們才更是安全。”

如此說,也是吸取了當初和李珊珊交往的教訓,而且以無上神教的做派,沒準哪一天會成了天下公敵,到時自顧不暇,涅鳳宗也有進退方寸。

“沒這個必要了吧!居然要聯合行事,自然同舟共濟,共圖存亡了!”江素希何等的聰明,連忙開口說來。

“啊,姐姐是這么想的?”石陽有些意外,有些感動。

“自然是了,只能同甘不能共苦,還如何立世?”說出此話時,江素希已經有了一些責備之色。

石陽看了一眼楊明,心里暖暖的。

“江姑娘果然真豪杰。”楊明再次贊嘆,自然明白真要有了涅鳳宗丹藥的支持,那己方的實力可會突飛猛進。

“姐姐,有這想法,我等求之不得。不過貴宗有如此多的丹藥,弟子也是無數,缺得只是功法而已,要是沒有一絲的戰力,也是不好。”石陽想了一會兒,設身處地的說道。

“以公子所言,又該如何?”江素希明白他這是在為自己著想,便扭頭認真的問道。

“姐姐選拔弟子,同時提供足夠的丹藥,適合女子修習的功法,我會幫你搜集而來。”

江素希還是有些猶豫。

“莫非其中還有難言之隱?”楊明好似看到了一些端倪。

“宗中有訓,向來重丹修而輕仙法,倉促改變怕會生變,不過先前小做嘗試,戰力尚可,師尊也算默許,或許會有改變,只要說服了長老會,便可大膽行事。”

涅鳳宗的情況,楊明多少也了解一些,雖然宗主主持宗中事務,可大事還要經過長老會同意的。

不過只要江素希當上宗主,很多事都會改觀。

“卻不知你們主要需要什么樣的丹藥?”看兩人都是心動,江素希開口問道。

“聚氣丹,煉體丹皆是需要,不過先前得到貴宗的丹藥,已經足足可用三年了。”說話的是一直沒有插言的孫雨涵。

“好,自此后本宗除了煉制救治俗世百姓的傷藥外,便主煉這些。”江素希看了一眼孫雨涵爽快的說道。

“多謝東方宗主!”宋成倒是非常客氣。

“如此涅鳳宗和我凌云派日后便如一家,同舟共濟,形同一家!”楊明也很是高興。

“火焰山和涅鳳山相距也不算太近,要是有直通的空間通道,那便更好了。”石陽也是想能夠隨時支援,才做了這個提議。

“不錯,等東方姑娘一上位,我便安排無上魔教工門來打通空間通道,同時為貴宗加強護山大陣。”楊明連忙接言。

江素希連忙起身感謝,當初劍派的換天大陣在楊明的改造下如今已經是今非昔比。要是能如此的話,那可是再好不過了,看來楊明果然是將自己也當做了自己人。

“姐姐登基在即,為何不回宗多做準備一番?”石陽看看江素希,也怕涅鳳宗有事,便如此說道。

“哦?莫非是嫌我礙事?”江素希有些意外。

“哪能呢?姐姐,如今天下正亂,涅鳳宗事情必然也是不少。有姐姐在鳳鳴山,會少生一些意外。”石陽連忙起身急急的解釋。

江素希“噗嗤”一笑,自然也看得出他是真的關心自己,笑了一會才開口說道:“我這次前來這里有三件事,一是看看你們從黑暗地域回來了沒有,事情進行的是否順利,二來便是商議聯手救濟俗世百姓之事;看來這兩件事都是水到渠成。”

無上神教的人連連點頭,再得到涅鳳宗的丹藥保證,可是求之不得呢。

“不知姐姐還有什么事?”皆大歡喜,石陽接著關心的問道。

“咳咳!此事還需要個公子單獨商議。”江素希看看大廳中人,臉上居然出現一絲潮紅,卻沒失大方。

眾人一愣,想笑卻又沒笑,連忙端酒,盡皆掩飾過去。

“大宴過后,咱們再商議。”石陽倒不覺尷尬,連忙答應道。

“好,若是有一契約,便是更好了。”江素希接著說道,看來鐵了心要和凌云派聯合了。

“江姑娘,此事好說,目前關鍵的是宗主能夠順利登基。我凌云派會再加派一些人手,到貴宗保障安全,就讓極殺邪皇的孫兒前去吧。”楊明說完看了看石陽。

石陽自然是同意。

“邪皇?可是仙戰場中脫逃的那位?”江素希有些意外。

無上神教眾人剛剛經過前幾日的大亂,對極殺邪皇和小胖皇的本事可是深有領教。

可是說是驚天地泣鬼神。

因此對小胖皇的印象也完全改變,顯然江素希對此事還不知道,原本也是聽說有人進攻火焰山,這才急急趕了過來,沒想事情已經平息。

大家都看出了江素希臉上的懷疑。

“快請胖皇過來!”楊明一聲大喝,原來小胖皇在極殺邪皇的示意下已經入了凌云派,正坐鎮山中。

片刻后,腳步聲傳來,一個身形健碩,步伐快捷,威嚴無比的大漢走了進來。

很多人起身行禮。

江素希也看了過來,有些意外,摸樣完全是以前見過的那個人,精氣神卻完全變了,再也沒有了一絲癡傻之態。更感知了危險的殺意,頓時緊張了起來。更驚訝的是那大漢進入大廳后直接走到石陽面前彎腰行了一禮。

“宗主。”

石陽連忙起身,讓他落座。

然后楊明將剛才的想法說了。

“我們一家能夠團聚,我能夠恢復神智,全是派主的功勞,再說如今的凌云派便是我的家,本人自然會是盡力!”如今的胖皇完全不同了,說話有條有理,在情在理非常得體。說完好還感覺不夠詳盡,接著解釋:“而且本人也加入了無上神教單請吩咐。”

這一番話說下來,不光是石陽,楊明和江素希都大感意外,很快又轉做了欣喜,都知有如此高手在,又多了一分保障。

“如此甚好,多謝大家了。”江素希連忙起身行禮。一思索還是感覺有些不合適:“仙戰一過,怕是貴宗的高手也不多了吧?還是留著鎮守山門吧。”

仙戰一過,不管是仙門還是魔族,高手都有折損,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無上神教自然損失更重。

“姐姐,不用擔心,我宗還有仙兵,經過前番的事情,我相信會安穩一段時間的。”這點自信石陽還是有的,說得也是的底氣十足。

“哦?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江素希終于是答應了下來。

“敢問江姑娘回魂丹真的可以還魂?”石陽還是很關心仙戰場上隕落的眾人。

“這個放心,皆在本宗的孕化池中,至于多長時間能復活就看他們的資質和造化了。”江素希認真的說道,也是信心滿滿。

石陽微微放下心來。

整個宴會持續了好長時間,相談甚是愉快,而器門已經開始挑選適合女子修煉的功法了。

而胖皇也準備一番將要和江素希前往鳳鳴山了。

足足持續了兩刻鐘,宴席才就此散去。

各自忙碌,石陽帶著江素希來到了仙府樓臺上,再次相聚,形勢已經是完全不同。

兩人皆感非常輕松。

仙府外的山間,房屋重重,人來人往,很顯繁華,看到這副景象,石陽意氣風發。

“想想先前,再山頭一番暢聊,卻是生死未知,勝負不可料。如今都可輕松了。”江素希有些感慨。

“如此,姐姐的愿望便可實現了,逍遙修仙,救濟生靈,祥和萬世,此等鴻愿果然讓人敬佩。”

“咳咳,公子就不要取笑我了。”近幾次相見,江素希一直以“公子”相稱,雖然也沒錯,卻感覺特別。

石陽沒有細究,開口問道:“姐姐說此次前來還有一事,卻不知是何事?”

“公子修行短短數年,便身居高位,當真是天生英才,也不知天命為何?”江素希此言可是想了良久的事情,如今問了出來也有些緊張。

緣由以往那奇怪的夢境,而自己又是一點都想不通。

“天命?”石陽一愣,想到了自己的金鐘,想到的“大公至正”,也想到了父母,可這些都不能為外人道出。想了想開口說道:“為求自保而已,姐姐不也年紀輕輕便要登基涅鳳宗主了?”

此言有些搪塞,江素希倒是不怪:“我已經跟隨師尊百年之久了,歷練也很豐富,如今想來也很是不易。”

江素希說完看看遠方,面帶急速悵然。

“一百多年?這么說姐姐比我大了好多?”石陽自言自語,有些感慨,心說要是在大唐的話,一百歲便是壽終了。

“怎么了?仙修壽數動輒幾萬年,就連俗世生靈都能活千年,相差一百年又怎么了?”江素希眼神灼熱的看著石陽,極力的爭辯著。

石陽沒想到她的反應會是如此的激烈,怔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啊,啊,原來如此啊!”

還故意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姿態。

“哼,知道就好!”江素希這才氣順,抬頭看了看山間的風景。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我是出生他界,哪里的百姓可只能活個幾十年的。”石陽連忙解釋。

“也確實可憐,命如螻蟻。”對石陽的來歷,江素希還是了解一些的,由衷的感嘆。

不過關于相差百歲的事也就此過去了。

“修仙以來,難道公子對天命沒受到任何的啟示?”江素希依然是這個問題,確實是在意。

“天命為何,確實不知,不過在當下這亂世,搏殺圖存,救濟世人卻是眼下的當行之事,自當盡心竭力。”石陽認真的說道,也正是心中所想。

“難道他的夢也是斷斷續續,捋不出任何的頭緒?”江素希有些疑惑,也有些懷疑,盯著石陽看了又看:“公子晚上不做夢嗎?”

“哦?”石陽有些意外,沒想到她會問這種問題,思索了一會兒,想想自己接二連三奇特的夢境,還真不能對外人講,有了主意開口說道:“姐姐怎會如此問?難道睡眠不好?我想來是入定后才睡,百無雜夢。”

也真是如此,一者是為了努力修行,二來也是怕迷失在夢境,不能自拔。

而江素希卻完全不信:“呵呵,公子說笑了,是人哪里有不做夢的?”

“莫非姐姐,有什么難言之隱?”

“是常做一些怪夢,偶尓也會夢到公子。”江素希說出此話,臉色微微一紅。

“啊!”

“有什么好驚訝的!”江素希也發現了,和石陽說話總是沒來由的生氣,感覺有些失態,連忙克制了一番。

“沒,沒什么。”石陽也感覺失言。

“哼,夢到也沒什么,白天不還常常見面嗎?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還是有些道理的。”

“啊,是,是,我也常常夢到姐姐!”石陽見江素希急急的解釋,也幫著她圓場,哪知江素希對此話可來了興趣,開口發問:“卻不知你夢到了什么?”

“這,這個嗎?無非是商議大事罷了。不過姐姐在夢中也是我最可靠的人。”石陽此言倒是不假。

這話說出來,江素希很是滿意,想了一會肅然說道:“沒錯,我的夢境也常常如此。”

說完好似陷入了沉思,對著遠山悠然說來:“山崩地裂,你我共存,天翻地覆相濡以沫,末世求存而共歷苦難,這么多殘碎的夢境,說明只有你我是命運相連,現實中也唯有相互依靠。”

“嗯。”石陽也認真點了點頭。

“卻不知公子有何大志?宗門已立,必行大事。”江素希這又回過頭來,依然提出了那個問題。

“肅清萬界,匡正天下。”石陽有感而發,失聲說來。

“哦?”江素希聽到了,心中暗想:“原來如此,救濟俗世生靈或許不是他的大愿。”

一抬頭,感知了石陽那一身的殺氣,再想想以往有過的戰斗,心中若有所思。

“難道姐姐所說的第三件事便是這個?”石陽看到她異樣的神情,突然驚醒了過來,連忙開口問道。

“沒錯,就是這個問題,志同方可道合,難道這不是個大問題嗎?”江素希皎潔的說道,心里卻想:看來以后拯救俗世生靈的重擔得落在自己肩上了。

“嗯,這話沒錯,姐姐所想果然周全。”

“敢問那蛇女現在如何了?”

“蛇女?”石陽心里咯噔一下,自然明白她問的是蛇族妖皇李珊珊,想起以往的種種,自然是不愿提起。硬著頭皮說道:“這,這個嗎,她的處境也不是很好,已經回到蛇盤山了吧。”

“咳咳,像這種狡詐多變的人,公子還是少接觸的好。”

“為何?”石陽心中正是忐忑,失聲又問了這么一句傻話。

“你說為何?就你這傻實在的樣子,和那些妖魔接觸,何時被人賣了都不知道呢!”江素希再次急了起來,也不知是怎么了,莫名的情緒失控。

“傻實在?”石陽一愣,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自己傻,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可不是嗎?你要愿意上當,那就去!本姑娘先回去了!”江素希看看他的樣子,一扭身便返回了仙府。

“姐姐!待我送你下山!”

“不必了!”

江素希飄然而去,石陽感覺有些失落,不過聯盟協議達成,也算收獲不淺,相信她過一段時間,自然便不會再生氣。

關鍵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者是拜謝極殺邪皇,二是安頓魔獄中人。

另外還有一個想法,希望從魔獄中找來一些能用的高手。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

石陽便帶著宋成還有楊明來到了邪皇存身的獨立世界中。

天地一片祥和,山間輕風吹來,鳥語花香,正是入春的季節。

走在山間的小路上,輕松自得,好一副和諧之態。

俗世百姓,只知道山間隱居著以為無所不通,心底善良的老人,卻不知那便是威震黑暗地域的極殺邪皇。

石陽等人路上行過,也沒驚擾地里干活的眾人。

很快來到了邪皇存身的閣樓。

卻發現,一大早,邪皇便到河邊釣魚去了。

無奈下只能等待。

“咦,那是什么所在?”石陽透過邪皇的閣樓望去,見后邊山間另起了一座高大閣樓,閣樓前卻有一片精致的花園,一個絕美的少婦,正在園中勞作。

“邪皇的家屬。”楊明小聲說道。

而這時石陽也看明白了,那人果然好似是自己從魔獄中救出的少婦:“邪皇將她安置在了這里?”

“這位夫人和邪皇還是不相往來,而且決不允許他人踏入莊園一步,唯有他的兒子才可進入。”

“物資由誰送入?”石陽有些擔心。

“是夫人親自到俗世中采購。”

“這樣啊!”石陽有些意外,不過想想這也是人家在魔獄中的生活習慣,便沒有多言。

“好,咱們到院中等候一番吧。”想到了極殺邪皇喜歡的清凈生活,便一同下樓來到了院中靜靜等待。

“仙府又危急了?”一聲傲然的大喝,極殺邪皇回來了。

“爺爺,哪里話,仙府平安無事,我這是來致謝來了。”石陽連忙帶人迎了上來,順手將魚簍接了過來。

“我就說嘛,本皇一出手,任他是誰,還不嚇得屁滾尿流,哪里還敢再來生事!”

“沒錯,沒錯,確實是如此。”楊明連忙奉承。

“你這人,本事倒也有,可一到關鍵時候就出手不得!記住了一切還得靠本身實力!”極殺邪皇看到楊明有些不喜,開始責備。

“咳咳,是是,邪皇教訓的極是,如此不正好讓邪皇大顯身手嗎?”楊明干笑兩聲,自我圓場。

“屁!本皇要是再回來的晚一些,那些老怪就要攻入仙府了!”極殺邪皇卻絲毫不留情面。

此事石陽自然是聽說了,妖魔一族來得可都是巨孽,一番大戰,已經攻入了換天大陣。

雖然沒有邪皇說的那么夸張卻也十分危險了。

這不,換天大陣還在急急的修復之中。想了想連忙替楊明解圍:“爺爺,先番大戰多虧了你老人家了,需要什么,我讓生門的人送了進來。”

“不必了,爺爺什么沒見過?現在的日子非常的清閑,我很滿意。”邪皇只顧在院中升起了爐火,將釣來的魚架起來炙烤了起來。

同時拿著香料和食鹽開始往上撒了起來。

石陽感覺很是溫馨,感受到了俗世生活的氣息,也連忙加了把柴。

“都不要走了,嘗嘗老夫的烤魚。”邪皇豪爽的說道,示意大家院中落座。

“爺爺,難道沒有烤冰魚來吃?”

“老吃那些也有膩的時候,嘗嘗這些野味。”極殺邪皇很有興致,心情大好,可能是孫兒好轉的緣故,少了很多先前的狠厲之氣。

石陽也很是開心,幫著邪皇烤魚完成,一人得了一條,吃起來果然鮮美好吃。

連宋成都豎起大拇指贊揚。

“爺爺,胖哥已經前往涅鳳宗了,在那里相護江宗主登基。”

“好,好!如此媳婦兒有了著落,我邪皇一族也便右后了!”

“啊,什么?”石陽一愣,很有些意外。

宋成和楊明想笑卻又不敢。

“啊什么啊!那江姑娘是丟不了的,我的小胖找個下邊的弟子便可以了,地位越低越好,這樣的好養活。”邪皇吃了口鮮魚,不耐煩的說道。

“姑娘?那只是我的姐姐,再說涅鳳宗都是女弟子,胖哥不會瞎來吧?”石陽有些著急,連忙解釋,同時也有些擔心。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竞彩比分胜平负 山西11选5 竞彩足球比分 湖南快乐10分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上海快三 北单比分最高多少封顶 河南11选5 360彩票官网电脑版 北京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