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影視 > 畫魂女鬼師>

更新時間:2019-03-22 15:15:00

好看小說畫魂女鬼師精彩章節推薦 免費閱讀全文 連載中

畫魂女鬼師

影視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夜半了然分類:影視

九兒心叫不好,現在的少庸已經完全成為了陰九帝的傀儡,就算是君少桓的兵力再強,也絕對不可能厲害到與陰九帝抗衡。 君少桓的眼睛微瞇,上一次在宮宴上見到少庸的時候,還沒有

精彩章節試讀:

九兒心叫不好,現在的少庸已經完全成為了陰九帝的傀儡,就算是君少桓的兵力再強,也絕對不可能厲害到與陰九帝抗衡。

君少桓的眼睛微瞇,上一次在宮宴上見到少庸的時候,還沒有這種感覺,可是現在他距離少庸這么遠,竟然都可以感覺到少庸身上的戾氣,那種不祥的氣息,讓人渾身戰栗。君少桓冷冷的說:“攻!”

龍炎拔出劍鞘,皇宮內涌出一大批的士兵,穿著銀色的鎧甲,手持著泛著冷光的長劍,君少桓只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左將軍的部隊,都是以一敵十的好手,君少桓冷笑,好在他早就提防過那個老狐貍,秘密訓練了另一批部隊,否則他還真不一定能夠打敗少庸的部隊。

九兒跑到君少桓的跟前,君少桓坐在馬上,九兒只能夠仰望他,九兒都要急哭了,連忙說道:“少桓,你聽我說,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你還是快走吧!如果再不走,這里的所有人恐怕都要跟你陪葬!”君少桓還沒有開口答話,少庸便已經在那邊笑了,說:“她說的不錯,王兄如果硬是要攻,那必定是死路一條。”

九兒瞪了一眼少庸,少庸的那雙眼睛深幽的如同一灘死水,周身散發著陰詭氣息,君少桓冷冷的說:“我不想傷害你,你盡快離開這。”君少桓略過九兒,駕馬向前,旁邊的步兵騎兵都略過了九兒,兩兵交戰,九兒身處其中,周圍黃土飛灑,讓九兒迷了眼睛,如果不是因為她在冷漠那里學了防身術,只怕會死在這一場戰亂之中。

隱約間,她看見龍炎一路殺伐而來,龍炎的功夫很好,很快就殺到了九兒的跟前,他的身上都是鮮血,已經殺紅了眼,龍炎一把抓住了九兒的手臂,力道很重,他幾乎是吼著說道:“跟我走!”

周圍的狀況很混亂,黑色的鎧甲和銀色的鎧甲一批批倒下,九兒的周圍已經是尸橫遍地,如果不是因為龍炎的力量強大,恐怕早已經在亂軍之中奔波而死。

龍炎拉著九兒進了皇宮,是從剛才的側門而入,那邊還沒有收到兵亂,龍炎冷冷的說:“你現在就走,走得遠遠的,再也別回來!”

龍炎說過這句話,轉身就要離開,九兒抱著來朔,來朔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在剛才的奔波之中也已經消耗了不少的體力,現在連說話的力量都快沒有了。

九兒拉住龍炎的手臂,懇求道:“你要干什么去?你不能去,你現在去,一定會死于非命!”

龍炎將九兒拽著他的手,甩開,說道:“我命唯君,只要陛下的一聲令下,我死又何妨?”

九兒說道:“糊涂!你看不出來現在的皇帝已經不是當初的皇帝了嗎?你知不知道,他現在為了一己私欲,殺伐村落,視人命如草芥!”

龍炎沉默了片刻,說道:“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況且我是心甘情愿的,但你不一樣,你必須要活下去。”龍炎緊緊地盯著九兒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希望你活下去。”

九兒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兒,龍炎離開的時候只剩下血月下的背影,那樣的堅毅,讓人敬佩。

九兒身處在宮墻之內,現在長安街沒有一處安全的所在,唯一安全的,也就只剩下了這里,九兒從沒有覺得那么失魂落魄,來朔的聲音微弱,說:“你現在要去哪兒?”

九兒穩住了心神,說:“我要去長生殿,我要阻止少庸的陰謀,只要毀掉了淑妃的肉身,就絕無可能復活她。”

雖然這樣做對于少庸來說十分殘忍,但如果不讓少庸認清現實,那么天下將會因為少庸的這么一個錯誤而墜入地獄,而少庸也會因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沉淪為惡魔。

來朔并不贊同九兒去長生殿,要說還有誰知道長生殿的危險,那么就非他莫屬了,長生殿是皇宮極陰之地,他一路勘察到長生殿,已經發現陰九帝封印在長生殿內,今日血月,陰九帝一定在努力沖破封印,如果這個時候九兒闖進去,只能成為陰九帝的容器。

九兒堅定地說:“你放心,我不是別人,我不會淪入魔障,為了少庸,也為了毓姝,更是為了我自己,我一定不能讓陰九帝沖破封印。”

九兒信心滿滿的看著來朔,她的手上還握著白止劍,那把屬于鶴七的神劍。

來朔沒有勸說,雖然九兒是一個表面柔弱的女孩子,但是來朔知道,她的內心如鐵一樣堅強。

來朔說道:“只要你愿意,我即刻為你帶路。”

九兒點頭,說:“我現在就要去,要快。”

長生殿位于后庭,后庭雖然廣闊,但是極陰之地只需要根據氣息就可以尋得,九兒這些日子跟著冷漠學了不少的術法,追蹤氣息這一門她就像是與生俱來一樣,即便是在路癡的情況下,也尋到了長生殿。

長生殿的門口并沒有毓姝說的兩個守門的人,大概是因為這個長生殿過了今夜,就已經不需要再守著了。

九兒深吸了一口氣,闖入了主殿,周圍的蠟燭依次亮了起來,整個大殿空無一物,只有一口棺材,里面發出“淅淅索索”的聲音。

按照毓姝所說的,這就應該就是淑妃的棺材了。

九兒走上前,地板上發出“嗒嗒”的聲音,淑妃是當年傾國絕色的美人,眉眼如彎月,嘴唇飽滿似櫻桃,皮膚如同雪一樣白皙,經過了十幾年,仍沒有一絲的變化。

而她的周圍,布滿了血蛇,正吐著信子,渾身的鱗片發著微弱的光,血管清晰可見,纏繞在淑妃的身體上,令人作嘔。

九兒忍不住后撤了一步,白止劍上發出了刺眼的光芒,一團黑煙已經徹底有了形體,漂浮到了九兒的跟前,笑聲癲狂,說:“我的乖女兒,我還沒有去找你,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九兒的心臟跳得很快,那種壓迫感和恐懼感頓時蔓延了全身。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幸运农场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足球直播英超 竞彩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s2 幸运农场 20120517竞彩足球直播 二分彩 球探体育比分直播 球探竞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