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科幻 > 茶舍詭事>

更新時間:2019-03-22 16:45:25

茶舍詭事精彩章節限免閱讀 茶舍詭事全本小說 連載中

茶舍詭事

科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鹿小酒分類:科幻

“你這只水僵尸胡說八道,分明是你想要保全玉宗,讓自己成為金魃。”洛石的口氣與嚴老頭的不相上下。 “你一個腦袋都是用泥捏的干尸,要不是你當初故意把金銀珠寶推到降龍洞,

精彩章節試讀:

“你這只水僵尸胡說八道,分明是你想要保全玉宗,讓自己成為金魃。”洛石的口氣與嚴老頭的不相上下。

“你一個腦袋都是用泥捏的干尸,要不是你當初故意把金銀珠寶推到降龍洞,安河村又怎么會有此災禍?”嚴老頭說話的聲音越來越急。

右邊說完話我本能的就把頭轉到左邊,可是左邊半天沒有回應。

當初我爹在降龍洞里發現的金銀珠寶是墓主人也就是洛石故意推出去的?我蹭的一下對洛石就起了一股仇恨,若不是他,今天何至于此?

“你為了解除我對你的封印,故意把墓穴里的金銀財寶露出去,目的就是為了引那些貪財之人來解除你的封印,好讓你從石棺中出來。”嚴老頭繼續說道。

我依舊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左邊,希望他能給我一個答復或者說是解釋......

“咯咯咯咯...”左邊的洛石傳來詭笑的聲音,這聲音與我當初在水底遇見的那個小男孩的聲音是多么相似,“你說我,那你呢?你挖了他的心,把他的心和玉宗放在一起,咯咯咯咯...”

我極為震驚的把頭再次慢慢轉向右邊,原來當初挖走我心的人是嚴老頭!

這一次輪到嚴老頭沉默了。

洛石像是爭搶著話說一樣,繼續說道:“龍玨,你聽,娶親的嗩吶聲越來越遠了,在不砸碎玉宗,你心愛的姑娘可就要嫁給別人了,你舍得嗎?”

我一抬頭,果然,似乎有嗩吶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

我凝視著前面的小石棺,它似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力量在朝我招手,引著我一步步的靠近。

我才邁動了兩三步,嚴老頭的聲音突然呵斥道:“龍玨,你給我站住!”

我本能的就停了下來。

“龍玨,你堅決不能把玉宗給毀了,它是唯一能降住金魃的東西。”嚴老頭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急促。

“是不是你挖了我的心?”我反問嚴老頭。

嚴老頭的聲音瞬間就沒有了。

“哈哈哈哈...”洛石的聲音響了起來,說道:“龍玨,大膽的朝前走,只要你拿到玉宗,就可以解救安河村所有的村民們。”

“解救他們?當初不是你把他們推向地獄的嗎?”我冷冷的朝洛石的方向說道。

洛石的笑聲也是瞬間戛然而止。

“哼!”我冷哼一聲,誰的方向都不看,就只看著前方,“你們一個個都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當我是什么?明確的告訴你,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只有幾歲的小孩子,我叫龍玨,是龍家的后人,在我很小的時候,我曾親手除掉一條黑莽!你們兩個誰都別想左右我,別想!”我的聲音越說越大,甚至到后來算得上是失聲力竭。

“難懂你就不想去取回你的心?”洛石的聲音明顯比剛才弱了一些。

我的心?我愣愣地凝視著小石棺,一只手不自覺地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曾經有好多個瞬間,我感覺到了悲傷與心痛、高興與快樂...可是那只是一個瞬間,沒有心的我是不完整的,沒有心的我永遠是半人半尸,沒有心的我怎么能夠活起來?

我好像聽到了小石棺里面的心跳聲,我身體的感覺也隨著那心跳的聲音起了感應,而我的腳正在隨著這種感應一點一點的朝前走。

“龍玨!你不可以!”嚴老頭再次呵斥道,“你這樣做,會禍害天下人的。”

我的腳步停了下來,眼神冷冷的斜視著嚴老頭聲音傳過來的方向,“那你告訴我,我們村里的人怎么辦?還有我爹、我娘、我爺爺...和小艾,他們怎么辦?難道就要他們永生永世的在這殺人湖底承受著永不磨滅的痛苦嗎?還有我的心...你不經我的許可,就挖走了我的心,我就不能去拿回來嗎?”

“與整個天下比起來,一個安河村算得了什么?你的心......”說道這里的時候嚴老頭的聲音放得很低沉,“又算得了什么......”

“啊啊啊啊!”我瘋狂的對著嚴老頭嘶吼,“誰允許你們這么自私?誰給你們權利這么自私?憑什么?我不服...”

吼完,我毫不遲疑的就朝小石棺跑去。

眼看著我離小石棺越來越近,洛石發出狂妄的笑聲,“哈哈哈哈哈...水僵尸,你輸了,最后他還是會選擇自己想要的,他才沒有你心胸那么廣闊裝得下天下。”

嚴老頭是怎么回他的我已經聽不見了,因為我已經跑到小石棺的前面,看見了我那顆鮮紅色的心...

心上面還放有一塊晶瑩剔透的古玉,也就是我一直要找的玉宗。

也許是因為心是鮮紅色的緣故,所以在那晶瑩剔透的玉宗里,我一眼就看出了一絲鮮紅色,比頭發絲都還要細。

是心臟的紅色投進去的?還是這絲鮮紅色代表的是我們安河村?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那絲紅色代表的是我們安河村的話,那要把整塊玉宗都染成紅色,得毀了多少個村莊?那太可怕了......

“龍玨,你看見你的心了嗎?你看,它那么活躍,它是那么的想要回到你的身體里?在聽聽,進入到你耳朵里的不僅是小艾出嫁的嗩吶聲,還有你娘和你爺爺在死壇里的慘叫聲,以及你爹被欺辱的嘆氣聲...你還在等什么?”洛石悠長的聲音響起。

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就朝小石棺里面伸去,朝玉宗還有我的心伸去。

“龍玨,不可以!你這樣做會害死更多人的,會有越來越多的村子會像安河村一樣,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孩子會像你一樣。當初是為了救你我不得已才將你的心挖走,如今你的心與玉宗已經連在一起,只有你才能觸碰玉宗,金魃是騙你的,你這樣做解救的只是一堆已經死掉的人,可是將來會有更多的人因為你死去。”嚴老頭的聲音極其不穩定。

怎么辦?我到底該怎么辦?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么辦......手一直在玉宗的上空懸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就在我搖擺不定的時候,左手突然被一股力量控制,硬壓著我去玉宗。

與此同時,右手也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控制著,伸手去抓住左手,阻止它。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大神棋牌金花牌版apk 雷速体育进球图片 福彩 澳门赌球即时赔率 竟彩足球指数 海南飞鱼 nba球探网 半全场 竞彩比分直播188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