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科幻 > 狐君>

更新時間:2019-03-22 16:49:37

全文免費狐君在線觀看 全章節狐君推薦閱讀 連載中

狐君

科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

作者:火火
分類:科幻

說來也怪,神木自從受到了鮮血的澆灌,越發的生機勃勃,甚至枯黃的樹葉也漸漸恢復了綠色,煥發出深淺不一的光澤。 神木從枯萎重新活了過來,宿家就像是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喜事,

精彩章節試讀:

說來也怪,神木自從受到了鮮血的澆灌,越發的生機勃勃,甚至枯黃的樹葉也漸漸恢復了綠色,煥發出深淺不一的光澤。

神木從枯萎重新活了過來,宿家就像是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喜事,張燈結彩的,弄的好像大婚一樣。上上下下都營造出了一種喜氣。

紅色的綢子掛了起來,宿槿的尸體也被倒掛在樹上。她也穿著紅色的衣服,樣式基本上跟古代的嫁衣沒有兩樣,上面繡著大紅色的牡丹,染了血一般。

鑼鼓聲聲里,沒有人聽得見凄慘的哭喊。

所有人都在說著:“煞仙果然救活了神木!宿家復興有望了!”

“百年前宿家的輝煌要重現了!”

"大祭司的主意果然很好,犧牲一個人成全我們大家,怎么算都值得!"

……

一時間幾乎所有都是這樣的言論,如同海水蔓延而來,將青城都泡在其中。

宿家人似乎覺得自己很是聰明,不停地沾沾自喜,甚至泡在里面就出不來了。

沒有人記得宿槿的犧牲,只有極少數的人拿出來說了一兩句,但更多的是說她和當年的宿流一樣都不是什么好人,簡而言之,罪有應得。

不過好景不長,就在宿家人做著他們的春秋大夢的時候,聶家打過來了。

當時還是晚上,宿家的人都在睡覺,很突然地就爆發了一陣"轟隆隆"的音響,起先他們還天真地以為是在打雷,沒有在意。卻是有不放心的人出去觀看,這么一看不要緊,才發現來者不善。

聶家人,已經沖破了他們最初設置的防線,恨不得馬上就能打進來。

男女大祭司被人從睡夢中叫醒,飛快地穿上衣服,組織人員進行打斗。

打了足足有兩天兩夜。

有人一看實在是不行了,頂著腥風血雨的壓力,問大祭司要不要撤退。

看這陣勢是要命啊,能走一部分是一部分,再怎么說,宿家也能留有后人。

可大祭司根本就不聽別人的勸阻,在她的眼里,除了自己的決定,其余的人都是錯誤的。

"你們還是宿家人嗎!我們當初是怎么立下的誓言!生是宿家的人,死了也是宿家的鬼!戰!"

一個字,就決定了宿家的命運。

他們打得腿都軟了,極度想要逃跑,還是在壓力的作用下勉強支撐著。

于是就撐到了現在。

這是我昏迷之后的第五天,宿家和聶家開戰的第四天。

血流成河。

跟著鐘一杭來到了原來宿家的營地,聽見不少人在議論:"聶家這是早有準備吧?不然怎么會來的這么及時?"

"肯定是早有準備,你看看煞仙,原本就是和聶遙關系那么好,我看就是她引狼入室。"

"怎么能這么說呢,再怎么說,煞仙大人也算是拯救了我們。"

"拯救?你真的認為是拯救的話,也就不會有聶家人的到來!"

義正辭嚴,好像他很懂一樣。

鐘一杭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人,一聽這話頓時來氣了,對著那人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噗通!"

那人原本在草地里偽裝得很好,在偵查情況,一個不留神就往前栽過去,掉進了水里,濺起一陣水花。

一些甚至濺到了我的褲腳上。

恍然間,我又想起在地窖的時候,濺在身上的都是粘稠的鮮血。

"你還活著?"熟悉的聲音被風吹入耳畔,我茫茫然循著聲音的來源望過去,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張熟悉且滄桑的面孔。

宿年。

真好,宿年還沒有死。

有熱浪從眼底涌來,我鼻子發酸,一滴淚順勢從眼角落下,沿著臉頰的輪廓滑在唇邊,舌尖舔了舔,苦澀的很。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穿著黑色風衣的鐘一杭大步向前,詢問情況。

裁剪得當的衣服勾勒出了他頎長的身姿,烈烈風吹起了衣擺,招搖又莊重。

招搖的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莊重的是他的表情。

宿年還是趴在地上,和其他宿家人一樣穿著迷彩躲在草叢里。不管他之前和宿家有什么恩怨,但現在,他依然是宿家的一員,宿家有困難,一定要上前。

不得退縮。

宿年擰著眉頭和鐘一杭說著什么,兩個人嘰嘰哇哇說了半天,由于距離比較遠我也聽不清具體內容,只見他們談了一會兒,宿年就對我勾了勾手示意我過去。

我緊繃著一張臉,環顧了四周的情況,確保安全的同時踩著碎石頭緩緩地移動過去。

這是一座山頭,而且坡度很陡,石頭偏多,要想順利過去必須手腳并用,因此費了我相當的力氣。

抓住石頭的邊緣,再度抬起頭來,對上的是兩張表情嚴峻到不行的面孔。

我還尋思這是怎么了,勉強站起了身,還沒來得及拍打衣服上的草屑,宿年就開了口:"阿辛,你認識夜麟?"

"認識啊。"

在這個節骨眼上,怎么宿年突然又提起了夜麟?心像是被針扎了一下,我警惕地轉了轉眼珠:"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情況不太好。"像是怕宿年解釋不清楚,鐘一杭很快地接上了話茬,"夜麟已經迷失了心智,他現在被聶無期利用了,殺了不少人。"

"所以你才會救我?"我抬眸,對上了鐘一杭凌厲的眼神,他比我高了不少,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恨不得在我身上瞪出兩個窟窿來,好像這樣宿槿就能活過來似的。

"不然呢?要你有什么用處?"鐘一杭微微抬起了下巴,眼里滿滿的都是蔑視。

他說的沒錯,我的確是自私了些,所以才會被人利用,夜麟這件事情也的確是我挑起來的,既然這樣,也應該由我結束。

"纏情珠怎么破解?"我把說話的對象轉成了宿年。

畢竟是他那邊的東西,他也應該知道破解之法。

"纏情珠可以控制人的情感,屏蔽人的自我意識,破解之法其實不難,只要喚醒他的主觀意識就可以。"宿年話說的很官方,我琢磨了一陣子才將這句臺詞翻譯過來。

"也就是說,要把他最深刻的記憶翻出來,讓他想起來?"

"對。"

宿年贊許地點點頭。

鐘一杭則是沒好氣地說:"我看夜麟對你挺看重的,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急速赛车 腾讯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河北20选5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5号 广东十一选五 星悦广西麻将安卓版 中国竞彩比分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双彩 微乐江西南昌麻将 竞彩比分投注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