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玄幻 > 鳳傾天下>

更新時間:2019-03-22 16:54:01

全文免費鳳傾天下在線觀看 全章節鳳傾天下推薦閱讀 連載中

鳳傾天下

玄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蘇青城分類:玄幻

李若淵想到自己方才懦弱的想法,不禁暗自懊惱,慕容謙不辭辛苦過來看她,這本來就是一種在乎的行為,自己居然還懷疑他,當真是有些狼心狗肺了。 李若淵定了定神,但想到自己狼

精彩章節試讀:

李若淵想到自己方才懦弱的想法,不禁暗自懊惱,慕容謙不辭辛苦過來看她,這本來就是一種在乎的行為,自己居然還懷疑他,當真是有些狼心狗肺了。

李若淵定了定神,但想到自己狼狽的樣子,還是不想讓慕容謙看到,她道:“你可以等一會嗎?我現在有些不方便見你。”

慕容謙溫和的笑笑,道:“沒事。”

李若淵這才放心走下床,去窗前整理自己的妝容和儀態。

慕容謙雖然看不見李若淵的樣子,但是順著屏風,可以看見李若淵曼妙的身姿。

李若淵正值最好的年華,十六七歲的當口,身體卻全然沒有同齡人的干澀稚嫩,雖然體型略顯小巧,但是身材曼妙,凹凸有致。慕容謙看著李若淵側身時曼妙的曲線,不禁有些心猿意馬,他感到有些尷尬,明明是為了安慰李若淵過來的。可是當真過來的時候,居然又為了這些事情吸引了注意力,雖然李若淵名義上就是他未來的妻子,但是畢竟還是沒有那一層儀式,還是要保持距離。

慕容謙趕緊將視線從屏風處移開,心不在焉的打量著書架上琳瑯滿目的書籍,心中腦中卻滿滿都是李若淵之前的樣子。

慕容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頭一回感受到自己血氣方剛的年紀應該有的悸動,以前林塵老是打趣他,雖然身為少年,卻一副老神在在,冷冷清清的樣子,仿佛一個深山多年,即將坐化的老僧,慕容謙總是不搭理林塵,心里卻不自覺記住了,然而現在,當真體會了這種感覺,又有些窘迫。

慕容謙恍恍惚惚的看著書架上,幾乎是一目十行的瀏覽著書架上的各種書名,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屏風內傳來李若淵的聲音。

“我好了,是你進來還是我出來?”

慕容謙聽到李若淵這么問,才想起來,如果李若淵已經整理好了姿容,他們也沒有必要在內間見面,外面一般是女兒家會客的地方,內間是很私密的地方,即使是閨中密友,也很少有進入內間的。雖然李若淵不介意,但是自己還是要注意她的名聲的。

慕容謙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加深對李若淵了解的想法。搖搖頭,淡淡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在外間說說話吧!”

李淵聽了,緩緩從內間走出來,盡管已經補了粉,但依舊可以看出她眼神中的疲憊,與臉上,再多脂粉也掩蓋不住的蒼白。

慕容謙坐到桌邊的凳子上,李若淵便坐到他對面的位置,茶壺中水尚溫,李若淵便為慕容謙倒了一杯茶。

雖然名義上,慕容謙是來安慰李若淵的,但是真正見到了李若淵,他卻有點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的尷尬,畢竟,他們之前一直以來都是用信箋交流,即使在信中再相談甚歡,相見恨晚,信中畢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表達,不像在現實之中,幾乎沒有過多的思考的時間。

慕容謙覺得自己比上次見面要拘束了很多,前幾次見面多是公事公辦的味道,即使是商定婚約那次交流,也沒有過多的溫情,只有這一次,他想讓李若淵感受到他的真誠,他僅僅對著這一個人的溫柔,卻太過于拘泥于完美的表達,反而限制了自己的話。

李若淵倒了茶,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平時能言善道的兩個人,卻面對著對方不知道該說什么,兩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終于還是慕容謙挑起了話題:“若淵,你還好嗎?”

李若淵笑了笑,有些為難:“說我現在很好,大概我的樣子也沒有什么說服力,但是,至少沒有多壞。”

慕容謙配合的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若淵,道:“當真不是太好,但是壞不壞我倒是看不出來。”

李若淵知道慕容謙公務繁忙,偷偷過來這一趟來看她,必然也是出于擔心,雖然本能想要在慕容謙面前表現最好的自己,但是,她深知,要讓這件事情完美的解決,就要把自己的內心感受誠實的告訴慕容謙,不帶有一絲隱瞞。

這是他們之間無言的默契,他們都深知對方不完美,也都想在對方面前表現的完美,但是事實是,既然不可能滿過一輩子,就要在一開始,用最適合解決問題的態度面對對方。

李若淵道:“當真是不太壞的,至少現在的我,肯定比李茵樂要強的。”

慕容謙的笑容忽然凝滯了一下,看著李若淵故作輕松的面容,他感到心疼滯滿了胸腔,他忍不住握住李若淵的手,道:“對不起,沒有保護好你,讓你受委屈了。”

李若淵笑笑搖搖頭:“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錯,甚至因此而連累了銘煙,我知道你們都很自責,因為賈姨娘針對的是我,但是錯的的確是我,你們沒有必要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畢竟,我們很幸運,什么都沒有發生。”

慕容謙沒有說話,但是也沒有松手,李若淵的手很冰涼,冰涼道不像是夏天應該有的溫度,有一種病態的感覺,令慕容謙在迷戀的同時又忍不住想象,此刻的李若淵,究竟是一種怎么樣的心境。

李若淵笑笑,繼續道:“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你都不會相信,其實我自己也不怎么信,但是,在你過來之后,我已經冷靜多了,我還想過,要是你嫌棄我太惡毒的話,我該怎么辦,你現在不僅不嫌棄我,還關心我,我已經很知足了,畢竟,現在的茵樂,是真的很凄慘。”

一提起李茵樂,慕容謙的眼神變得有些冰冷,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善茬,僅剩的幾分溫柔,也全部都留給了自己放在心上的那些人,而李若淵,無疑是這些人之中,最特別,最讓人無法割舍的存在。

“如果她真的經歷了什么傷害,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她自己不想辦法害你,也不會被你報復,天道有輪回,她既然有侮辱別人的惡毒想法,就要有被人報復的自覺,她們敢對你做這種事情,你僅僅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還嫌你用輕了呢?”

李若淵被慕容謙的話說的笑了笑:“用輕了,你又有什么用重的法子?”

慕容謙淡淡道:“你知道,任何帝國,最不缺的,就是成懲治人的法子,有的是法子,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對你做的事情,在我心中,就是把這些酷刑用個遍也難以彌補。”

李若淵道:“我還以為我已經夠心狠手辣了,沒想到跟你們相比,當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慕容謙道:“你只是還沒有習慣罷了,雖然我并不希望你習慣這件事情,但是,我無法保證,在不遠的未來,你不會再次遭遇必須取人性命的事情。”

李若淵道:“你還怕我堅持不下來,正如你說的,我只是還沒有習慣而已,當我真正習慣了,便也能像你們一樣面不改色了。”

慕容謙啜了一口茶,看著李若淵,眉眼彎彎:“我倒是很期待你習慣的那一天。”

李若淵將茶杯捧在手里,給自己一點溫度,雖然心里的感受已經好了很多,但是身體的溫度卻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恢復過來的。

李若淵猶豫了片刻,問道:“你第一次殺人,是什么時候?”

慕容謙沉吟片刻,這是太過渺遠的記憶了,一開始的確記住了很久,但是當后來日漸麻木的時候,他就習慣了。

慕容謙道:“應該是在我九歲那年吧!一個太監欺負我,我便殺了他。在皇宮,皇子打殺一個太監不是什么大事,我雖然不受寵,但是這件事情鬧大了也不會給我帶來什么懲罰,在那時,我才知道,指使別人殺一個人,跟真正的殺一個人,是不一樣的,你親手感受他的體溫在你手中慢慢便冷,肌肉慢慢變得僵硬,你這才有一種真實的生命流動之感,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消息,哦,有一個人死了,他的名字是什么,他的死因是什么。”

李若淵聽慕容謙這么說,忍不住身體顫了顫,這些想法,和她現在的感覺一模一樣,但是那時慕容謙還很小,而自己,已經是快要嫁人的姑娘了。

李若淵感慨道:“你那是真不容易。”

慕容謙笑笑:“母妃剛過世的時候,有一陣的確很難熬,但是林塵一直陪著我,幫助我,我也沒有受太大的苦頭,不像你,現在還要受他們陰謀陷害。”

李若淵道:“我也不是小姑娘了,也不算天真,她們出其不意一次兩次還好,但是當我警惕下來,當我開始動手的時候,他們只有承受這一個選擇。”

李若淵的眼睛又恢復了以前的神采,輕笑了一下,柳眉之間,因為擔憂而蹙起的眉頭緩緩展開,漂亮的星目便盈盈湛湛的出現在慕容謙面前。慕容謙忽然感受到了一個詞的切實意義。

神魂顛倒,為了這么一個人,他愿意神魂顛倒。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澳洲幸运10 快乐12开奖结果3 天津快乐十分 2019六开彩开奖结果公布 广西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 足球竞彩比分澳客 雷速体育直播网页 即时赔率彩富网 河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