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歷史 > 丑女重生:傾盡天下>

更新時間:2019-03-22 17:35:27

免費小說丑女重生:傾盡天下全文閱讀 丑女重生:傾盡天下全本小說 連載中

丑女重生:傾盡天下

歷史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安與洛惜分類:歷史

何朝云聽到林老這么說,十分擔憂的說道:“郎中,就沒有別的什么辦法了嗎?” 林老想了一下說道:“也不是沒有,老夫先開一個方子,你們照著方子抓藥,先給她喂下去,要是咽不

精彩章節試讀:

何朝云聽到林老這么說,十分擔憂的說道:“郎中,就沒有別的什么辦法了嗎?”

林老想了一下說道:“也不是沒有,老夫先開一個方子,你們照著方子抓藥,先給她喂下去,要是咽不下去,就一點一點往嘴里滴,總知要想方設法的給灌下去,等小丫頭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要是還沒醒,老夫就來給小丫頭施針。”

何朝云點了點頭,“多謝郎中了。”

初初帶著林老下去寫方子,何朝云守在岳璃歌身邊,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一臉擔憂的看著岳璃歌。

岳璃歌躺在床上,面色慘白,胸膛隨著呼吸微弱的上浮,但是眼睛還是緊緊的閉著,不見醒來。

那邊林老已經寫完了方子,初初帶著林老出去了,何朝云抓起岳璃歌的手,放在耳邊,慢慢的摩挲著,小聲的嘀咕道:“璃歌,你醒來啊,別睡了,那個人不值得你這么做,你為什么要為了一個不值得的人去糟蹋你的身體呢?璃歌,你怎么這么傻啊。”

可惜就算是何朝云說一千句一萬句,岳璃歌現在也聽不到了,還是閉著眼睛,呼吸微弱的躺在床上。

何朝云就這么守著岳璃歌守了一個下午,期間除了找初初給自己府上穿了消息說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就沒有離開過岳璃歌的床前。

到最后,就連初初都看不下去了,十分心疼的勸說何朝云道:“何少爺,您都已經守了這么長時間了,還是先回去吧,這里有我和瑾兒姐姐就夠了,您還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小姐這個樣子看上去還得一段時間,您要是非得守著小姐醒過來,您的身體還要不要了,就算是不為別的也要為了小姐考慮考慮,要是小姐醒過來看到您這個樣子,小姐心中也不會好受的,您還是先回去吧。”

何朝云在岳璃歌的床前坐了差不多一個下午,稍稍動一動身子就覺得十分僵硬,緩緩地抬起頭看著初初說道:“初初,我沒有關系,我要是回去,一來一回又不知道要耽誤多少時間,我這軍營里出來的身體扛得住,倒是你和瑾兒,你們兩個是姑娘家,身子弱,要是累了就趕緊回去休息,要是現在先把身體熬壞了,等璃歌醒了,可有你們累的。”

初初看著何朝云說道:“何少爺,我和瑾兒姐姐沒事的,何少爺您總在這兒守著也不是個事啊,還是要好好休息休息。”

何朝云動了動身子,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我不回去了,你在府上隨便給我找一件偏房,我躺著休息休息就行。”

初初見何朝云讓步了,自己也不再執著了,點了點頭,對何朝云說道:“嗯,何少爺,您稍等一下,初初這就去幫您收拾,小姐這兒有我和瑾兒姐姐,您就放心吧。”

何朝云點了點頭,“有你們兩個我自然是不擔心的,等下就入夜了,我再在這兒守著也不合適了,不過初初要是有什么情況,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也好幫把手。”

初初點了點頭,“嗯,何少爺,初初知道了,現在去幫您收拾房間。”

何朝云“嗯”了一聲,轉過頭不再理會,初初那邊輕輕地關上了房門,然后就趕緊把瑾兒叫了過來,“瑾兒姐姐,你回來的正好,快來,給何少爺收拾房間,何少爺要休息了。”

瑾兒趕緊走了過去,一邊跟初初往前走,一邊問道:“何少爺現在還守在小姐身邊呢?”

初初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都守了一個下午了,連動都沒動,就坐在椅子上看著小姐呢,小姐一有點什么風吹草動,何少爺就緊張的不得了。”

瑾兒看著初初有些八卦的說道:“誒,初初,你說何少爺是不是對我們小姐,有點......”

瑾兒欲言又止弄的初初摸不著頭腦,“瑾兒,你有什么話就說,這樣吞吞吐吐的成什么樣子。”

瑾兒看著初初說道:“誒呀,就是那個。”

“哪個啊?”初初還是沒有明白。

瑾兒看著初初說道:“就是何少爺是不是喜歡我們家小姐啊。”

初初看著瑾兒說道:“哪的事啊,何少爺和小姐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這么多年的情分,那是把我們家小姐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來看,不會有別的想法的。”

瑾兒一臉不信的說道:“真的嗎?那為什么之前,何少爺來找過小姐一次,再來的時候就好像是和以前不一樣似的。”

初初想了一下說道:“哦,你說的是那次啊,我想起來了,誒,瑾兒你還真別說,我也覺得那次,我們家小姐和何少爺肯定有點什么,不過當時小姐把我們都遣得遠遠的,就連我都沒在跟前守著,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

瑾兒看著初初說道:“你看,這不就是說到點子上來了嗎,小姐為什么不想讓你們在旁邊跟著啊,不就是和何少爺兩個人有話要說嗎,肯定是怕這話傳出去對兩個人不好,所以才沒有讓你們在旁邊伺候著。”

初初看著瑾兒問道:“瑾兒姐姐,你說那小姐和何少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瑾兒想了一想說道:“我覺得吧,肯定是何少爺對小姐日久生情,當時是想和小姐表明心跡來著,但是你看后來不是安王殿下常來了嗎,當時肯定是小姐婉拒了何少爺啊。”

初初一聽到楚澤天的名號,一下子就不高興了,“瑾兒,你別提安王殿下了,這個安王殿下實在是太可惡了,小姐那么掏心掏肺的對他,到頭來他居然這么傷小姐的心,簡直太可惡了,他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憐我們小姐,到現在還在床上躺著人事不知呢。”

瑾兒回道:“初初,我這不是一不小心順嘴就說出來了嗎,不過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不說了,不過安王殿下做的確實是有一點過分了,就連我都看不下去了,初初,你說當時小姐聽到安王殿下說的那些話,心里得是什么滋味啊。”

初初看了一眼瑾兒回道:“那還用說,肯定是傷心欲絕啊,你沒看到小姐都成了什么樣子么。”

兩個人手上動作一刻都沒停下,馬不停蹄的給何朝云收拾床鋪,瑾兒回道:“也是,小姐變成這個樣子都是那個安王殿下害的,我也就是個丫鬟,我要是個有權有勢的,肯定要好好的告安王殿下一狀。”

初初催促道:“好了,別想些有的沒的得了,趕緊收拾床褥吧,你不是皇親,我也不是國戚,哪里能給小姐出這口惡氣啊,還是趕緊先給何少爺把床鋪收拾好,讓何少爺趕緊過來休息吧。”

瑾兒想了想,點了點頭,兩個人手上動作加快,一會兒就把屋子收拾出來了,瑾兒回去給岳璃歌熬晚上要喝的湯藥,初初走到屋中去叫何朝云。

“何少爺,何少爺?”初初輕輕的叫了幾聲,發現沒有人應,趕緊走到屋中查看到底是怎么個情況,初初一進屋就看到何朝云已經趴在岳璃歌的床上睡著了,初初又試著叫了幾聲,“何少爺,何少爺?醒一醒,您回屋去睡,何少爺?”

初初叫了好幾聲,何朝云都沒有一點反應,初初只好作罷,放任何少爺就這么趴著睡在岳璃歌的床邊,沒有辦法,初初和瑾兒都是個姑娘家,哪里有力氣能夠把這么大個人給抬起來,只好就先這么著了。

初初輕輕的關上門,瑾兒剛好出來到東西,看到初初一個人出來問道:“初初,何少爺呢,怎么沒出來啊?”

初初回道:“我剛才進去的時候,何少爺已經趴在小姐的床上睡著了,我叫了好幾聲都沒醒呢,我又搬不動他,就只好這樣了,我等下給何少爺拿個衣服披上,夜里起風,面的著涼了。”

瑾兒點了點頭,“嗯,你快去吧,誒,初初,我有件事情忘了問了,今天晚上你守夜?”

初初已經走的有點遠了,聽到瑾兒問的,連忙回道:“嗯,我守著,你弄好東西就趕緊休息吧,明天有的忙呢。”

瑾兒應了一聲,就回廚房了。

初初給何朝云拿了件衣服披上,就到外間守夜去了,屋中燭火搖曳就只剩下何朝云和躺在床上的岳璃歌兩個人了。

岳璃歌的腦海中昏昏沉沉的,眼前不斷重復的播放著自己前世所經歷的那些畫面,桃花林,大火,楚霄玉,寧嘉珂,到最后都變成了一個人,楚澤天。

岳璃歌站在楚澤天面前看著楚澤天問道:“阿澤,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我哪里做錯了,你為什么要這么傷害我?”

楚澤天看著岳璃歌,嘴角慢慢的勾起,并沒有回答岳璃歌的問題,只是十分輕柔的叫道:“過來啊,你過來讓我好好的看看你。”

岳璃歌看著楚澤天,雙眼漸漸迷離,眼中充滿了淚水,但是卻好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一樣,慢慢的往楚澤天身邊走去。

就在岳璃歌馬上就能觸碰到楚澤天的時候,楚澤天卻一把把岳璃歌推開,岳璃歌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看著楚澤天的臉,沒想到去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走向楚澤天。

岳璃歌仔細一看發現居然是寧嘉珂,“阿澤,你。”

楚澤天轉過頭去,看都不看岳璃歌,把之前只對岳璃歌露出的溫柔和笑容對寧嘉珂展示,“珂兒,你過來啊。”聲音十分的輕柔,小心翼翼的,好像是怕叫大了聲音,就會把眼前的這個人兒給嚇跑了一樣。

楚澤天這副神情,岳璃歌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岳璃歌十分心痛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楚澤天,楚澤天!你為什么這么對我,你怎么能這么對我,你不是說這輩子只會愛我一個人的嗎,楚澤天,我恨你!”

岳璃歌剛喊完這句話,眼前的楚澤天和寧嘉珂突然消失了,但是岳璃歌已經沒有心思在意這些東西了。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幸运农场 贵州11选5软件下载 吉林快3 为什么新浪体育视频看不了 20选5 湖北快三走势图带线连 26选5 棋牌游戏怎么玩能赢 nba比分球探 福彩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