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玄幻 > 我的妻子是鬼王>

更新時間:2019-03-22 17:48:56

好看小說我的妻子是鬼王精彩章節推薦 免費閱讀全文 連載中

我的妻子是鬼王

玄幻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暖陽傾泄分類:玄幻

隨著“蓬”的一聲脆響,肖華應聲倒地。 那個一直被我視之為魔界臥底的聶爽,見到肖華被楚江王刺傷,勃然大怒,一個箭步沖上去揪住楚江王的衣領就想往死里打。不想楚江王只是輕

精彩章節試讀:

隨著“蓬”的一聲脆響,肖華應聲倒地。

那個一直被我視之為魔界臥底的聶爽,見到肖華被楚江王刺傷,勃然大怒,一個箭步沖上去揪住楚江王的衣領就想往死里打。不想楚江王只是輕輕地揮了揮手,聶爽便立刻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飛了出去,撞在一根木柱子上,昏死過去。

“肖華!”我撕心裂肺地呼喊著自己愛妻的名字,跑上去緊緊地將肖華摟入懷中。

一尺多長的匕首,有三分之一插進了肖華的腰部,殷紅的鮮血順著匕首,緩慢地從傷口中流出來,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同時也滴進了我的心窩里頭。鮮血每滴一滴,我的心頭就好像被刀割一次,非常的疼痛。

肖華雙眼緊閉,臉色蒼白,全身仿佛失去了生命力,沒有一絲活氣。

怎么會這樣的呢?肖華可是堂堂的地府鬼王,怎么一刀之下就傷成這個樣子?楚江王明明是十代閻君之一,可它為什么要向肖華下毒手?

我心疼地看著懷里的肖華,大腦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而只能像一部復讀機那樣,反復默念上面那幾個問題。

盡管我的大腦無法判斷眼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是這并不代表事情不會水落石出。向肖華行兇之人,就是那個楚江王,清清楚楚地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

只聽得那個楚江王不耐煩地說道:“好了!不要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了!你再哭,你的那個鬼王愛妻也不會好起來的!”

“不!”我大聲地說,“肖華可是鴻鈞老祖的徒弟啊!怎么會只挨了一刀就無法好起來呢?”

“小子,你的智商不錯,居然能想到這一層。”楚江王說道,“你說的沒錯,你的鬼王愛妻是鴻鈞老祖的徒弟,區區一刀本來對她造不成任何傷害。但是如果她中了魔界四大魔皇的困法咒,就完全不是這樣的了。”

“四大魔皇的困法咒?”聽到這個名字,我的心頭不由得猛地一震,“難道魔皇一路上對肖華實行好幾次偷襲,就是為了向肖華下詛咒?”

“你猜想得不錯,小子。”楚江王說道,“沒錯,四大魔皇之所以不斷地對你的鬼王愛妻進行偷襲,偷襲之后便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其目的就是為了在你的鬼王愛妻身上下詛咒,不然的話,以你的鬼王愛妻的實力,就算魔界的四大魔皇聯手,也未必是她的對手。為了徹底打倒你的鬼王愛妻,我們魔界四大魔皇便玩了一出偷襲的好戲。”

“你們魔界四大魔皇?”我吃驚地說道,“你是魔皇?不是楚江王?”

“楚江王”聽罷,哈哈大笑道:“你的猜測完全正確,不錯,我的確不是楚江王,而是魔界四大魔皇之一的幻魔!”

“楚江王”說完,搖身一變,變成一個滿身橫肉,頭部像鱷魚,雙手似霸王龍,背部有一雙巨大的蝙蝠翅膀的怪物來。它像蛇一樣,吐著紅紅的紅信子,含混不清地說道:“這才是我本來的面目!”

“你果然不是楚江王!”

怪物現出原形后,肖華忽的“咳嗽”一聲,慢慢的睜開眼睛道。

那幻魔見肖華蘇醒過來,“咦”的一聲說道:“你剛才是假昏過去的?”

肖華說:“這當然了,不然的話你怎么會現出原形呢!”

我驚喜地說道:“肖華,原來你沒有事!”正想扶她起身,不料我剛一動手,肖華便吃痛地說:“哎呀,小楊,你這是干什么呢?”

我說:“你不是沒事嗎?我這是想扶你起身啊!”

肖華苦笑道:“小楊,我是假裝昏過去沒錯,但是我身上的傷卻是真的,請你不要亂動我的身體,好嗎?”

那幻魔說道:“是啊,小子。你別以為我們魔界四大魔皇的困法咒浪得虛名,它無論施展在任何人身上,哪怕對方是大羅金仙,都會完全失去法力,和普通人沒有兩樣。”

我問肖華道:“肖華,這是真的嗎?你已經失去了法力?”

肖華點點頭說:“是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會被幻魔刺傷。”

我說:“你失去了法力,那我們豈不是再也無法斗得過魔界的四大魔皇?”

“小子,你說的沒錯!”

肖華正要回答我的問題,忽然刀鋸地獄的天空傳來三個聲音,異口同聲地說了這么一句話。緊接著,“嗖——”“嗖——”“嗖——”三聲,半空中出現了三個黑影,仔細一看,正是我們之前遇到的確定為魔皇的黑影。

這三個黑影也學著幻魔一樣,搖身一變,現出原形。

第一個是一個高約三丈的彪形大漢,它上身赤裸,下身僅僅纏著一條紅布,全身血淋淋的,眼睛、鼻子、耳朵,都不停地流著血,那幻魔見到它,便喊了一聲“血魔”。

第二個的原形和《西游記》里的牛魔王很相像,頭上頂著一對大牛角,臉上長著一個大鼻子,大鼻子幾乎占了黑乎乎的臉部的二分之一,很不好看,還不時噴出一口白氣。按照幻魔的叫法,這個魔皇的確叫做“牛魔”。

至于第三個我們就非常熟悉了,它便是我們從孽鏡地獄返回森羅寶殿時遇到的那個四大魔皇之首,阿羅德。

幻魔、血魔、牛魔,加上阿羅德,這便是魔界的四大魔皇。

四大魔皇齊集在刀鋸地獄里,而肖華又中了它們的困法咒,看來我們,不,是整個陰曹地府都在劫難逃了。

肖華雖然身受重傷,但是面對著四大魔皇,依然面無懼色,她不緊不慢地說:“很好,四大魔皇都齊集在這里,這下我就不用再喬裝打扮下去了。”

我和肖華一進入陰曹地府,肖華便用化身符將她自己和我變作兩個普通的法師,只有在路上遇到了仍然對地府忠心耿耿的地府官員,我們才會以真面目示人,否則其他人無論怎么看,都看不出我們的真正面目。

阿羅德見肖華也現出本來的面目后,不禁贊嘆道:“好一個蓮花大帝!用了化身符后,連我這個四大魔皇之首,都看不出你的本來面目!”

肖華冷冷地說:“你看不出我的本來面目?不可能吧!你要是看不出我的本來面目的話,怎么會聯合其它魔皇對我下困法咒呢?”

阿羅德聳了聳肩說:“幸運而已,也可以說是你一時大意。你在森羅寶殿的時候,曾經將我丟失多年的玉佩還給我,并且說是孟婆交給你的。我當時聽了就心下狐疑,因為現在孟婆莊的孟婆,是我阿羅德命人假扮的。換句話說,是我阿羅德的人。是我的人的話,得到了我的玉佩怎么會不立即交還給我呢?我于是命令人去孟婆莊查個明白,結果發現我命令的那個人竟然在你們來到地府之前,就已經被人殺了。因此我懷疑你可能就是蓮花大帝!”

肖華說:“所以你就聯合其它三大魔皇,上演了一出偷襲大戲,在我的身上下了困法咒?”

阿羅德說:“是的,不然的話,我們四個加起來,也未必是你的對手。如今你已經身中我們的困法咒,再也無法施展你從鴻鈞老祖那里學來的法術,只剩下死或者投降兩條路。”

“死或者投降?”肖華重復著阿羅德的話,“你竟然想我投降?我小蓮花可是堂堂的地府鬼王,你竟然想我成為你們魔界的爪牙,休想!”

阿羅德說:“你要是不投降的話,可以!那你、你的父親、十代閻君,還有你在人間的丈夫,統統都得死!”

“這……”肖華被阿羅德截中了痛處,她可以寧死不降,但是卻不能不考慮到我、酆都大帝以及十代閻君的性命。

阿羅德看出肖華在猶豫,于是對其它三位魔皇道:“把他們帶到枉死城那里去!讓他們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阿羅德一聲令下,其余三個魔皇立即行動,分別將肖華、我和依然在昏迷的聶爽抓了起來,四大魔皇將我們挾持到一個黑氣沖天的古代城池上空,然后往城下面一扔,直接把我們扔進城池里,然后揚長而去。阿羅德在臨走之前,對肖華說道:“你的老子酆都大帝和楚江王都在枉死城里面,你們三個人可以好好的商量一番,決定你們的命運!”

枉死城位于陰曹地府的最深處,酆都大帝殿的右側,是地藏王菩薩來到陰曹地府以后,特意為那些被人謀殺、自殺或者橫死的亡靈而開辟的棲身之所。

亡靈在枉死城里忍受的痛苦,就像人間那些犯人在監獄里坐牢所忍受的痛苦一樣。它們不能離開枉死城半步,即使每年中元節,也不允許和地府其它亡靈一起,穿過大開的鬼門關,返回人間享受凡人提供的供品,甚至它們在人世間的親戚燒給它們的冥幣和和紙扎祭品,它們都無法收到。

因此枉死城里的亡靈,是整個陰曹地府怨氣最大的,就連十八層地獄的刀鋸地獄里面的亡靈,也無法相提并論。要不是枉死城建在一座高高的大山上面,而不是像十八層地獄那樣是一個大峽谷的話,枉死城積聚的怨氣一定比刀鋸地獄的怨氣還要大。

正因為枉死城的亡靈怨氣極強,所以它們的性格無不狂暴兇殘。我和肖華以及聶爽被四大魔皇扔進來時,正好壓倒了幾個正在枉死城大街上行走的亡靈。這幾個亡靈一被壓,馬上怒火沖天,一口氣將我們三個人掀翻在地上,然后大腳小腳地朝我們的身上猛踢,一邊踢還一邊罵道:“你們幾個活得不耐煩了吧,竟敢壓倒大爺我!你大爺不好好教訓你們一頓,便對不起自己!”

由于肖華被四大魔皇施展了困法咒,又受了傷,根本不能作戰,而聶爽又昏迷不醒,就連我這個凡人,被魔皇扔下來后不小心崴了腳,因此我們三個人完全沒有反抗能力,只能任由那幾個亡靈蹂躪我們。

或者是那幾個亡靈蹂躪我們的動靜實在太大,引起了枉死城其它亡靈的注意。那些亡靈,有無頭的,有被汽車壓扁了似的,有吊死的,有被開膛破肚的,全都是死得很慘的亡靈。可不管是怎么死的亡靈,都紛紛圍上來,加入蹂躪我們的行列,搞得我們苦不堪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肖華壓在自己的身下,讓自己的愛妻少受點苦頭。至于那個聶爽,只能聽天由命了。

“你們在這里干什么?”

我正吃痛地忍受著亡靈的蹂躪時,枉死城的大街上忽然出現一個年近八十的老者。他神采飛揚,邁著堅定的步伐,舉手投足間都具有古代皇帝那樣的威嚴。他在枉死城里似乎具有無可比擬的權威,就這么輕輕喝了一句,正在歡快地蹂躪我們的亡靈聽了無不驚恐萬分,一下子便鳥散了。

亡靈們一走,那老者便走上前扶起我說道:“年輕人,你沒事吧?”

我苦笑著,好半天才從口里吐出一句感謝的話:“謝謝你!”然后忍著劇痛俯下身,將肖華扶了起來。

那老者見到肖華的模樣,馬上驚呼道:“是你,小蓮花!”

肖華睜開眼睛,盯著那老者看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對老者喊了一句:“父親!”

父親?我被肖華吐出的這兩個字驚呆了。

肖華的父親,不就是酆都大帝嗎?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安徽11选5 重庆百变王牌 上海天天彩 波克城市游戏大厅官方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 温州麻将天地胡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直播 dota2比分网 nba比分网吧 新疆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