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言情 > 前妻別改嫁>

更新時間:2019-01-21 17:46:57

前妻別改嫁全文完整版 前妻別改嫁在線閱讀推薦 連載中

前妻別改嫁

言情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六弦王分類:言情

保姆連忙縮起了脖子,第一是沒什么可說的了,第二也不知道自己此時應該說什么。 昨天夏一冉和唐皓南吵架的時候她剛好從那個門口路過,也細細碎碎的聽到了一些聲音,大約就是兩

精彩章節試讀:

保姆連忙縮起了脖子,第一是沒什么可說的了,第二也不知道自己此時應該說什么。

昨天夏一冉和唐皓南吵架的時候她剛好從那個門口路過,也細細碎碎的聽到了一些聲音,大約就是兩個人爭吵的聲音,沒想到他倆吵完后,唐先生大半夜的就從農場離開了,還讓自己的秘書告訴他們農場換主人了。

然后今天早上,這兩個孩子就被送來了。

她也是一個女人,大致已經猜到了其中的因果緣由,應該就是這個男人出軌了,兩個人爭吵到最后,女人也沒能夠留在男人,男人害怕女人的糾纏,大半夜連夜離開了。至于孩子和財產,那就更好解釋了,能夠牽扯到分孩子和分財產身上的,也就是離婚了,也就是說,這兩個人離婚了。

可是為什么,那個秘書還是讓他們改口叫這個女人夫人呢?難道還要在精神上折磨這個失去了婚姻的女人不成?真不知道他們豪門的思想到底是什么。

真是,做豪門的闊太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光鮮亮麗的,背地里還不知道有多少委屈呢,這不是美貌如花,兒女雙全,還是逃不脫被自己的男人背叛的命運。

保姆現在開始打心底有些可憐夏一冉了。

夏一冉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才控制住自己眼底的淚水,最起碼在兩個孩子的面前她是不能哭的,她要是哭了,他們兩個的幸福,該由誰來保證呢?

妮妮撇著嘴,低著小腦袋不說話,眼淚卻一滴一滴的吧嗒吧嗒的砸進眼前的餐盤里,她要爸爸媽媽在一起啦,她都好久沒有看到爸爸媽媽坐在一起了。

爸爸媽媽這是離婚了嗎?為什么他們很久很久都不在一起了!她都好久好久沒有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坐在一起了!

夏一冉強忍著自己內心的悲愴,伸手不斷地撫摸著妮妮的頭發,“爸爸是有事情才回去的,爸爸還會再來的,妮妮乖不要哭了。這樣安慰著孩子的話,夏一冉自己都覺得不切實際。如果他真的是有事情才走的話,為什么不能夠和自己說一聲。

為什么不聲不響將孩子送來,為什么突然將這個農場過到自己的名下?她不是一個傻瓜,唐皓南將這一切都給了自己,難道不是因為要離開自己了嗎?財產,孩子都給她是要讓她帶著這兩個孩子無憂無慮,隨心所欲的生活嗎?

可是為什么,明明他作出了最好的善后,她還是不滿足?因為她愛他啊!她想要的不是他的財產,不是他的錢啊,她想要的只是一家四口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啊。可為什么,為什么她鬧了這么久,作了這么久,他寧肯被她從自己的身邊趕走,也不能理解她的心呢,女人的心真的就那么難懂嗎?

他是因為自己昨天說的話傷了心吧,所以決定要走了,可他寧愿離開也不能夠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嗎?為什么,為什么就能這么狠心,對自己也這么狠心,對孩子也這么的狠心。

“媽媽,你和爸爸是不是離婚了,我是不是真的不是你和爸爸的孩子啊,爸爸是不是因為我才和你離婚的啊。”妮妮委屈的一句話,就好像是一根針一樣,狠狠的扎在了夏一冉的心上,鮮血迸射,她一個如此陽光的小女孩,每天看起來無憂無慮大大咧咧的,原來也藏了這么多的心思在自己小小的胸膛里,小心翼翼的,甚至是卑微的生存著,就這樣日漸沉重的藏在自己的心里。

William趕緊伸出一只小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妮妮的腦袋,嘴里面還念念有詞的訓斥著妮妮。“你在那胡說八道些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不是爸爸媽媽的孩子,你看到電視里面那些不是親生的孩子了嗎?他們的爸爸媽媽都打他們罵他們,你看你挨打了嗎?”william振振有詞的說著,妮妮看起來更加的委屈了,一直低著頭不說話。

夏一冉當然知道william是想要安慰一下妮妮,但是對于妮妮那雖然細小卻已經扎根的心思來說,這樣粗暴的安慰對她已經收到傷害的心靈來說根本就沒有用。

夏一冉有些心疼的將妮妮抱進懷中,下頜輕輕的抵在妮妮的頭頂上。

“妮妮你別聽別人瞎說,你是爸爸媽媽的好孩子,爸爸媽媽都很愛你。剛剛只是爸爸和媽媽吵架了,就像是你和哥哥在一起吵了很嚴重的架呢。我們兩個都很生氣的不想和對方說話,等著對方認錯呢,既然妮妮想要讓爸爸媽媽好好的在一起,媽媽這就去找爸爸認錯好不好啊。”夏一冉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和孩子適當的說一些真相,孩子們也不傻,自己和唐皓南現在的狀態,兩個孩子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如果總是用彼此有事的這個理由來騙孩子的話,孩子的心理難免也會結疙瘩,不如就告訴他們,爸爸媽媽吵架了。

“媽媽,我們才不要去找爸爸道歉,我們是女孩子啊,女孩子就應該享受蠻不講理的權利啊。你看哥哥,就一點都不紳士,從來都不知道要讓著我,這就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媽媽,我站在你這邊,咱們兩個一起把爸爸正過來,這樣哥哥也就糾正過來了。”妮妮揮舞著小拳頭,一番壯志凌云的話語真是讓夏一冉有些哭笑不得,尤其是這個上梁不正下梁歪理論更是遭到了william的白眼,而妮妮也不甘示弱的白回去。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就這樣鬧著吃完了飯,夏一冉強行將兩個孩子送回房間倒時差之后,獨自一個人跑到銀行,查詢了一下自己銀行卡里面的余額,而所爆出來的余額簡直是嚇了夏一冉一大跳。戶頭莫名其妙的多了百億財產,再加上之前保姆說的那些話,夏一再傻也明白唐皓南的選擇了,這算是什么,留給自己一輩子衣食無憂的生活嗎?然后這一輩子絕不打擾,拼命成全?

唐皓南,你怎么這么無聊,為什么你愛一個人的方式,除了傷害一樣的占有,就是懦夫一樣的付出,艾滋病那一次是這樣,身體出現重大危機的那一次又是這樣。是不是自己窮盡這一生的力氣,都沒有辦法能夠讓他明白,自己這一輩子,就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要跟他在一起罷了。

僅此而已,為什么難如登天。

夏一冉先是傻愣愣地在貴賓室坐了很久,對于對方推薦給她的各種理財的產品全部都無動于衷,然后有些木然的走出了銀行,真是可笑,唐皓南明明就是想要讓她坐吃山空,她為什么還要理財。

“夏一冉,你給我賺多少錢,我都不稀罕。”曾經他親口說出的,傷害自己的話還響徹耳邊,如雷貫耳,炸的她整個耳膜都在嗡嗡作響。如今他再一次在她的身邊悄然無聲的消失,然后留下一大筆的財產。她知道,錢財對于他來說,是身外之物,而自己對于他來說,也只不過就是身外之物罷了!

銀行外面的陽光有些太過熱烈,熱烈的甚至有些晃眼睛,夏一冉的眼前陣陣發暈,然后腳下一軟,終究是沒能站穩的一下摔倒在地面上。

“小姐,小姐。”有好心人不斷搖晃她的身體,夏一冉的意識逐漸歸于模糊。

“皓南哥…”夏一冉口中輕輕的呢喃。

然而夏一冉此時正在輕輕呢喃著的男人此時正在關押審訊室里面,因為身份特殊,雙手雖然并沒有銬上手銬,雙腳卻已經銬上了腳鐐,他的面前還擺放著一瓶礦泉水,已經算是比較人道的審訊方式,還能夠讓唐皓南解釋的有些渴的時候喝口水。

“唐先生,對于您的貨物里面查出來毒品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夠和我們說實話,這樣的話,組織上還能考慮著從輕處理。”

“我沒有參與販毒,這件事情我本來就不知情,帝景和百利大的這批貨物,確實是我與百利大簽署的合同不假,但我要的確實只是一批木材而已,至于木材里面裝了什么,我希望你們可以先從貨源百利大那里開始查起。”唐皓南無比冷靜的說著,販毒這種東西,根本就是一經發現,從嚴處罰,根本就沒有什么從輕發落這一說。

更何況自己沒有就是沒有,沒有就是不能承認,屈打成招的手段他唐皓南見識的也多了,他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承認,一個點頭,他這輩子可就洗不清了。

而且,他們現在就等著他一個點頭好栽贓嫁禍呢,他怎么能夠遂了他們的心思。

審訊員的眼中,漸漸的泛起了不耐煩。“你當你還是那個崇川市最不可一世的唐皓南呢?!”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吉林11选5 青海十一选五 腾讯网球比分 体彩20选5 意甲雪缘园 青海11选5 365彩票老版本现在 安徽十一选五 河北福彩快3遗漏 足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