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言情 > 大牌前妻不要逃>

更新時間:2019-01-21 18:14:51

大牌前妻不要逃小說免費閱讀 大牌前妻不要逃最新推薦章節 連載中

大牌前妻不要逃

言情小說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作者:草莓醬不加糖分類:言情

非洲某熱帶雨林深處,不時有槍聲響起。 悶熱的天氣令人發瘋。林光熙匍匐在一堆污泥當中,整個身子都埋在其中,只露出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緊盯著前方。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只獵豹,

精彩章節試讀:

非洲某熱帶雨林深處,不時有槍聲響起。

悶熱的天氣令人發瘋。林光熙匍匐在一堆污泥當中,整個身子都埋在其中,只露出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緊盯著前方。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只獵豹,隨時都會沖出去捕捉獵物。而就在他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與他情況差不多的人,也在匍匐著靜待時機。

這個人在他們踏入這片叢林之前還是戰友,而現在是對手。

你死我活的爭斗,靠的是狠厲和手段。只要慢上一秒,就會將命永遠遠留在這里。

訓練營一直都這么殘酷。

林光熙一動不動地趴著,四周有蟲子往他身上爬,盯地他鼻子發癢。可他就像是沒有感覺一樣,身子紋絲不動。

對方正在觀察著他這一片地方,他一動就會被發現,緊隨而來的就是槍聲。

這里每個人都是神槍手,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他目光暗了暗,死死地咬著牙,忽略身上的異樣。

已經過去六個月,178天,離一年的訓練結束已經過去一半。

他一定要堅持下去,必須堅持下去!

他答應過梁芷安要活著回去,他一定不會放棄。

耳旁有風聲擦過,呼呼的一聲,很快很短,卻讓處在悶熱環境中的他神情為之一震。

就在下一刻,他雙眼一厲,雙臂猛地撐住地面,整個人如同一只蚱蜢一樣從地上彈起。隨后一個利落的前翻滾,右手握著槍朝前。

砰的一聲,剛才他盯著的對手應聲倒下。

“嘭!”

他還未來得及收回槍,耳旁又是砰的一聲。

這不是他開的槍,也不是那被他一槍爆頭的對手開的……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當中,林光熙瞳孔猛地一縮,憑借求生的本能,轉身朝著槍聲響起的方向砰的一槍。

有重物落地,那個朝他開槍的人立即倒下,可他同時也重重地摔向地面。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最終還是逃不過這種命運嗎?

這里到處都有敵人,他顧得了前方顧不了后方,最終還是被人偷襲了。

那一槍從他的后背直穿胸膛,痛得他冷汗直冒,眼前黑影重重。

打中心臟了嗎?要不然為什么會那么痛?林光熙躺在地上,急促地喘息著,嘴角的自嘲慢慢擴大。

他抬頭望著蔚藍的天空,這里的云層很低,隨時都會暴雨傾盆,但是很干凈。

他的視線已經模糊,看出去都是重影,迷糊中似乎看到了梁芷安。

那個丫頭知道自己死了,應該會傷心的吧?

對啊,她一定會傷心。她那么善良,一定會自責。

這違背了他當初來這里的本心。

不知是哪里來的力量,林光熙咬著牙竟然翻過了身,匍匐在地上,一步步地朝著剛才自己藏身的地方爬去。

暴露在這里,又身受重傷,不是死也是死了。他必須先躲起來,保證安全。

這里的每個人都是自救高手,他也不管衛不衛生,直接將污泥抓起來往傷口上抹。

在這里失血才是最恐怖的。要不然等不到救助,就會失血過多而亡。

一定要挺過去,不能放棄!

林光熙腦中只剩下這個信念,都熬了那么久了,他不可以在這時候放棄!

A市,正值午夜。梁芷安突然從床上坐起,滿頭大汗,胸脯急速地喘息著,眼中全都是恐懼。

做噩夢了,可是仔細一想卻又完全記不得到底夢到了什么。

她只感覺很害怕,特別害怕,到現在她的心還砰砰跳動,痛得難受。

“這是怎么了?”梁芷安抱著被子喃喃自語。

她怎么都無法記起剛才夢中的內容,可是可以肯定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想到這里,她趕忙抓起旁邊的手機,也不管現在非洲那邊是什么時間,直接打給了她爸。

竭力掩飾著心慌,還好那邊父親聲音如常,她的家人還有杭家老爺子他們全部都安全。

梁芷安一顆心重重地落下,靠在枕頭上。這才驚覺出了一身冷汗,在這十月的夜晚,有些涼了。

可是心頭的不安又慢慢凝聚,她總感覺還有什么事情。

林光熙?!

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她渾身僵硬,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大。

下一刻,她撩開被子,赤腳踩到地上,急匆匆地朝外沖去。

杭南宇剛掛斷電話,就聽到臥室外傳來動靜。

他轉身朝著門口走去,手才握上門把,就有一股大力將門推開,下一刻就被人抱住。

梁芷安抱著他,身子還在瑟瑟發抖,憂心忡忡說道:“我剛才好像夢到林光熙了,他是不是出事了?杭南宇,我好害怕……”

杭南宇身子一僵,下一刻手輕輕地落在她的肩膀,拍了兩下,柔聲問道:“是不是做噩夢了?”

梁芷安埋在他懷里,點了點頭。

杭南宇嘆息一聲,擁著她輕聲說道:“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一直擔心著他,會夢到一些事情也不奇怪的。”

他說著將梁芷安拉出來,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來,放松一點,答應我不要胡思亂想。”

梁芷安眼圈紅紅的,身子的顫栗慢慢的平復,可心慌依舊。

她抓著杭南宇的手,不知是在自我安慰還是想要確定什么:“他會沒事的是不是?他一定會平安回來的是不是?”

她記不起剛才那個夢,可夢里的那種恐懼和失去的感覺太濃烈了,像一座大山將要將她壓垮。她只感覺頭頂黯淡無光,沒有出路。

在那個恐怖的訓練營的林光熙是不是也是這樣?他是不是在受著苦難?生死存亡之際也找不到出口?

沒有人幫他,沒有人救他,處處危險,稍有不慎就會喪命。

“杭南宇,我真的好害怕,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嗎?真的沒有辦法救他嗎?”梁芷安說著就哽咽起來。

她真的被嚇到了。

杭南宇拍著她肩膀的動作改為擁抱,他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用了很大的力氣,似乎下一刻她就會消失一樣。

耳畔是剛才安德森打電話過來時的話。

“宇,他出事了。”

“中槍,下落不明。”

安德森還說,這次林光熙他們深入了雨林深處,他們等的機會也許來了。

杭南宇抱著梁芷安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感受著她的溫暖,真真切切的,她就在他懷中。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說道:“夢都是相反的,不要自己嚇了自己。”

“真的嗎?”梁芷安抬頭望著他,就像是小時候那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期待著他的一句肯定。

杭南宇鄭重點頭:“他一定會沒事的。”

梁芷安破涕為笑,是她太大驚小怪了。此時心情放松下來,才發現自己做了什么,急忙從杭南宇懷中掙脫出來,垂著頭,耳根子已經通紅一片。

她支支吾吾地說道:“對不起哦,我剛才一著急就……”

她覺得以后還是提醒他晚上睡覺的時候鎖門吧,要不然哪天再做個夢這樣大驚小怪的跑過來,實在是太丟人了。

杭南宇還在為懷中的女人突然離開懷抱而失神,沒聽清她的話。只看到她垂頭懊惱的樣子,嘴角露出一抹笑,上前拍拍她的頭,輕聲說道:“回去休息吧,林落日那邊安靜了這么多天應該也會有動作了。養好精神才能夠應對。”

“嗯,你也早點休息。”梁芷安立即點頭,剛才雖然進來的急,可是她也發現這么晚了杭南宇竟然還沒有睡。

杭南宇點頭,將梁芷安送到了自己房間,在門要關上的那一刻,他突然叫住梁芷安。

“怎么了?”梁芷安轉頭望著他,眼睛因為剛才哭過有些泛紅。

但是被眼淚一洗,看上去尤其閃亮。

她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星一樣。此時她就這樣望著他,他在她的眼里。

“沒事。”杭南宇看了她一會兒,笑了笑,“我看著你進去。”

梁芷安笑了下,不知道這家伙半夜三更的又是怎么了?擺擺手說道:“你快點回去休息吧。”

“進去吧。”杭南宇站在門口,可是就在梁芷安轉身朝著門一步步走去的時候,他控制不住的又喊了她一聲。

“芷安!”

聲音里帶著急促,似有千言萬語藏在其中,可是卻被他生生掐斷。

梁芷安轉頭,這一次沒有再問他怎么了,只是就這么望著他。

她的眼睛會說話,詢問著他,眼里慢慢的升起一層擔憂。

杭南宇的拳頭不自覺地捏緊,知道自己不能看下去了,匆忙說了一聲晚安,隨后伸手砰地一下關上了門。

視線阻隔,倆人一人在房內,一人在房外。

梁芷安有些愕然,兀自搖了搖頭,不知道這家伙突然是怎么了。

杭南宇站在門外,腳就跟灌了鉛一樣無法挪動。

林光熙確實出了事,一直關注林光熙消息的林落日自然不會再閑著。估計很快梁芷安就會接到林光熙出事的消息。

而林落日的反擊也會隨之而來。

他真的沒時間了。

芷安,要堅強。

杭南宇最后看了一眼,隨即回了房間收拾東西。

夜深人靜,整個城市都在沉睡。一個人開車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別墅。

梁芷安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是阿曼達打過來的。

“安,我們的加工廠爆炸了,你快來公司!”

電話很快被掛斷,梁芷安腦中轟的一聲,愣愣地看著手機屏幕上那通話結束四個字。確信真的是阿曼達打來的,噌的一下從床上蹦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

“南宇,公司……”她沖到杭南宇房里,卻發現他的床鋪整潔,沒有人影。

“去公司了嗎?”梁芷安嘀咕了一句,也沒空去找他。加工廠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公司一定會通知他,他早就已經趕過去了吧?

她立即到車庫提了車,急速趕往杭氏,到的時候潘覓蔓他們也都趕了過來。阿曼達已經通知公司高層到會議室開會。

梁芷安一邊走一邊問:“現在情況如何?”

“我們的最大兩個加工廠都發生了爆炸,具體原因還在調查,有人員傷亡,警察已經介入。”阿曼達飛快地將事情給她說了一下,隨后說道,“這件事情現在由嚴副總負責。”

“嚴副總?”梁芷安腳步微頓,不是應該杭南宇負責嗎?但是她也沒多問,加快腳步說道,“到會議室再說。”

猜你喜歡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北京快中彩 温州麻将怎么打好 河北20选5 ewin棋牌网页登录 好运彩3 快3在线计划 日本棒球比分台湾 浙江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组选遗漏正规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