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您的位置 : 主頁 > 資訊 >

季先生的極品翻譯官小說在線閱讀免費全本

來源:經濟生活閱讀網 時間:2019-02-22 09:02:51

小七嚇了一跳,只聽季明淵站起身道:“你們留下來打掃,我先回去。”說著,他已經朝直升飛機走去。 小七反應了一下,差點吐血,“老大,你該不會又要丟下我們吧?!” “你很...

季先生的極品翻譯官小說在線閱讀免費全本

小七嚇了一跳,只聽季明淵站起身道:“你們留下來打掃,我先回去。”說著,他已經朝直升飛機走去。

小七反應了一下,差點吐血,“老大,你該不會又要丟下我們吧?!”

“你很聰明。”

“老大,這里可是XX森林!會出人命的!”

季明淵上了直升飛機,直接將門關上,道:“起飛。”

眼看著直升飛機起飛,小七胸中一口血已經到了喉嚨。他不敢保證再這么下去,自己還能不能活到退休。

小八則似乎看出點苗頭,猜測道:“老大好像對我們剛才的動靜不滿,所以刻意把我們留在這里,該不會……一會兒有訓練吧?”

“怎么可能!烏鴉……”

小七“嘴”字還沒有出口,直升飛機突然朝下一陣掃射,季明淵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特訓開始。”

“靠!****你大爺的!”

這次是五個人異口同聲開口。

每個人心里都把季明淵祖宗十八代罵了一遍,隨后找地方四處躲藏。五人如今站出來至少都是一個野戰連的連長,被人這樣突襲訓練,別提多憋屈。

可是再憋屈又能怎么樣,面對季明淵他們只能憋著!

而且還得心服口服地憋著!

經過一夜的東躲西藏,天漸亮,掃射聲結束,小七等人終于可以停下來喘口氣。五人靠在一起狼狽喘氣,頭頂直升飛機盤旋,季明淵的聲音響起,“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爬上來我們就走。”

說著,五根繩子落了下來。

五人大罵了一聲,立刻精神抖擻抓緊繩子爬。可是沒等他們爬完,直升飛機已經開始飛行了。飛行員看著底下被吊著的五人,心中都忍不住替他們點了蠟燭。季明淵靠在后座上,腿架著,用著喇叭對下面道:“這里就是你們接下來的訓練場,每個連派出一個隊伍,歷時一個月。訓練方式隨你們定,我只要結果。”

小七等人已經沒力氣罵人,用手齊齊給了季明淵五個中指,算是對他的回答。季明淵不在意,畢竟他有的是機會回報他們。

直升飛機落到基地,小七等人跟狗一樣爬下來,隨后坐在地上怎么都起不來。季明淵背對著陽光站在他們面前道:“剛才的命令都聽清楚了?”

“聽清楚了!”小七等人完全是用罵人的語氣回復的。

季明淵嘴角微彎,“嗯,我等著你們的結果。”說完,他轉身自顧走了。

小七五人再次齊齊對著他的后背豎起了中指。可以預見,接下來C軍的特種人員都要脫掉幾層皮。

小七嘆氣幽幽道:“我原以為,老大只會折騰上頭,沒想到現在居然連下頭的人都不放過。阿八,我們不能再這么下去了!這叫坐以待斃!我們必須想想辦法!”

“啥辦法?”憨厚皮實的小八也開始為自己的性命感到擔憂。

小七想了半天,幽幽嘆了口氣道:“你說,有什么辦法讓邊悅自己主動回來找老大?”

小八很誠懇道:“我覺得如果有辦法的話老大肯定已經想到了。”

小七:“……”

小七將凌亂的自己撥正,道:“既然智取不行,那只能強攻了!我們綁了邊悅,將她關進屋子里給老大!”

小七說完這句,小八和其它三人立刻整齊站起來遠離小七,齊聲嚴肅道:“祝你好運。我們先走了!”

小七:“……操!”

天亮。

邊悅終究沒有將江仲杰帶回公寓,而是在酒店陪了他一夜。江仲杰醒來,看到沙發上的邊悅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自己昨晚喝醉了。他低頭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眼珠子轉動著看邊悅。

邊悅醒來就看到江仲杰狐疑地打量著她,一副良家婦男受欺負的樣子,邊悅冷冷道:“我叫服務員替你換的。”

“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我喜歡的是女人!”江仲杰悲憤抱緊被子。

邊悅腦海中閃現出昨晚江仲杰喝醉酒后哭泣的神情,風中凌亂了一下,怒道:“再叫我就真叫人強了你!”

江仲杰咳咳兩聲,放開被子,笑著道:“別這樣,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這不是想讓你笑笑嘛。你看你這幾天都沒笑過,眼睛還總紅紅的,都不好看了。”

邊悅不理他,看了一下時間道:“我要回去換衣服上班,你是跟我回去,還是回江家?”

江仲杰意外,笑容燦爛道:“跟你回去!”

邊悅好笑,“走吧。”

江仲杰立刻穿上鞋跟著邊悅出去,卻見她手里提著東西,忍不住好奇看了一眼,看到是衣服后,疑惑道:“邊悅,這里頭衣服好像有兩件,一件我的,還有一件誰的?”

邊悅別了他一眼,“安靜,閉嘴!”

江仲杰看她這反應,直接猜測到了。

下樓出酒店后,江仲杰和邊悅都明顯感覺到他們身上有目光,江仲杰皺眉,“有人跟著我們。”

“不用管。”邊悅自顧打車上車。

兩人到公寓后,身后的目光又出現,只卻能明顯感覺到對方沒有惡意。邊悅先讓江仲杰提著衣服上去開門,自己則朝著目光來的地方走去,“出來。”

那士兵猶豫一下,出來。

邊悅看著那一臉新兵蛋子的憨厚樣子,好笑又好氣道:“你這樣暗中保護人是不行的,目光太明顯。”

“是……”

那新兵蛋子說完,目光又繼續看著邊悅。邊悅竟然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委屈和可憐!邊悅都要瘋了,咬牙道:“我怎么你了嗎?不然你為什么用這種眼神看我!”

小兵哥用腳踢了踢地上的石頭,低頭,黝黑的臉上有點發紅,小聲道:“戰友們跟我說,你是咱參謀的人……嗯,就是,你,能不能跟咱參謀好好說話,別、別吵架。”

邊悅:“……誰跟你說我們吵架了?”

小兵哥一臉迷茫,嘴巴張了張道:“他們都是這么說的,他們還說季參謀只要不開心我們就別想開心……現在大家都很不開心。”訓練有點慘。

邊悅被小兵哥的“開心”和“不開心”有些繞暈了,不過并不妨礙她再給小兵哥補上一刀,“我們沒吵架,我們是分手了。祝你們好運。”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00 体球网 山西十一选五 电竞比分直播网 辽宁35选7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 陕西快乐10分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新疆18选7 明星江苏麻将安卓版 电竞比分网直播